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生死界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少女的祈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少女的祈祷

    “盒子里面是什么呀?”小澜拍拍裤子,站起身。</p>

    慧慧和小天对视了一眼,小天扶着慧慧站起来道,“好像就看到了一团雾气,当然了,也是因为我的眼镜已经花了。”</p>

    “一团雾气?”小澜瞅瞅头顶的公告屏,又看向慧慧,“什么样的雾气。”</p>

    “黑色的雾气,在我们打开盒子的瞬间,从里面涌出来了,遮住了我们的视线,”慧慧的眼底划过一丝疑虑,“那个雾气……给我一种不太好的感觉。”</p>

    “那雾气就是幸福之源?”</p>

    “其实我也感觉那团黑雾怪怪的,”小天看向慧慧,“那味道闻起来……”</p>

    “对对对!就是味道!”</p>

    “有种……死亡的味道,”小天悻悻地望着小澜,“估计你一个小孩子也不能理解了,总之,是和幸福没有什么关系的味道。”</p>

    小澜撇撇嘴没说话,自顾自地思考,幸福之源?黑雾?死亡的味道?</p>

    还有老鼠、熊怪和稻草人,再加上“温馨农场”这个名字。</p>

    充满杀戮的温馨农场和带有死亡气息的幸福之源……</p>

    “不过说归说,这一关还是挺简单的哈,”慧慧岔开话题,“当然了,那位牺牲的同志也是值得缅怀的,阿弥陀佛。”</p>

    小天寻思了一下,“其实仔细想想也并不简单,按照这一关的设计,四位玩家在安全进入建筑中之后,首先要牺牲俩人去喂熊,剩下两个人下去取盒子,但如果剩下的两人体重不能保持平衡……”</p>

    那这一关,就永远都无法完成了。</p>

    “恭喜玩家,第六任务完成,现在开始统计任务分数。”</p>

    三人的分数开始滚动,小澜的最终得分比二人略低一些,但这也在意料之中。</p>

    “加油啊我们都加油!”慧慧和二人挥手道。</p>

    小天腼腆地推了下眼镜,“那我们出去见?”</p>

    小澜装作没看见地转过了脑袋。</p>

    慧慧脸红红地点头,二人的身影就消失了。</p>

    公告屏刷新,第七任务开启。</p>

    还剩下四个任务,虽然经过了惨烈的第四任务之后,一分没拿到的小澜已经彻底沦为了参赛气氛组,但出于对茉莉所出的报名费负责任的态度,小澜觉得自己干得还算是漂亮。</p>

    公告屏闪烁了几下,一个明晃晃的F孤零零挂在半空。</p>

    小澜等了半天,也没见其他的符号和字母出现。</p>

    怎么回事?这又是什么鬼规则?</p>

    “第七任务,少女的祈祷,请完成少女的委托,满足她的心愿。”</p>

    小澜静静听完规则介绍。</p>

    所以这一关,没有对手,完成即过关,完不成委托,任务就失败了。</p>

    喜好和平的小澜瞬间感觉心里放松了点。</p>

    而且,完成少女的愿望,是自己最喜欢做的事。</p>

    等等。</p>

    小澜的笑容忽地凝固住。</p>

    按照游戏里取名的规则,这少女该不会是……</p>

    场景模糊,公告屏开始消失,播报的女声再次响起,“请记住,不可违抗少女的选择,不可左右少女的意志,不可为少女提供主观建议,如有违反,即刻退出游戏。”</p>

    要求这么严厉,这可是第一次。</p>

    小澜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至少,规则里没说不能殴打少女吧。</p>

    万一这所谓的“少女”其实是个猥琐大汉,那就不能怪自己针对委托人了。</p>

    睁开眼,四周依然是黑暗的。</p>

    只是眼前,多了一盏烛火。</p>

    “那个……天神姐姐?”一个稚嫩的声音在烛火后响起,“你为什么忽然站起来了?”</p>

    小澜眨了下眼睛,定睛一看,烛火后面,一张白净的小脸正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自己。</p>

    “啊,我……”小澜胡乱扫视了一圈,见自己腿后刚好有一把木质靠椅,连忙扯过来,一屁股坐了上去,“我观察一下。”</p>

    “你刚才不是正在看水晶球吗?”小姑娘往二人中间指了指,积极地把脸凑近,“是不是看到什么了?”</p>

    小澜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那盏烛火并不是真的烛火,而是面前放置的一颗硕大水晶球中映出的烛火。</p>

