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晚唐浮生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首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首尾

    盐池畔的“篝火晚会”气氛热烈。</p>

    一头硕大的黄羊,拾掇完毕后,直接被架起来烧烤。</p>

    这头猎物是一名银枪都勇士猎获,邵树德问了一下,得知他今日还连发三箭,中了三只野兔。立刻把人唤到跟前,问了名字,得知叫毗伽,于是赏了他五匹高丽锦,提为队正。</p>

    另外一名猎获豹子进献的,亦赏五匹锦缎,提为队正。</p>

    银枪都初建,职位多有空缺。邵大帅也是老政客了,当然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做,这两日已提拔了不少人。</p>

    草原勇士,又不是傻子,跟哪个大汗混不都一样么?新来的大汗出手大方也就罢了,关键是懂他们草原人,各种习俗门清,行事、气度、言语,看起来就像是草原长大的。</p>

    这种亲切感,是别的汉人节度使很难有的。</p>

    亲兵将烤好的肉抹上盐和胡椒粉,端到邵树德跟前。</p>

    邵树德一边拿刀切肉,一边与张淮深、龙就二人谈笑风生。</p>

    “昔年讨套虏,那可真是两眼一抹黑。连图都没有,不知道哪条路好走,哪条路不好走,更不知哪个部族在哪里放牧。若非岳家派向导引路,第一次出战,怕是就要出丑。”邵树德一边吃肉,一边饮酒,心情舒畅。</p>

    与张氏约为婚姻,自然没有问题。甚至于,张淮深还面有喜色,长吁一口气。张淮鼎一系给他带来的压力,看样子真的不小。</p>

    邵氏这边当然也得到了好处。稳住了归义军,就稳住了河西走廊的西段,肃州龙家夹在中间,又常年向沙州张氏纳贡,自然也只能降顺。</p>

    这世上之事,当真有利有弊。有些好处你拿了,但也得承担可能带来的坏处。凉、甘二州,勇士众多,牛羊被野,你占了,就得防着内部叛乱以及外敌侵攻。有归义军帮顶着西边,外敌的隐患就去了大半。接下来只要在重要位置,比如删丹岭等地驻军,再着意培养一些亲善的部族,差不多就能稳定内部局势了。</p>

    或许不可能稳一辈子,但有个二十年的和平时光,就已是大赚,以后再慢慢整治好了。</p>

    “今日观朔方劲兵,当真不得了,应不比天宝年间的河西诸军差了。”张淮深端起酒碗,遥遥敬酒,笑着说道。</p>

    邵树德亦端起酒碗,一饮而尽。</p>

    天宝年间十节度,其统辖兵马已经有部分雇佣兵了。盖因均田制败坏,府兵来源枯竭,不得不如此。</p>

    典型的就是范阳镇,城下一大堆军士家属,很多是胡人,都靠家里人当兵获取的粮饷生活。</p>

    百余年过去了,破产农民越来越多,如今基本全是雇佣兵的天下。如果单论战斗力,应该不比天宝年间差的,甚至要更强。但恶习较多,比如保护本镇时勇猛无比,出镇作战时个个装死,再比如经常闹事,动辄杀将驱帅,不如天宝年间的兵听话。</p>

    邵树德治下的朔方军这方面的恶习较少,但也不能说完全不存在。不过此刻张淮深如此恭维,倒也令他脸上多了几分笑容。</p>

    “大帅,某已遣人回酒泉。大帅交办之事,定然不敢拖延。”许是感受到了冷落,龙就觅得个机会,插言道。</p>

    他这声“大帅”叫得倒也不算错。邵树德乃河西观察使,可以名正言顺插手肃州事务,即便张淮深也不好置喙。</p>

    更何况人家根本不会管。入夜时分,张淮深刚遣人送上一份礼单:绿野马二十匹、白貂鼠皮三十张、沙狐皮五十张、羚羊角百对、骏马二百匹、骆驼一千头。</p>

    人家都进献礼物了,政治信号相当明显。肃州之死活,自然不再重要。</p>

    “龙刺史若办成此事,便是有大功,某会上禀朝廷,加封龙刺史为河西观察副使、玉门军使。”邵树德又举起酒碗,朝龙就说道。</p>

    严格来说,龙就的这个肃州刺史是自封的。当初从甘州一路溃退过来,占了肃州,朝廷懒得多事,默认罢了。</p>

    而甘州、肃州刺史,一般也兼河西节度副使。邵树德保举他为河西观察副使,符合国朝惯例。同时,玉门军使也一直由肃州刺史兼任,直到河西陷蕃为止一直如此——玉门军,管兵五千二百人,位于玉门故关、玉门县(今玉门市)附近,县已废。</p>

