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晚唐浮生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示形在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示形在彼

    春风拂过大地,雨雪化冻后的绿洲上青草如茵。</p>

    蛰伏了一个冬天的野草从土里冒出头来,贪婪地吸收着雪水和养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着。</p>

    地面突然小幅度震动了起来。</p>

    铁蹄践踏之处,草皮上下翻飞;刀斧斩斫之处,鲜血左右喷溅。</p>

    李绍荣后仰着躲过吐蕃骑兵的一记杀招,随后腰腹用力,复坐于马背之上,握紧铁锏,与迎面而来又一名吐蕃骑兵狠狠厮杀在了一起。</p>

    铁骑军是在三日前抵达凉州的。与之同来的还有大量骆驼、马车载运的粮草、器械,甚至是新发来的三百余名关东刑徒——天子今年没改元大赦天下,流放犯人们失望得很。</p>

    铁骑军成军多年,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一支战术成熟,打法多样的部队。</p>

    军使折嗣裕将部众分为左右两厢,左厢两千五百骑,曰突骑,右厢两千五百骑,曰背嵬。</p>

    左厢在朔方军中俗称“突骑都”。这是典型的大唐骑兵,天宝年间,全国57万大军中有多达16万骑兵,比例实在惊人。</p>

    骑兵主要部署在边地州县,盖因诸马监主要位于西北,招募兵员也更方便。</p>

    安禄山起兵之前,就曾经想办法将大量西北战马调到范阳。因此,这里的骑兵传统是深入骨髓的。</p>

    突骑都军士们已经渐渐淘汰了长马槊,转而使用一人长短的短马槊(1.8-2米)。</p>

    此槊刃尖朝上,槊柄朝下,插于马鞍旁的枪套之中,与刀、剑、斧、锤、戟等短兵器并排悬挂于左侧。右侧则悬挂着角弓、箭囊及其他杂物。</p>

    随着常年不断的战争,突骑都军士们现在越来越喜欢使用钝器进行近距离搏杀,有人专门去私人铁匠铺打制此类兵器,一时间带来了许多铁匠铺的繁荣。</p>

    背嵬都两千五百骑,其实并不全是背嵬,邵大帅还没那么丧心病狂,撑死了数百人罢了。一半是编户齐民的党项头人亲随,另一半则来自陇右八州的吐蕃诸部——大大小小的头人被勒令献上一定数量的勇士亲随,连带着家属一起迁居灵州。</p>

    这支部队的战斗就是另外一种画风了:上山下坡,出入溪涧,险道倾仄,且驰且射。简单来说,因为骑术、箭术底子实在太好,因此战法以骑射为主,而且还普遍装备利于投掷的短矛、标枪,不装备长柄马上武器,实在要近战搏杀时,用马刀。</p>

    这五千骑常年训练,配合娴熟,技艺精湛,补充起来也非常严格。尤其是背嵬都,目前只有六七百名副其实的背嵬,但大帅说了,今后补兵,尽量以背嵬为主,非背嵬者,也要实力达到背嵬的程度。</p>

    这是想将大大小小百余个部落酋豪的背嵬亲随一锅端了!训练成本是人家的,最后人是自己用,美哉美哉。</p>

    此时正在与吐蕃骑兵作战的就是突骑都一部,由副使刘子敬统领。已经升任副将的李绍荣今日已经斩杀两名吐蕃骑兵,皆死于他的槊下,接下来的第三人,多半就要换一种死法了。</p>

