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晚唐浮生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保护”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保护”

    天空悠远辽阔。</p>

    蔚蓝的底色下,风儿呼啸奔驰,一朵朵白云在阳光照耀下,染上了金色的光晕。</p>

    四月下旬的草原已经生机勃勃。</p>

    绿色的毯子铺到了小河边,铺到了农舍外,铺到了森林前,铺到了远方的天际……</p>

    农舍旁的果园内,蜜蜂嗡嗡起舞,鸟儿追逐翻飞。</p>

    果园外是厚实的荒草甸子,一只灰兔探头探脑,嘴里咀嚼个不停。</p>

    清风吹过,牧草沙沙作响,仿佛在唱歌一般。</p>

    天边突然响起了一阵“雷声”,草原上的小动物惊起四散。</p>

    “雷声”越来越密集,间或夹杂着沉闷的号角声。</p>

    数百骑出现在了草原上。</p>

    他们头戴兜盔、面帘,只余三窍在外;身着铁甲,甲片层层叠叠,刀矢不能进;手里端着长长的马槊,槊刃寒光闪闪;胯下战马身形高大,披挂整齐,远远看去仿佛洪荒猛兽一般。</p>

    铁骑一冲而过,挡在他们面前的人如破布一般飞了出去,狠狠地摔落在草地上,双眼圆睁,嘴角溢血,胸口直接塌下去了一大片。</p>

    人类,终究才是这片大地的主人啊,或许也是麻烦制造者。</p>

    具装甲骑的左侧是铁骑军背嵬都,右侧是突骑都。在他们身后,还有更多部族战士狂热地呼喊着,他们穿着皮裘,辫发飞扬,手里拿着马刀、藏矛以及——呃,钉耙。</p>

    金雕从空中飞过。</p>

    辽阔的草原上,万马奔腾,如洪水般从一个山谷宣泄到另一个山谷。</p>

    山谷后方,数千背负银枪的骑士正在飞快前行。</p>

    行进之间,队形数次变幻。</p>

    角声忽然响起,银枪骑士左右分开,横向奔行。</p>

    “嗡……”箭矢如飞蝗而下,对面一片鸡飞狗跳。</p>

    射完箭的银枪骑士又两翼包抄,将大群赶着车马、牛羊的牧人围在中间。</p>

    山谷中的战斗已经结束。</p>

    金雕落在一棵树上,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入口。</p>

    邵树德在大群骑士的簇拥下策马入谷,金雕扑闪了两下,振翅而飞。</p>

    大红色的戎服如火焰一般,在碧绿的原野上分外醒目。</p>

    所过之处,人皆跪倒。勇士们连踢带打,将几个头人绑缚上前。</p>

    邵树德伸出左手,金雕稳稳地落在上面。</p>

    “密礼遏,你为何不降?”邵树德高踞马上,冷冷问道。</p>

    “愿降!愿降!”俘酋头如捣蒜,喊个不停:“求大汗放过我部,我部愿归顺大汗,永不相叛。”</p>

    对面良久不说话。</p>

    战马打了个响鼻,密礼遏一惊,下意识想要起身。</p>

    勇士们纷纷抽出刀剑,架在他脖子上。</p>

    “汝部为回鹘种,素受鞑靼、吐谷浑欺凌,今有朝廷大军来主持公道,为何要跑?”</p>

    朝廷大军?</p>

    大同军是朝廷军队,幽州军也是朝廷军队,朔方军从来都是在西边折腾,什么时候把爪子伸到北边、东边了?</p>

    北边五部,从国朝初年之时就屡降屡叛。回鹘崛起之后,其他族属皆为其役使。</p>

    回鹘崩溃之后,各部又纷纷脱离,独自发展,过了一段头上没有老爷的快活日子。</p>

    今天是又有老爷过来了么?</p>

    “给他松绑吧,带回旋鸿池。”邵树德一夹马腹,离开了。</p>

    勇士们将密礼遏及其家人松绑,扔给了随军的土团乡夫看守。</p>

    他们从振武军带来了大量马车,携带着粮食、草料、箭矢、帐篷等物资。</p>

    王郊牵着一匹战马,舍不得骑。</p>

    这是之前袭击一个鞑靼小部落时得到的赏赐。</p>