    “谢大帅恩典。”龙就一听心花怒放,立刻离席而起,躬身行礼,差点就跪拜下来。</p>

    邵树德的这句话,终于令他放下了心来。</p>

    他其实没什么野心,就想守着肃州这一亩三分地过日子罢了。至于说扩张地盘,那你高看他了,肃州至今还没整合利索呢,一堆阳奉阴违的部落。尤其是那两万回鹘人,有不少头人直接跑来了崆峒山这边,拜见邵树德,完全不把龙就放在眼里。</p>

    龙就碰到这些人也只当没看见。</p>

    邵大帅如今俨然已是凉、甘、肃三州回鹘诸部共主,如果再把沙碛的回鹘部落招抚了的话,那可就厉害了,朝廷授予乌姆主的英义可汗的尊号干脆转给邵大帅好了。</p>

    见到龙就如此作态,邵树德也起身,将其扶回坐席。</p>

    龙家,毕竟曾经实控甘、肃二州多年,也曾半控制过凉州,老底子还是有一些的。龙就这个人,看着也不像成大事的样子,让他派个质子到夏州,再出点血,肃州仍交给龙氏,也未尝不可。</p>

    嗢末、回鹘、龙家这三大势力,互相牵制,自己慢慢收拾吐谷浑、吐蕃、鞑靼、粟特、羌人等小部落,花个十年八年,形势差不多就稳固了。</p>

    当然了,此地也必须有驻军,那就是即将组建的赤水军。</p>

    赤水军的规模比较大,步骑加起来可能接近万人。至于兵从何来,邵树德已经有了初步的成算了——关中头号忠臣、泾原节度使程宗楚重病在身,他一死,泾原镇的权力交给谁来继承,可就有说道了。</p>

    泾原兵其实还是能打的,都是经年老卒。之所以看起来比较颓废,那是因为粮饷不到位。你给他们发足了饷,再严加训练,异日拉上战场,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能吓你一跳。</p>

    邵树德打听过了,目前泾、原、武三州,还有衙军七八千人。若能收编之,赤水军的老底子就有了。</p>

    新编的赤水军,与天雄军一样,将慢慢填入大量武学毕业生充任基层军官,一步步换血。这两支部队,日后称一声“武学系”不为过,嗯,校长——啊不,大帅嫡系。</p>

    好吧,八字还没一撇呢。泾原镇之事如何操作,还得费一番心思。朝廷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撒手,肯定会有一番明争暗夺,到时候就看各自本事了。</p>

    “龙刺史,还有一事……”吃完一块肉后,邵树德又说道。</p>

    龙就的心提了起来,张淮深也诧异地看了一眼。</p>

    “中原对蕃货的需求量极大。珠玉、珊瑚、翡翠、象牙、乳香、木香、琥珀、花蕊布、龙盐、西锦、金星石、水银、安息鸡舌香、胡粉、颜料、麝香、甲胄、金银器、皮子、牲畜之类,莫不需要。”邵树德说道:“而胡商,对中原之绢帛、器币、瓷器、金银器之需求亦大。这么来钱的路子,得好生经营一番。”</p>

    龙就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做买卖,这好啊!昔年甘州回鹘没抢劫商路时,胡商每年贩卖三万多斤乳香至长安,光这一项,就足以让人赚得盆满钵满。</p>

    更何况还有其他买***如绢帛。</p>

    回鹘汗国没崩溃时,朝廷向其市马,一匹马给价四十匹绢。一开始本是互惠互利的生意,但回鹘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于是开始强买强卖,送过来的回鹘马“动辄数万匹”,有时十万匹以上,年年都来。朝廷哄着他们帮忙对付吐蕃,尽数买下,为此一年输出几百万匹绢给回鹘。</p>

