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晚唐浮生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落门川与鸟鼠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落门川与鸟鼠山

    轻风拂过,搅动了城内的血气,闻起来直让人作呕。但杨悦浑若无事,在亲兵的陪同下逛起了渭州城。

    “这里曾经是个果园。”杨悦指着一处,说道。

    园子里杂草丛生,十余株树被齐根伐倒。看断口,还十分新鲜,应是吐蕃人守城前伐的。

    园子里有一户人家,一共六口人,战战兢兢地看着新来的征服者。

    杨悦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些人。辫发、赪面、左衽,或许他们是真的吐蕃人吧。

    “这里曾是一个大家族聚居的地方。”又至一处,杨悦看着倒在地上,几乎断在两截的石狮,说道。

    斜阳透过云层,照在这片满是断墙、瓦砾的墟落上,萧瑟无比。

    “曾经那么大一家子,丁口繁盛,子孙满堂,仆婢上百,如今在哪?”杨悦叹道:“希望不是在放牧。”

    归鸦落在枝头,一点不怕人。大街上除了军士之外,再无一个正常百姓。

    杨悦已经下达了蓄发令,无论蕃汉,不蓄发便斩。这个政策比灵夏等地要严酷许多,那边并不强制,仅仅是入了军的蕃人要改换唐人发饰罢了。但占领区就这个样子,渭州城也不是和平接收的,而是打下来的,各种政策自然就不一样。

    “似是而非……”杨悦有些失望,这与他想象中的渭州不太一样。

    他本以为,会有唐人百姓过来哭诉这么多年的苦日子,然后表示终于等到王师解救,大伙矢志不忘故国,如今死而无憾云云。

    很可惜,没有。

    迎接他们的,是陌生、担忧、恐惧的眼神。即便是汉人奴部,也一个个神色不安,杨悦甚至分不清他们到底是吐蕃人还是汉人。

    确实有几个耆老、族长、部落使之类的汉官过来示好,但杨悦对他们毫无兴趣,只是重申了一遍去吐蕃化的各项政策,便将其打发走了。

    城外扎起了营寨,大量吐蕃俘虏忙进忙出,一边帮着扎营,一边掩埋死者尸体。

    五千余人的笃屈部,在附近也算是个颇具影响力的部族,守着渭州城,面对一帮唐朝疲兵,居然连半天都守不住。

    有那参加过守城战的吐蕃降兵,回忆起了定远军士们那娴熟的杀人技巧和默契的配合,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那样的兵,得死好几个才能练出一个吧?平时还得好吃好喝供着,让他们有力气锤炼武艺,熟悉军阵,令行禁止。

    等这一代老兵死了,不信你们下一代还这么能打!

    只是,这也和他们没关系了,即便要报仇,也应是别的部落。

    笃屈部,基本已经完蛋了!此战,被斩首两千余级,三千人投降,头人笃屈严一家纵火自焚,不过俘虏中也有流言,说是唐人的大将不受降,非要他死,好把他们整个部落吞了。

    但真又如何,假又如何,现在大家全做了俘虏,就和百余年前的唐人一样,说不定要被编为奴部了。在西南边河畔放牧的部落老幼,多半也要被俘,全族上下一万多口,从此给人当牛做马,再无尊严可言。

    四月十九日,杨悦将定远军、新泉军的骑卒集结了起来,一人双马,向东奔袭而去。

    他们押着闾马部的俘虏做向导,二十日下午便抵达了落门川一带,寻到了正仓皇转移中的闾马部留守老弱。

    闾马部的主力,还在北边山里,留在落门川的,不过寥寥四百精壮,还有三千余口老弱及数万头牛羊。

    他们知道跑不掉了,一个个神情悲愤地抽出武器,翻身上马,吼叫着冲了上来。

    定远、新泉二军的骑卒们面容平静。在军官下令之后,分成三部,梯次配合,乌压压地迎面冲了上去。

    冲在最前面的五百余骑手持骑矛、马槊,与敌交错而过。仅这一下,吐蕃人就大部落马,惨叫声都被淹没在了如雷的马蹄声中。

    侥幸突破过来的百余骑还没来得及反应,迎面而来又是数百或神色淡然、或表情狰狞、或嘴角冷笑的定难军精骑。

    一片片大刀砍出闪电似的白光,血肉横飞之中,胜负立见。

    战马嘶鸣着狂奔,然而背上已经没有了骑士。良久之后,马儿又喷着响鼻兜转了回来,默默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主人,伸出舌头舔舐。

    主人不会再回来了,四百吐蕃骑兵,尽皆躺在地上,了断了他们的一生。

    东风乍起,吹得丝带哗啦啦作响,似乎在为那死者招魂一般。

    杨悦策马上前,看着被大群骑士围住,哭喊声一片的吐蕃老弱妇孺。

    不知道为何,他想起了吐蕃骑兵夜入凉州城的事情,当年的唐人百姓,也是这般恐慌,这般无助吧?