    前俯、后仰、左倾、右摇,各种战术动作,整个身体像长在马上一样,即便背嵬都那些号称打小就骑马的勇士,也不过如此了。</p>

    “噗”地一声闷响,艺高人胆大的李绍荣躲过一名吐蕃百户的袭击,反手一锏砸在他脸上,敌人应声落马。</p>

    “当了副将,还这么拼命。”不远处的小土坡上,折嗣裕笑骂道。</p>

    “军使,回鹘人一直没动。”刚刚下放到铁骑军当都虞候的李仁辅说道。</p>

    “昨日杀得太狠了吧?”折嗣裕不确定。</p>

    昨日回鹘人是有些嚣张了,进逼至凉州城南十余里。铁骑军奉命出战,左右厢齐出,不过主要是右厢打的。</p>

    纵横甘州无敌的回鹘遇到了对手。</p>

    背嵬都的骑射手们本来底子就不差,常年严格训练之下,技艺更趋精湛。一战下来,杀敌三百人,己方伤亡还不到对方的一半,这还是回鹘骑兵占了数量优势呢。</p>

    不过背嵬都百余人的伤亡,也让折嗣裕有些肉痛,对甘州回鹘的印象更差了。</p>

    好在大帅叫停了他们的主动出击。</p>

    “击退贼军就收手吧。”折嗣裕看着远方列好阵势的数千回鹘骑兵,轻蔑地一笑:“早晚收拾你们。”</p>

    李仁辅悄悄瞄了一眼折嗣裕。</p>

    大帅的舅子信心很足啊。但怎么说呢,回鹘人没派精兵过来。前些日子战场上曾经出现过一支回鹘精骑,人数在两千上下,配合默契、骑射双绝,不好对付。</p>

    或许,那就是甘州回鹘的常备军吧?河西三州这么多势力,回鹘是最晚过来的,但居然是最早建立政权的。他们在删丹的所谓“都城”,完全是仿造原回鹘汗国的王城建造,规模宏大,且还在持续营建之中。</p>

    说句难听的,嗢末、六谷吐蕃、肃州龙家等大大小小的势力,自吐蕃帝国崩溃后,活得越来越倒退,看不出是个正规的势力,完完全全的草台班子。</p>

    回鹘反倒经营得有声有色,建都城,设官立制,还翻译了不少书籍。</p>

    李仁辅甚至听说,回鹘人还用他们的文字写诗歌,听起来有点惹人发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p>

    六谷吐蕃、突骑都的战斗在傍晚时分结束了。吐蕃人丢了三百余具尸体,在回鹘人的接应下缓缓退去。</p>

    这几天他们北进还是捞到了一些便宜。几个原本附庸嗢末人的小部落被抄了,损失了不少人丁和财货,其中的大头应该是被回鹘人吃了,因为有游骑看到回鹘人押运着大量老弱妇孺、牛羊及百余车财货返回南边。</p>

    又能打,还如此精明,滑不留手。甘州回鹘,得好好想个办法对付了。</p>

    吐蕃、回鹘联军退回去后,乌姆主第一时间了解到了战况。</p>

    还好,一切尽在掌握中!</p>

    唐人的骑兵应该不多,每次都是逼不得已之时才出战。</p>

    一旦击退吐蕃、回鹘联军,立刻就躲回去舔舐伤口。</p>

    乌姆主估摸着,唐军骑兵的数量,应该与南边浩门谷一带相当,都在三四千骑的样子。不过比南边的那些部落骑兵精锐不少,看得出来是常年训练的。</p>

    乌姆主还有杀手锏没使出来。</p>

    五千精骑,都是各部拣选的勇士,不少人甚至常年不事生产,专门琢磨马上战斗。</p>

    迄今为止,这支部队只投入过一次战斗,对上的便是初来乍到的唐军骑卒。</p>

    双方的初次碰面,都带了点骄傲情绪,互相看不起对方。结果打起来后,才发现对方不好对付,各自死伤了不少人,最后默契地脱离了接触。一方专心欺负嗢末,一方盯着六谷吐蕃打,心照不宣。</p>

    “此战若能大败唐军,一定要收编了唐人的骑兵。”乌姆主看着画着白鹘的战旗,轻声说道:“如此善战,若能得之,破肃州、沙州,把握又大了几分。”</p>

    “可汗,今年是鸡年(回鹘人的属相纪年),鸡食谷粒,会扒乱枯草,容易发生意外。而且,前两个羊羔月已过,大月(三月)牧草生长晚于往年,预示不详。贫道建议尽快退兵,唐人的举动有些奇怪,看着想把咱们粘在这里。”深受可汗欣赏的僧人摩尼说道。</p>

    此人今年三十岁出头,据说佛法已修炼到很高深的境界。</p>

    乌姆主可汗敬重其人,亦觉得摩尼和尚有才学,因此经常将其带在身边,事事询问。</p>

    摩尼的佛法有多精深不太清楚,但口才确实是不错的。历史上他前往中原交流,舌辩群僧,一点不落下风,在后唐同光三年(925)的时候,于太原圆寂。</p>

    摩尼和尚精通回鹘文、粟特文、突厥文、汉人、藏文,甘州回鹘的不少书籍,就是他翻译的。另外就是当地熟悉回鹘文、藏文的汉人了,他们也翻译了不少书籍。</p>

    乌姆主可汗对汉人的态度非常不错。</p>

    甘州境内就生活了不少天宝遗民,为大汗种地放牧,提供粮草,宫城的设计也有他们的参与。</p>

    汉人地位最高的应该是都督周易言。此人跟随乌姆主弑杀前任可汗,非常受信任,兵权很重——给一个汉将兵权,甚至还能指挥回鹘骑兵,就这一点而言,甘州回鹘的心胸就比嗢末、龙家什么的宽广,这或许是他们的汗国曾经延续132年,屡次阻止西夏、辽国南下的重要原因。</p>

