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忍者就该出肉装 > 章节目录 第127章 斯德哥尔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127章 斯德哥尔摩

    真正的折磨从第六天才开始。</p>

    没有一滴水,没有一点食物。</p>

    也没有一点希望。</p>

    白木真的想骂街,为什么出行之前,系统给他弄了一个虚空巨口,现在他饥渴的折磨几乎是别人的两倍,看向野乃宇白嫩的肌肤时,那眼神都变成了赤果果的食欲。</p>

    他也不是没想到,直接拿野乃宇的真实身份要挟身后的根部忍者。</p>

    但是……没用的。</p>

    原着里野乃宇最后也成了团藏随手抛弃的棋子,这里的人都太重要了,一尾人柱力就不用说了,马基和叶仓都算得上砂隐的中流砥柱,牺牲一个间谍换砂隐的一蹶不振,实在太划算了。</p>

    后面的根部忍者舍得让野乃宇一起在这里受折磨,说明她的重要性并没有想象中的大。</p>

    “系统……你给点作用嘛,弄点吃的喝的,金币不是问题。”白木甚至求助起了万能的系统。</p>

    「抱歉哟,提供饮食这种小事,不是我的职业,也许你可以买瓶合剂解解渴。」</p>

    白木看着50金币一瓶的生命药水,狠狠的擦了擦嘴,奸商啊……都TM是奸商。</p>

    前段时间刚刚把荆棘之甲补全了,身上的确有1000金币的富裕……但是这都是他一点一点拿着节操换金币换来的。</p>

    拿来买消耗品……是不是太亏了一点?</p>

    先忍一忍吧……</p>

    实在没办法,再用金币买命吧。</p>

    ……</p>

    第八天</p>

    白木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水一样沉重,饥渴疯狂的折磨着他的神经,摧毁着一切理智。</p>

    “买瓶生命药水吧……买瓶生命药水吧……又鲜又甜的生命药水……”</p>

    这不是系统的声音,而是白木的幻听,仿佛有恶魔在耳边低语。</p>

    白木知道不能开这个口子,后面的路还长着,一旦开了这个头,就没办法停下来,而他的钱只够买二十瓶生命药水,那药水他看过了,只有拳头大小的瓶子,根本没办法管饱。</p>

    ……</p>

    第十天</p>

    所有人都已经崩溃了,找了一个背风的沙丘坐在地上,一点体力都压榨不出来,还有五天的路程,是绝对无法跨越的鸿沟。</p>

    “主人……不风……不行了……”</p>

    “请带着不风的爱意……一起活下去吧……”</p>

    白木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撑不住的居然是不死之身的不风。</p>

    灼热的日光对泥人躯体来说伤害太大了,不风难以忍受面容龟裂斑驳的丑陋,甚至偷偷使用查克拉保持身体的美貌,这才加速了查克拉的枯竭。</p>

    不风的整个人都化作一捧沙土落入风中,只剩下了一团红色的头发,寄存着她虚弱至极的灵魂。</p>

    没人说话。</p>

    也没有力气说话。</p>

    不风只是第一个,后面还会有人落得相同的下场。</p>

    白木伸手将不风的头发贴身放好,她还没有死,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能复活的。</p>

