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唐赟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六章 胳膊肘往外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六章 胳膊肘往外拐

    相距两百米的地方点起了巨大的篝火,众人围着篝火吃着烤全羊,喝着从中原带来的御酒。吐蕃同样有酒,基本上都是自家酿造的米酒,制酒工艺粗糙且香味四散身为唐人的李道宗、李宽等人难以入口,就连噶尔东赞等吐蕃使臣习惯了唐朝的酒,再喝本国的酒仍然不习惯。</p>

    “我说你们吐蕃的酿酒技术也忒差了点!”</p>

    李宽皱着眉头看着袋装的吐蕃米酒,同样是米酒怎么差距那么大,噶尔东赞歉意的陪着笑脸,他也是欲哭无泪,吐蕃的酿酒的技术的确差强人意,这是事实无法辩驳。</p>

    “还是我们大唐的酒好喝!”李宽实话实说,丝毫没顾及噶尔东赞等人尴尬的脸色,两种酒对比高下立判,最后他实在是喝不下,索性将御酒拿了出来与众人同饮。</p>

    此时,松赞干布与李诗两人也走了过来,松赞干布闻着扑鼻的酒香,也忍不住喝了两口,酒入喉后方知人间美酒是何意。顿时,松赞干布看着李道宗,真诚地说道:“此酒是如何酿造的?若是我吐蕃有此美酒,举国欢腾啊!”</p>

    李道宗深知其意,笑着说道:“赞普不必感慨,相信不久以后吐蕃百姓亦能喝到如此美酒!”</p>

    松赞干布有些不明所以,噶尔东赞在旁小声解释:“赞普,大唐公主远嫁吐蕃时的嫁妆十分丰厚,咱们喝得这些酒便是嫁妆之一,还有茶叶、茶种及各类书籍,还有侍女、工艺人,其中就有懂得酿酒的人。”</p>

    松赞干布恍然大悟,欣喜若狂的感激大唐皇上的慷慨,更是对李诗赞不绝口,他知道这些都是娶了大唐公主而有的陪嫁之物。同时,松赞干布也知道吐蕃国内急需这样的人才让吐蕃更加富强。</p>

    “若是我吐蕃派遣使团前往大唐学习文化技术,不知大唐皇上是否准许?”松赞干布一直早有打算派遣吐蕃贵族子弟前往大唐学习文化,促进两国的文化交流的同时,也是为了提高吐蕃的实力。</p>

    李道宗笑道:“我大唐皇上必会欣喜,若赞普有此意我可代为转达我大唐皇上便是!”</p>

    “在此松赞干布谢过!”</p>

    松赞干布端起酒敬李道宗,娶大唐公主是他毕生追求,如今心想事成自然想到提升吐蕃国力,闭门造车是不行的,唯有走出去才能促使本国更强大,身为吐蕃赞普的松赞干布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待回去以后立即着手去安排。</p>

    李道宗如同父亲一样慈祥的看着李诗,看着她嫁人了心里有不舍更多的是喜悦,郑重其事地说道:“大唐与吐蕃已经结成姻亲,我希望赞普您能好好待文成公主。”</p>

    “一定!”</p>

    松赞干布再次郑重承诺,李诗心里一阵感动,李道宗又与李诗交代了几句,嘱咐她的同时也为她感到高兴,随后两人走到李宽身边,而李宽根本没注意这些,反倒是与噶尔东赞喝得正高兴。</p>

    这一路走来,众人都是提心吊胆,也没好好的敞开喝一顿,就连吃东西都是急匆匆的。如今任务达成,众人也全都放开了喝,就算身上有伤的士兵也抵挡不住美酒的诱惑,完全是一醉方休。</p>

    此时在吐蕃国境,噶尔东赞身为内大相自然要尽地主之谊,跳舞、摔跤等项目齐齐上来。李宽一边欣赏着一边喝着酒,手里还握着羊腿,大口的撕咬着,李诗走了过来喊了一声:“二哥!”</p>

    李宽撇过头这才发现两人,不好意思的笑笑,道:“这个……没注意!”</p>

    松赞干布、李诗两人均没放在心上,李诗主动向李宽敬酒,松赞干布也随之敬酒。眼前情况李宽也不好拒绝,自然是喝了,接着说道:“这是你嫂子跟我准备的礼物!”</p>

    李宽从怀里掏出一块红布,放在李诗的手中,打开一看是一对沉香配珠,整整五十四颗念珠。母珠内部绘有佛像,每二十七颗子珠用一隔珠,串在母珠的另一端十颗弟子珠,而在配珠末端有线绳结成的中国结。</p>

    “我本来打算送你翡翠之类的,不过你嫂嫂说你信佛,时间仓促之下就准备了这对手串,还有一副挂珠放在你的嫁妆中。”</p>

    李宽就送了这么点礼物,说实话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时间太匆忙了,要弄些这些佛珠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到,还是荣国夫人前往寺庙求来的,由于李宽、武珝都不是信佛之人,所以这事只能请荣国夫人帮忙,因为她信佛所以懂得哪些是比较适合李诗的。</p>

    “谢谢二嫂!”李诗看见手串喜欢得不得了,她本就是信佛之人,如何不喜欢这串佛珠,李宽看见李诗喜欢也笑了,不过李诗只谢了武珝,把自己居然忘了,有些不开心的说:“那我这个二哥呢?”</p>

    “谢谢二哥!”李诗红着脸补了一句,李宽当即就笑逐颜开,眼睛眯成一条缝,然后看了看身旁的吐蕃赞普松赞干布,笑道:“虽然你是吐蕃赞普,不过按照我大唐礼数,你也得称呼我一声‘二哥’,不过这个就算了,我可担待不起。”</p>

    李宽只是说说而已,不可能真的让松赞干布称呼自己,没想到松赞干布丝毫不介意的跟李诗一样喊了一声:“二哥!”</p>

    李宽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李诗笑眯眯的说:“二哥,这是不是也有礼物?”</p>

    看着胳膊肘往外拐的李诗,李宽真不知说什么才好,不过他的确准备了送给松赞干布的贺礼。身为吐蕃赞普的松赞干布,什么物件没有,金银珠宝已经看腻了,所以李宽想了好久决定送他一副释迦摩尼的画像。</p>

    此画乃是阎立本亲手绘制的佛像图,为了这幅画李宽可是磨破嘴皮子让阎立本帮忙,最后还是在两坛窖藏的美酒下才答应下来。李宽看见画作的第一眼便想收藏起来,这绝对是国宝级画作,要是在后世绝对卖个好价钱。</p>

    最后还是放弃私藏的打算,同时又找人帮忙寻来一百零八颗的佛珠,佛珠材质与李诗不同,而是选择红色珍珠制作而成。因为在唐朝的佛家七宝中,赤珠便是其中之一。</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