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章 逼死阿巴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五百四十章 逼死阿巴亥

    就这么过去?</p>

    这显然不行!</p>

    黄台吉心里有些着急,他知道,如果阿巴亥不死,她就是父汗唯一最受宠爱的大妃,必然会受到两黄旗和大部分的八旗贝勒们拥护,其余福晋比都比不上。</p>

    在传位给谁的事情上,阿巴亥的一句话甚至能左右局势!</p>

    无论是心中对阿巴亥独特的恨,还是现在的局势而言,这个女人都必须要给老汗陪葬。</p>

    如果她不陪葬,日后大汗的位子无论代善、阿济格,还是多尔衮来做,都不会有他黄台吉一丁点儿的希望。</p>

    “大哥,这可是父汗的遗诏!”黄台吉站起来,“父汗尸骨未寒,你难道就想违背他的遗诏吗?父汗有多宠爱大妃你不是不知道!”</p>

    “这事要是传出去,八旗子弟都会知道,你这个族长是怎么做的!”</p>

    代善满脸为难,“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可阿巴亥也才三十五岁啊,咱们怎么好看着她去死?”</p>

    “你刚才不也说了,这事除了你旁人都不知道。”</p>

    黄台吉一时间为自己放方才的一言之差而后悔,想了半晌,又是说道:“大哥,父汗可就在天上看着呢!”</p>

    “我也知道阿巴亥不该死,可父汗就该死吗?”</p>

    “他老人家的夙愿,就是在死后能有阿巴亥在地下陪着,难道你想让他一直孤独下去吗?”</p>

    拿努尔哈赤出来说话,代善一时没了话说。</p>

    黄台吉这时候脑筋转的飞快,话还没说完就想到了新的主意,他来到代善身边,哀声说道:</p>

    “大哥——!”</p>

    “大妃被父汗废黜过你难道忘了,当时是因为的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和大妃过分亲近的传言。”</p>

    “现在这消息是只有你知我知不假,可隔墙有耳,天底下没有不走露的消息,这迟早有露馅儿的一天。”</p>

    “要是日后让旗人们知道是你篡改了父汗的遗诏,执意要留下大妃,你俩可就洗不清了。”</p>

    见代善面上有动静,但还是没说什么,黄台吉重重拍了怕他的肩膀,大声说道:“大哥——!”</p>

    “我这是在替你考虑,你现在可是爱新觉罗的族长!”</p>

    听见这最后一句,代善方才彻底放下了和黄台吉争斗的心思。</p>

    是啊,八弟多么纯真,一直都在为自己和大金考虑,倒是自己以小人之心踱君子之腹了。</p>

    已经是爱新觉罗宗族的族长,万事就要先为宗族考虑了。</p>

    ......</p>

    第二天一早,代善以族长的身份召集努尔哈赤的全部亲眷来到汗王殿,正式宣布了遗诏。</p>

    “什么,叫大妃殉葬?”</p>

    “这真是大汗的意思?”</p>

    “不可能,不可能!”</p>

    一时间,底下吵开了锅。</p>

    黄台吉这时候也站出来,给众人狠狠的吃了一颗定心丸,“这就是父汗的意思,我和大哥一起说的,还会有假吗?”</p>

    言罢,殿上鸦雀无声。</p>

    按说,代善和黄台吉还在继任争端之中,两个人都一口咬定这份遗诏是真的,那应该是没跑了。</p>

    尽管众人都不肯置信,但碍于老汗的威严仍在,这份遗诏也就这样定了下来。</p>

    其实他爱新觉罗家,一直就有逼迫妻妾殉葬的事情,这也是努尔哈赤生前留下的口实。</p>

    当年努尔哈赤的第一个大妃死后,他就曾强令两名曾侍候过那位大妃的汉人奴才殉葬。</p>

    努尔哈赤死后,他原本的十几个福晋,一直都与他没什么感情,这时候更为殉葬的事担惊受怕。</p>

    听到了这份遗诏,都是恨不能拍手称快,迫不及待的哭嚎起来。</p>

    她们这些哭嚎倒不是说真的想努尔哈赤了,是以哭代笑,间接性确定了这份遗诏的“真实性”。</p>

    人心,帮助黄台吉完成了篡改遗诏的最后一步。</p>

    这时候,担惊受怕的轮到阿巴亥了,她本以为大汗对自己如此宠爱,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p>

    可当她看见其余十几个福晋那些冷嘲热讽的眼神投射过来,顿时脸色苍白,居然被吓得晕倒在地。</p>

    在场众人几乎已经默认了要让大妃阿巴亥殉葬的事实,反应最激烈的就只有阿巴亥的三儿一女。</p>

    “什么父汗的意思?”</p>

    最先站出来的是今年十二岁的多尔衮,他眼眸中透着看穿一切的盛怒神情,直望向黄台吉,冷笑:</p>

    “我看,这是你黄台吉的意思吧!”</p>

    代善大惊:“多尔衮!休要对你八哥无礼!”</p>

    连亲娘都要被强行殉葬了,再冷静和遵守礼节也于事无补,何况,他不能看着娘亲就这么死了。</p>

    多尔衮根本顾不上什么其它,何况他这时才刚十二岁,更是连代善的面子也不给。</p>

    “我没有这样的大哥!”</p>

    “你篡改父汗遗诏,逼我额娘殉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的是什么吗?”多尔衮紧紧盯着黄台吉,这声询问,直抵后者心灵深处。</p>

    “你不过就是为了这个宝座,你想当大汗!”</p>

    多尔衮的话,激起了殿上贝勒们的言论纷纷,黄台吉却一声没吭,看似好像懂事的大哥哥,在安抚起了脾气闹事的小弟弟。</p>

    多铎是多尔衮的同母弟,感情最好,这时候也吼道:</p>

    “说得对,他就是想当大汗,他看见父汗宠爱额娘,喜爱我们兄弟就嫉妒,发了疯的嫉妒!”</p>

    “这份遗诏,肯定是他篡改的!”</p>

    黄台吉冷冷看着这两个人,他特别想说出这些话。</p>

    没错,我是嫉妒你们,我嫉妒父汗宠爱你们嫉妒得发狂,我替我那死去的额娘不值!</p>

    我也是想当大汗,那个位置,有哪个男人不想坐上去?</p>

    不过这些话,黄台吉只能在心里喊,现在他的表情只要稍有心虚,就会让众人怀疑。</p>

    这个时候,他只能淡然淡然再淡然!</p>

    阿巴亥醒了,她唯一的女儿,此时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额娘…你不能走…我们不让你走!”</p>

    多尔衮护在两女身前,瞪着在场所有人,大声道:“额娘,我绝不让你受到伤害!”</p>

    多铎也拦着道:“还有我!”</p>

    阿巴亥这时候反而冷静许多,她轻轻抚着女孩的脸颊,一个个看着多尔衮、多铎。</p>

    “我苦命的孩子们,可这是你们父汗的意思啊…”</p>

    多尔衮和多铎就像两只野兽,护在阿巴亥的身前一动也不动。</p>

    “父汗不会的!”</p>

    “这么多的妃子,为什么偏偏让额娘殉葬!”</p>

    多尔衮指着黄台吉,冷冷道:“黄台吉!你听着,如果这是你的阴谋,我绝饶不了你!”</p>

    闻言,黄台吉也针锋相对,冷眼回视。</p>

    你个小娃娃,一没兵二无权,等日后我做了大汗,就算告诉你是我逼死了你额娘,你又能怎么样?</p>

    可笑!</p>

    代善看着这一幕,他的心在滴血。</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