    “烛火。”小澜看着小姑娘靠近的面庞,说道。</p>

    小姑娘的身子骤然一挺,“对!那就是……就是我昨晚看到的,天神姐姐,我没有骗人,天神姐姐你快帮帮我吧!”</p>

    小澜注意到,小姑娘明亮的瞳孔下,挂着两条深重的眼袋,她面色苍白,看上去憔悴不已。</p>

    “好,别怕,”小澜轻声道,“我再仔细看看。”</p>

    她把脸俯向水晶球,那盏烛火在眼前慢慢放大,忽然间,水晶球中模糊的一切铺天盖地地涌向自己,转眼,小澜已躺在一个温暖柔软的地方,视线从烛火上转移、转移,转到了一扇紧闭着的白色木门边。</p>

    小澜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虽然身处暖和的被窝里,手脚却仍是冰冷僵硬的。</p>

    烛火是一盏立在床头柜上的橘黄色小暖灯,女孩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死死盯着那扇门。</p>

    这里……应该是那个孩子的卧室。</p>

    卧室狭小却布置温馨,床单上画着红彤彤的小动物,床边立着米白色的衣柜和写字桌,桌上摆着寥寥几本书和一副看不清楚内容的相框,桌边,就是她此刻紧盯着的卧室门。</p>

    孩子的身体颤抖得愈发剧烈。</p>

    深夜里,四周一片寂静,隐约能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两声犬吠,还有不知何处响起的滴答水声。</p>

    这孩子在害怕什么?</p>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多了些奇怪的声响。</p>

    嗒……嗒……嗒……</p>

    像是一个人拖着疲慢的脚步,在某些地方……</p>

    嗒……嗒……滴答……</p>

    小澜一下子想到,这声音,像是一个人在水中行走,那人踩着潮湿的地面,脚步沉重,每走一步,似乎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p>

    嗒……嗒……</p>

    那脚步,停在了卧室门边。</p>

    女孩裹紧被子,嘴巴咬住被角,哆嗦地看着门把手。</p>

    吱——</p>

    门把手一点点扭动起来。</p>

    咯嗒!</p>

    门和门框错开,门外的黑暗透过缝隙渗进卧室。</p>

    合页发出刺耳的尖响,木门缓缓打开。</p>

    门外,什么都没有。</p>

    过堂风撩动起床边的白色纱帘,纱帘下垂挂的流苏一下下打在墙壁上。</p>

    门就那么开着,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见。</p>

    忽然,耷拉在床边的被角凹下去了一些,之后凹陷缓缓弹回,留下了一个像是手掌印的痕迹。</p>

    孩子又把脚缩了缩。</p>

    孩子的眼神在屋子里四处游走,不安地注意着每一个可疑的角落。</p>

    然后,她的视线集中到窗户边上。</p>

    百叶窗并没有合死,冰冷潮湿的夜风顺着窗子灌进卧室。</p>

    哗啦……哗啦……</p>

    百叶窗的绳子,轻轻动了起来。</p>

    窗页立起,绳子上出现了一些黑色的水迹。</p>

    女孩用被子遮住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p>

    害,还露什么眼睛啊,小澜心想,要是自己,早就冲出去了,干嘛在这儿挨吓?</p>

    她望着那扇百叶窗,又看向一旁的窗玻璃。</p>

    玻璃上,起了一团白雾。</p>

    就像是有人在对着玻璃哈气一般。</p>

    白雾里,慢慢显出了一个扭曲的影子。</p>

    小澜感觉到孩子的心跳越来越快。</p>

    忽然间,砰地一声巨响,卧室门猛地合上了,与此同时,尚未关严的百叶窗外卷进一阵风,夜风把纱帘高高吹起,纱帘落下后,清晰无比地印出了一个人的形状。</p>

    纱帘动了动,那人形默默消失,帘子自然地垂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p>

    玻璃窗上的雾气已经消失,百叶窗关紧了,一切重归平静。</p>

    一分钟……两分钟……</p>

    孩子的眼神又扫了扫,确认再没有异常的地方。</p>

    她紧绷的肌肉松弛下来,伸出手,打算把床边的夜灯打得明亮一些。</p>

    她的手还没触碰到台灯。</p>

    啪嗒!</p>

    周围瞬间坠入黑暗。</p>

    灯被关掉了。</p>

    她的手停滞在半空。</p>

    一滴温热的液体,滴答一声,落到了她的眼中。</p>

    “玲……”一道悠长的气音,在她的耳畔响起,“玲……睡吧……睡吧……玲……”</p>

    “你看到了吗?”</p>

    女孩的声音唤醒了小澜,她猛地把头抬起,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脸早就贴在了水晶球上。</p>

