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妖女乱国 > 章节目录 六百三十一、明知不可为,那就不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六百三十一、明知不可为,那就不为

    潋滟看见檀邀雨微微变动的站姿,就知道她是做了准备要打一架的。</p>

    “凭你现在的功力,打不赢我。”</p>

    邀雨耸肩,“凭你现在的地位,也打不赢我。”</p>

    潋滟冷笑,“果然一点儿都不可爱。你可是算准了我不敢伤你?”</p>

    檀邀雨摇头,“我可算不准师姐,您从来不按常理行事。不过我能算准师公,您若伤了我,势必会伤的比我重。”</p>

    “哼!你好歹也是个楼主,天天仗着师公狐假虎威算什么!”</p>

    檀邀雨无所谓这种激将法,“想不开你就重新投胎,毕竟这楼主的位置,除了面子上这点儿好处,里子里一点儿油水都没有,我还想让贤呢。”</p>

    潋滟却突然收拢方才的气势,有点儿无聊道:“你宁可跟我硬碰硬,不就等于不打自招?”</p>

    檀邀雨再次确定她没法预测这位师姐到底走的什么路数,只能见招拆招地答:“别人或许能混过去,你这儿我知道,早晚会露馅儿的。”</p>

    潋滟伸手,“让我瞧瞧。”</p>

    得。这回儿不硬来了,直接伸手要。</p>

    其实檀邀雨心里也有些忐忑,关于嬴风的记忆和情绪是醒来后的两个月中一点点儿恢复的。从最开始的疑心到憎恶,慢慢变成针锋相对和情绪莫名。</p>

    檀邀雨以前从没承认过自己喜欢嬴风,可当她的记忆重新划过脑海时,她就像旁观的第三者一样,看着记忆中的两个人。或许是旁观者清,檀邀雨直到此时才确认,她对嬴风的感情,有一种会让她柔软的力量。</p>

    缺失的记忆都恢复后,檀邀雨就意识到可能是情蛊出了什么问题。可她用行者楼里抓到的蛊虫试了一下,那蛊虫显然还是怕她的血。这就很奇怪了。</p>

    反正都已经被潋滟发觉了,与其自己瞎猜,不如让她看看。檀邀雨认命般将手腕递了过去。</p>

    潋滟摊手上去摸了一会儿,眉头就蹙了起来,“你坐下,尽量调整呼吸。”</p>

    大小周天是行不了了,檀邀雨只能让自己尽量放松呼吸。就当檀邀雨放松得眼前一片白光,眼看就要睡过去时,冷不丁就听潋滟问,“你打算怎么办?”</p>

    邀雨就像是大清早突然叫醒般,有点儿不耐烦道:“师姐得告诉我究竟什么情况,我才能想想要怎么办?”</p>

    潋滟显然有些头疼,而且邀雨要是没看错,师姐好像还有点儿心疼……</p>

    “你知道为什么情蛊是蛊王吗?”潋滟莫名地又反问道。</p>

    “因为大?”檀邀雨答得不假思索。她可是见过那玩意,跟其他蛊虫比起来真的算得上肥头大耳。</p>

    潋滟被她气得一噎,“因为天下无论何种武功,都有人能练会。可唯独绝情断性,是人便难做到。就算是小师叔那种天生淡泊的性子,也难保有一天不会为一人心动。而情蛊却能让人轻易地做到这一点,所以它才是最难养成的……是蛊王。”</p>

    潋滟说着说着,手便攥成了拳头,“这么稀世罕见的蛊虫,居然被你给吸收了?!”</p>

    檀邀雨一脸懵,“吸收?它在我体内,我见一面都难,怎么吸收它?”</p>

    潋滟有些无力,“你脉息慢是天生的?”</p>

    檀邀雨莫名其妙地摇头,“过了死日后才慢下来的。”</p>

    “唉……是我大意了。”潋滟此时真是心疼她的情蛊。</p>

    “蛊虫寄生在你体内,本身就与你同呼吸。你自己的身体是慢慢适应了慢的脉息。可情蛊却没有经历这个过程,骤然降低了呼吸,对它的削弱很大。”</p>

    “这次你同拜火教的教主缠斗,几次强行突破。内力来回冲击……大约是把情蛊给挤爆了……又被你吸收了……”</p>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吸收了只大虫子,檀邀雨就觉得有点犯呕,可呕完又觉得占了便宜,“所以……情蛊对我的控制没有了,却把驱虫的妙用留下来了?这么舍己为人吗?”</p>

    “怎么可能,蛊虫怕的是蛊王。如今蛊王死了,它在你体内的功效也会慢慢消失。再过不了三个月,你就和别人没区别了。不过……要是蛊王在你体内都活不了,别的蛊虫估计也难……要不我再给你种一只试试?”</p>

    檀邀雨咽了口口水,“还是算了,我虽然卖伏麒岭给人做坟地,可没打算把自己给蛊虫们当风水塚。”</p>

    潋滟难得被她逗笑了,宽慰了一句道:“放心吧,我肯定能找出对付煞气蛊的办法。到时你就算没有蛊王的庇护,也不会被拜火教害了的。”</p>

    檀邀雨点头,论蛊虫,她觉得潋滟是真的有些天赋异禀,就跟她对练武一样。“你若是需要去藏书阁找典籍,就只管去。我准了的。”</p>

    潋滟白了邀雨一眼,“少拿着鸡毛当令箭。藏书阁的大门都是我守的。我还要你许可?”</p>

    还不等檀邀雨回嘴,潋滟又追问道:“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p>

    檀邀雨依旧坐在地上,显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她用手撑着下巴,冲潋滟眨巴眼睛问:“什么怎么办?”</p>

    “除了嬴风和子墨,你还欠了几份情债?”</p>

    檀邀雨沉默地盯着地上的怪草看了一会儿,最后苦笑道:“还请师姐替我保密吧,不然我只能‘杀人灭口’了。”</p>

    潋滟似乎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深深叹了口气,也在邀雨身边坐下,“或许这样,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可对你来说呢?”</p>

    “也是最好的。”檀邀雨肯定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因为知道应该为。而明知可为而不为,是知道不该。行者楼和嬴家已经对立了,让他从师门和家门二选一已经很难了,我不何苦再让事情变得更难?”</p>

    “或许你会让他的选择变得更简单呢?给其中一方加上一份分量。”</p>

    “也有可能是失去更多。毕竟如果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我的家人。就让他做决断时少些顾虑吧。”</p>

    “那你自己呢?打算一辈子瞒着他,自己单相思?”</p>

    若是往常,檀邀雨一定觉得师姐这是在挖苦她。可如今,却只感到一份真实的担忧。</p>

    邀雨苦笑着指着自己,“师姐瞧我如今的样子,可像是个长寿之人?我折腾不了几年,所以苦不了几年。就别拖累他人了。”</p>

    檀邀雨说着拍拍屁股起身,又垂眼去看还坐着的潋滟,“师姐会替我保密吧?”</p>

    潋滟没直接回答,只道:“假币的事儿,绝对不会和嬴风有关。他骨子里是个地道的败家子,地道的败家子是绝不会厚着脸皮用假钱的。”</p>

    檀邀雨失笑,“师姐这是夸他还是损他呢?……不管怎么说,我权当师姐答应了。今日我就先回去了。煞气蛊的事儿,还有劳师姐多费心了。”</p>

    见邀雨要走,潋滟在她身后问道:“你的那个侍婢,去建康是为了……”</p>

    不待潋滟说完,檀邀雨就轻声“嗯”了一下。</p>

    “看来你是真的醒了……”潋滟叹息,“也罢,万事不由人。或许这真的都是天意……”</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