    “错过这个机会,下次再染指凉州,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乌姆主还是有些不甘心,道:“嗢末已经不成气候了,如果此时退走,唐人便可从容收拾嗢末诸部,然后攻六谷吐蕃。接下来会怎么做?会放任甘州不管吗?这是一个很大的威胁。”</p>

    摩尼和尚默然。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也确实很难抉择。</p>

    可汗终究是有大志向的,肃州、凉州诸部若能被吞并,然后花个几年时间整合一下,便可以西攻归义军,再把沙、瓜二州吃下。</p>

    甘、肃、瓜、沙、凉五州之地,有不少回鹘部落,都建立了族帐,相互之间有联系。一旦据有其地,便可建立一个地域广阔的回鹘汗国,与声势正盛的高昌回鹘分庭抗礼。</p>

    接下来的,自然是与高昌回鹘一决胜负了,谁赢,便可以统合西到金山,东到大河的各部族,恢复往日的荣光不在话下。</p>

    贪、嗔、痴乃三毒,大汗看不穿啊!</p>

    凉州城内,邵树德正面无表情地面对着一帮前来哭诉的凉州蕃部头人。</p>

    大部分是嗢末的宰相、都督,小部分是粟特、龙家、党项、吐谷浑、鞑靼等小部落头人。</p>

    尤其是后者。及时退到凉州附近的还能被保全,拖拖拉拉的就惨了,被彪悍轻捷的回鹘骑兵打得落花流水,丁口、牛羊损失惨重。</p>

    “大汗,何时出兵南下?”一众头人里,崔素最为冷静,出言问道。</p>

    “编户齐民之事,进展很慢啊。”邵树德好整以暇地坐在虎皮交椅上,说道:“崔相不妨再与诸部头人商议一下。姑臧、神鸟二县,至今才编了两千二百户,太慢了。而今正值春播时节,诸位督相还把着人不放,可是想一整年都没收成?”</p>

    诸部嗢末这些日子又收拢了不少流散在外的部众。如今在两县落籍的,基本都是在六谷吐蕃突袭中损失严重的部族,或者本身实力弱小,全族就几百口人,为求得庇护,愿意接受编户齐民。</p>

    但大部族,还是不死心!到现在还在搞小动作,甚至暗中吞并小部落,抢夺他们的牛羊、人口。</p>

    就得让吐蕃、回鹘熬一熬这帮杀才!</p>

    这些日子的厮杀,他们又损失了不少人,还能撑多久?无所谓了,编户齐民也需要时间,慢慢来,邵大帅一点不着急。</p>

    崔素皱了皱眉头。如今的形势,当真不能再坏了。</p>

    北边的大漠,那是河西党项以及鞑靼部族的牧区,凶悍、穷横,跑那去是别想了。</p>

    东面是朔方军的地盘,西面是甘州回鹘,南边则是六谷吐蕃,跑都没处跑!</p>

    或者即便能跑,多半也要被别人吞并,无论是河西党项还是甘州回鹘。如果注定是这个命运,那么还不如让朔方军吞并,至少还能当个官,换点富贵,唉!</p>

    邵树德端起茶碗慢慢品尝着。</p>

    与六谷吐蕃、甘州回鹘之间的战争,一直在进行着,只不过多为骑兵间的厮杀,规模也不大。</p>

    且战且退之下,嗢末等部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不断有小部落坚持不住,前来投顺,愿意编户齐民。大族头人们日夜串联,依然无法遏止这种趋势。</p>

    甘州回鹘,已经成了邵大帅手里的一把刀,逼嗢末人放下身段,彻底臣服的刀。如今这个世道,想要求得庇护,不付出代价怎么行?</p>

    唔,这些日子收编各族,编户齐民的事情,估计回鹘人也看在眼里。李仁美是怎么想的?邵树德现在就怕他溜走。</p>

    来都来了,当然是一锅烩了最好。若是跑掉,再追到甘州去打,可就不太稳妥了。</p>

    得想个激怒他的办法。</p>

    &amp;lt;/p&amp;gt;<a href="http://www.123xyq.com/read/4/4683/" target="_blank">http://www.123xyq.com/read/4/4683/</a> )</div>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