    小澜还有些喘,她抹掉了额头上的汗,“你……你叫玲?”</p>

    女孩敛起眼眉,轻“嗯”了一声。</p>

    小澜托起下巴,故作老练地说道,“那个东西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玲……我可以叫你玲吗?”</p>

    玲仰起头浅浅地微笑了一下,点点头。</p>

    “玲,你最近……有没有去过什么特殊的地方,或是见过什么特殊的人?这个鬼……假设她是鬼,既然知道你的名字,应该是生前认识你的人吧。”</p>

    玲欲言又止地抿住嘴唇。</p>

    “你想说什么?”</p>

    “我……我担心你会觉得我很奇怪,天神姐姐,你会觉得我很奇怪吗?”</p>

    小澜发自肺腑地说道,“你放心,我听见什么都不会觉得奇怪的。”</p>

    这是真心话。</p>

    “我听过那个声音,”玲皱起眉头,“我认得那个声音。”</p>

    小澜立刻来了精神,“是谁的声音?”</p>

    “妈妈,”玲的眼中满是自责,“是我妈妈的声音。”</p>

    “啊……”小澜重新靠回到座椅上,“不好意思,那阿姨……”</p>

    “事情发生以后,我吓坏了,就想去隔壁找妈妈,”玲委屈地揪着自己的小手,“可是我发现妈妈居然不在隔壁的卧室里,她不在家里……”</p>

    诶?</p>

    “哦,阿姨她,我还以为……”</p>

    玲歪头,“以为什么?”</p>

    “没什么没什么,”小澜搪塞过去,心里在想还好自己没来得及说出那句节哀顺变,“所以就是,昨晚你的卧室里进了看不见的人,她知道你的名字,声音和你的母亲也一样,与此同时,你的母亲本人也不见了,是吗?”</p>

    “我妈妈只是昨晚不见了,”玲纠正道,“昨晚我很害怕,就在妈妈的卧室里睡着了,可是醒来以后,我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妈妈正在厨房里给我做饭呢,我问妈妈,她说她昨晚一直在卧室里,也没有出过门。”</p>

    小澜耐心听完,稳重地点点头。</p>

    “玲,或许……你有梦游的习惯吗?”</p>

    “我没有!”玲撅起嘴巴,“我也不是在做梦!妈妈也说我是在做梦,天神姐姐,你不是都看到了嘛!你怎么也不相信我?!”</p>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不相信你,乖啊,乖,那玲,我可以去你家里看看吗?”</p>

    “你要去我家里吗?”小女孩刚才的委屈一扫而光,眼睛再度明亮起来。</p>

    “看看你的卧室,和你的……妈妈,可以吗?”</p>

    “可以呀可以呀!那我们现在就走吧!”</p>

    “啊?现在?”</p>

    小澜还不熟悉业务,也不知道自己目前的身份有什么特殊之处,本想简单了解一下自己的本事再出发,但小女孩玲已经雀跃地绕过二人中间的红木桌子,一把拉住小澜的胳膊,拖着她走出了帐篷。</p>

    小澜扭头看看,自己栖身的这个小帐篷,倒有些像吴仁的什么都能算。</p>

    “天神姐姐,你身上好暖和!”玲紧紧搂着小澜的手臂,生怕她跑了一样。</p>

    玲的身体倒是泛着些许凉气,来到太阳下,小女孩苍白的脸上也多了些血色。</p>

    “多穿点衣服,”小澜任这个只到她胸口的小孩子挂在自己胳膊上,“别着凉了。”</p>

    大街上熙熙攘攘,小澜一时产生了是不是已经回到了现实中的错觉,玲的家离小澜的帐篷不远,二人绕进一个高档小区的正门,小澜正一脸惊讶地四望着小区里华丽精致的庭院设计,玲指指一栋紫藤花树后的中层高楼,说道,“我们到啦。”</p>

    玲领着她走进一单元的宽敞门廊,右转,停在电梯门前,玲熟练地掏出钥匙,用钥匙串上挂着的圆形门卡刷了一下,电梯应声打开。</p>

    “我家在四楼,”玲按下按钮后,又挽住了小澜的手,“只是我妈妈现在在上班,她有些忙,要晚上才能回家,天神姐姐,你能在家里陪我到晚上吗?我会付钱的!”</p>

    怎么听上去怪怪的?</p>

    “没关系,我有时间,可以一直陪你。”小澜慈祥地笑着。</p>

    反正我只有你这一个客户。</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