    但是不风的死,让他明白了,不能这样下去了,还有五天,体力一天一天的下降,他们撑不住的。</p>

    最直观的就是白木身上的Debuff,一层一层的叠了上去。</p>

    「极度饥渴X80层」</p>

    「损失了80%的全属性,达到100%将死亡」</p>

    是时候该组织一个计划反杀了……</p>

    「买五瓶生命药水。」白木一咬牙豁出去了。</p>

    先偷偷摸摸的给阿飞喂了一小瓶,阿飞咂了咂嘴巴翻了个身继续休眠。</p>

    自己也开了一瓶,偷偷的灌进嘴里,一种几乎要让人发疯的贪婪欲望被激活,再喝一瓶的念头就像是洪水冲堤一样涌了过来,每一个细胞都在哀嚎着索求着。</p>

    生命药水终究只是一小瓶药水,没有办法代替食物,必须节约下来。</p>

    白木好不容易压下来再喝一瓶的念头,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野乃宇。</p>

    此时的野乃宇也正在心里暗骂着油女马龙,难道他连自己都想一起耗死吗?差不多就出手吧,忍饥挨饿这种事情真是人生最难忍受的痛苦了。</p>

    她也不是没想过故意装作体力耗尽扑倒在地,这样的话也许还能被马龙救走。</p>

    但是偏偏白木那个死变态,时不时飘过来想吃人的眼神,她是真的怕自己一倒地,美妙的少女身躯就会被这群粗人当作食物给吃了。</p>

    人在无比饥饿的时候,往往会做出疯狂的举动,抛弃一切理智和尊严,一切文明和底线的在极度饥饿面前,将弃若敝履……</p>

    卧槽……卧槽……他走过来了……</p>

    我还没死啊!</p>

    野乃宇不断的晃动双手,证明自己还没死。</p>

    白木还是稳稳的向这里走来。</p>

    不是吧……这是打算活吃了我吗?</p>

    野乃宇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虚弱的向远处爬去。</p>

    “嘘……别跑啊,我没力气追……”白木踉踉跄跄的追了上去。</p>

    “你不要过来啊……救命啊……”野乃宇吃力的在沙地里爬着,但是没人理她了,就连分福和尚都圆寂了一样,跏趺坐着一动不动,由守鹤以庞大查克拉吊着他的性命。</p>

    终究是白木残余的力气大了一点,一个猛扑过去,抱着野乃宇从沙丘上滚了两圈滚了下去。</p>

    “不要吃我……”野乃宇试图用虚弱无比的双手推开白木。</p>

    “白痴,谁想吃你了,小心的别让人发现了。”白木硬掰着野乃宇的脑袋搂到怀里,他必须防止身后的根部发现他们还有补给,不然的话,谁知道又要整什么幺蛾子,只有让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彻底虚弱崩溃,而放松警惕,这才是反杀的关键。</p>

    “不是吧……这种时候……以前在外面从来没动过我,还以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第一次听说饥饿还会引发涩欲的……难道他想在死之前做一次真男人……我野乃宇……在臭男人间周旋了一辈子,难道就要这样失身了……?”野乃宇被压在沙地上悲从心起,只可惜极度缺水的她想哭都哭不出来。</p>

    白木搂着野乃宇的脑袋,偷偷的打开生命药水的盖子,塞进了野乃宇的嘴里。</p>

    湿润的药液沾到了野乃宇干涸开裂的嘴唇……</p>

    !!!!</p>

    是水!!!</p>

    怎么会有水!</p>

    野乃宇发疯一样的搂着白木的身体,用尽一切力量伸出舌头,贪婪的吮1吸着瓶中的液体,完全麻木失去味觉的舌头慢慢的尝到了一股鲜甜的味道。</p>

    “年轻人……火力就是旺,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想这个……”马基看着搂抱在一起的两个年轻人,无力的摇了摇头。</p>

    “禽兽……”叶仓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p>

    野乃宇的舌头把瓶底都舔的干干净净,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白木,伸手擦了擦嘴唇上残留的一点液体……</p>

    红色……</p>

    难道……他把自己的血放出来给她喝了?</p>

    野乃宇内心重重的一击……</p>

    为什么……他平时想尽办法欺负我,压榨我……</p>

    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不但没有放弃自己,居然还把血给我喝……?</p>

    想到这里,心中居然出现了一抹温柔。</p>

    不行……不行……不能产生这种念头,我是木叶的人,他是可恶的敌人,俘虏了自己,绝不能有斯德哥尔摩心理啊。</p>

    白木哪里知道野乃宇内心在想什么,只是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做了一个噤声:“嘘,别声张。”</p>

    野乃宇痴痴的看着白木……</p>

    白木却走向了叶仓……</p>

    ……</p>

    ……</p>

    ……</p>

    求推荐票</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