    天道轮回,兴衰各自有时。

    现在的吐蕃,就处于衰弱之中,一盘散沙。若是再给他们百余年时光,焉知河陇二十州的吐蕃诸部不会再诞生一个新的赞普?

    不能给他们机会!

    “将人、畜都带回去,收兵。”杨悦下令道。

    “遵命!”很快有人下去照办。

    杨悦登上了一处高坡,向东眺望。

    到处都是连绵的群山,中间镶嵌着平坦的渭水河谷。

    风动林响,涛声阵阵。

    东面,就是秦州的伏羌县了。朱玫,可是凤翔陇右节度使,但他只领得陇右二州。在得知渭州被大帅夺占以后,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回师的路上,杨悦顺道收取了陇西县。

    其实他没出力,定难军也没动刀兵。陇西县的汉人奴部将吐蕃人骗了过来,一并杀了,献城而降。

    杨悦温言抚慰了他们,并让其派出使者,前往南边的鄣县,策动当地的汉人奴部起兵造反,杀吐蕃归国。

    渭州吐蕃诸部,昑屈部被阴山蕃部死死咬着,向西逃窜。笃屈部已灭,闾马部受重创,形势为之一变。

    在这个时候,便是真的吐蕃人也想降了,何况是素来被压榨的奴部?

    带着俘虏和牛羊回到渭州时,已经是四月二十六日了。王遇来报,他们在西南的山麓收降了笃屈部老弱,缴获牛羊七万余头。

    至此,渭州四县,已破两县,杀吐蕃兵近三千,俘三万余人,牛羊十余万头。

    即便对杨悦再有意见,王遇也不得不承认,这老头的战功,确实耀眼。

    先在祖厉河那边,利用会州蕃部及土团乡夫,将闾马部主力吸引了过去。然后回师官川河,一路疾进,利用时间差,勇破渭州城。这还不算,随即马不停蹄,快速奔袭落门川,俘获大量吐蕃老弱及牛羊,还顺道收复了陇西县。如果鄣县那边的汉人奴部也杀官反正的话,就收复一州三县了。

    这用兵风格,与素来四平八稳的大帅迥异,却取得了惊人的效果。

    大帅年岁尚轻,王遇私下里想来,觉得他打仗像个老头子,风格保守,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莫不是诸葛爽?杨悦年近半百,打仗却像个少年,风格激进,真是奇哉怪也。

    大帅会怎么处置杨悦,一定很头疼吧?

    杨悦回师渭州城的时候,拓跋部已经带着大批粮草、器械赶了过来。

    这个部落有一两万人,能拉出五六千丁壮,而且都发了器械,应该说拉上去也能打仗。杨悦踌躇良久,考虑再三,最终还是放过了拓跋部,只让其继续随军转运物资。

    现在的渭州,又取代了定西寨,成为了东南路诸军的后勤中心。目前各类物资正在陆续汇集之中,但杨悦不打算等了。

    他下令军士们将损坏的器械替换下来,让随军匠营的人慢慢修理,然后从库存中取出新的武器,准备带兵西进,攻渭源一带。

    其实,一支军队能不能连续行军作战,取决于多重因素。

    食水、器械、体力占了主要原因,吃喝还好说,器械是真的麻烦。一场战斗,一万人可能要射出去数万支箭,这还算好补充的。身上的甲具破损了需要修理,刀卷刃了需要修理,矛被敌人砍坏了需要更换,弓弦不能用了需要更换等等,总之一堆麻烦事,随军匠营根本来不及修理。

    这还是在有稳固后勤情况下的连续战斗,其实不难。

    如果脱离了后勤线,轻兵疾进,那难度就更大了。即便到了近代,日本稻叶师团(第六师团)侵略中国,进攻武汉时,连续数日阴雨行军,士兵们满身黄泥,活似出土的兵马俑,嘴角都起泡,最后也不得不停下来整顿。

    武士道洗脑的近代军队都如此,古代军队更是难上加难。

    定难军在连续六天的坏天气中轻兵疾进,还猛攻渭州城,已经有强军之姿了。但唐末的武夫是有一定“人权”的,稍不如意就杀将造反,与一些朝代几乎是奴隶一样的士兵形成了鲜明对比。

    简而言之,你不能像驱使牲畜一样驱使唐末五代的士兵,他们真有可能杀了你。

    所以王遇对杨悦不断“测试”定难军士卒的底线感到心惊。不过还好,士兵们忍下了。这会休整了一些时日,器械也补充完毕,再出兵攻渭源、鸟鼠山一线,正当其时。

    但是王遇要留下守城了,这让他懊恼无比。

    7017khttp://www.123xyq.com/read/4/4683/ )</div>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