    建中元年时,甚至倒欠了回鹘180万匹绢,实在无力支付,直到元和年间才偿清欠款。而甫一结清货款,回鹘人又来了,又要卖马,还是只能拖欠,直到回鹘汗国覆灭,武宗会昌年间在天德军大破回鹘乌介可汗为止,这场强买强卖的交易才算终止。</p>

    回鹘人要这么多绢,自然不是自己用,他们也消化不了。九成以上转卖给了胡商,获取暴利。</p>

    这生意规模,是不是很吓人?</p>

    “国朝承平年间,胡商自长安出,走河西、陇右出玉门关。安史之乱后,河陇陷蕃,若通安西、北庭,须走草原回鹘路。”邵树德说道:“此本权宜之计。而今阻碍商路之甘州回鹘已灭,高昌回鹘素来看重商旅,并不加害,故河西路可通也。”</p>

    吐蕃占领河陇之地后,丝绸之路移到了北边。即胡商抵达高昌回鹘的地盘后,走草原,至阴山一带,分几条线入中原。</p>

    邵树德治理关北四道有方,户口殷实,财富渐多。这几年来,百年前曾经兴盛一时的可敦城又再度繁荣了起来,以至于他都想把可敦城收回来,并在那里驻军收税了。</p>

    鸊鹈泉现在也成了胡商的一个聚集地。</p>

    据幕府支度司的巡官报告,他去鸊鹈泉巡视时,山后党项庄浪氏已经在那筑了一座土城。城内居住了不少工匠,以西域胡人居多,打制铜器、加工松香,手工业相当发达。</p>

    而在城外,还开垦了不少农田,引水灌溉,种植的粮食果蔬供给来往商旅,好不兴盛。</p>

    邵树德暂时不太好意思断庄浪氏、浑氏的财路,那么不妨重建河西商路,分流部分商旅。如果经营得好,甚至大部分胡商都会被吸引过来,这里面的利润相当之大,足可养数万军。</p>

    “张仆射、龙刺史,尔等不妨行动起来,咱们一同打通这条商路。其间之利益,你们比我更清楚。”邵树德说道。</p>

    “灵武郡王之命,自当遵从。”有好处的事,两人自无不可。</p>

    邵树德也十分满意。</p>

    扩大了战马来源,多了很多丁口,后方安全形势巩固,又多了丝路利益,此番西征,算是尽了全功了,不枉亲自跑了这么一趟。</p>

    而料理完这些首尾,差不多也到了班师的时候了。</p>

    回军,自然不会再走原路,虽然比较近。</p>

    邵树德的意思,这次要走陇右之地,绕一圈再回灵州。</p>

    至于为什么如此走,原因也很简单,威慑!</p>

    陇右之地,同样有很多吐蕃、羌人部族,甚至就连当年跟尚延心降唐的嗢末都有,只不过分散在各州,不太起眼罢了。</p>

    从甘州南下,经大斗拔谷,至鄯州。然后东进,走凤林关,经临州、渭州,再北上会州,最终返回灵州。</p>

    这一路的重点是鄯州。</p>

    邵树德打算在鄯州会一会吐蕃诸部。这些个蕃人,你不时常带大军在他们面前晃一圈,他们是不会长记性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脑子一抽,就叛乱了。</p>

    邵大帅打算给他们加深下印象,因此不但本部兵马要南下,凉州嗢末、甘州回鹘、肃州龙家甚至归义军一部,都要跟着南下。</p>

    待与鄯、廓二州的吐蕃、羌人部族会盟完毕后,他们可自行返回。</p>

    鄯、廓二州的土鳖部落,愚昧无知,讲大道理是没用的。不过,在见到邵大帅能号令河西、陇右如此之多的势力后,任何一个神智清醒的部族首领,都应该知道该怎么做。</p>

    你要劫掠,去劫掠自己人好了。若想抄掠兰、河二州,先好好想想后果。邵扒皮屠灭的部落名单,再添几个也无妨。</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