    作为随军土团乡夫的他,居然撞上了溃逃中的鞑靼人。当是时也,王郊连发四箭,射中三人。铁林军游奕使徐浩异之,将战马赏赐予他。</p>

    短暂的休息过后,大军又启程了。</p>

    王全从王郊手里夺过缰绳,骑着马儿去找盐州土团兵都指挥使协调。</p>

    王郊看着空落落的双手,有些惆怅。</p>

    马车旁边的俘虏越来越多了,都是各部酋豪及其亲族。</p>

    对这些人,王郊一开始非常紧张,看守时死死盯着,步弓都不敢下弦,弄得自己也疲累无比,直到被他阿父扇了个耳脖子。</p>

    现在他已经放松多了。草原不比汉地,没有马,哪都去不了,别说很容易被人追上,就算人家没追,你多半也要饿死。</p>

    茫茫草原,可不是到处都有食物。</p>

    半个时辰后,王全回来了:“明日就要退兵了。”</p>

    王郊有些惊讶,这才出来多久?牛羊马驼缴获能有五十万吗,就要撤了?</p>

    “不能再往前了。幽州军已经派骑卒前出,再往前,可能要打起来。”王全低声道。</p>

    他们现在的位置在大宁以北。大、小宁,北魏所设,大宁是张家口,小宁是万全,离云州三百多里。</p>

    这点距离在草原上其实根本不算什么,但再往东、往南,就是幽州镇的地盘了——严格来说,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已经是幽州的势力范围。</p>

    李匡威已经从天成军率军返回幽州,独留刘仁恭守蔚州,仍然保持着对大同军的影响力——废话,占着人家地盘呢。</p>

    邵树德在旋鸿池一带召集诸部会盟,不是很顺利。前来的只有云州内外的吐谷浑部落,以及散居在阴山以北的少量鞑靼、回鹘部落,这让他脸上有点挂不住。</p>

    于是在四月下旬的时候,亲率铁骑、飞熊以及铁林军的军属骑卒,招呼着约三万河套、河西诸部部族骑兵,出云州,经蟠羊山,至大、小宁以北的草原,展开了持续多日的立威之举。</p>

    这一片要么是吐谷浑的牧区,要么是零散回鹘、鞑靼的地盘。攻之并不难,至今已俘获丁口三万余,牛羊四十余万,并成功“说服”一些部落前往旋鸿池会盟。</p>

    但不能再往前了。</p>

    “白将军,听闻黑车子室韦乃室韦诸部中实力最强劲的,擅制车帐,连契丹人亦向他们学习制车之术?”山谷之外,邵树德看着东边的茫茫草原,问道。</p>

    白义诚也参加过十年前围剿李国昌父子之战,并因功得封蔚州刺史。</p>

    但蔚州已被幽州镇占据,他这个刺史也就成了一句空话。不过白义诚本身也是吐谷浑一大部酋长,实力仅在赫连铎之下,并不是光杆司令。</p>

    “回灵武郡王,黑车子室韦,几万骑还是能拉得出来的,实力并不弱。而且他们与幽州镇世代交好,关系密切。”白义诚答道。</p>

    邵树德点了点头。东边就是黑车子室韦的牧区。</p>

    后世耶律阿保机欲打开西进之路,决心攻打黑车子室韦。幽州方面派出了数万援兵,由赵霸率领。</p>

    耶律阿保机狡诈无比,派了一个假使者诈称是黑车子室韦酋长派来的,将赵霸所率的数万燕兵引到了埋伏圈,令其全军覆没。</p>

    “(阿保机)遣室韦人牟里诈称其酋长所遣,约霸兵会平原。既至,四面伏发,擒霸,歼其众,乘胜大破室韦。”</p>

    数万燕兵全军覆没之时,黑车子室韦还不知道,还在约定的地方傻等,结果又被契丹人突袭,大败,部众、牛羊皆为其所获。</p>

    有这份渊源在,黑车子室韦不理会邵树德的会盟邀请,就可以理解了。</p>

    “奚人实力如何?”邵树德又问道。</p>

    在南边,还有一些奚人部落,都是这些年不堪契丹人攻伐,陆陆续续跑过来的。</p>

    幽州人称他们为“西奚”,与东奚区分开。但西奚之名真正见诸于史书,还要等到奚王去诸率部分族人西奔之后。</p>

    这部分奚人被称为“西部奚”或“山北奚”,历史上由刘仁恭为他们提供保护。</p>

    当然刘仁恭最后也没保护得了,西奚被阿保机攻破。</p>

    山北奚、黑车子室韦两大盟友被契丹人相继攻破,幽州镇结结实实体会到了契丹人崛起的巨大威胁,也凸显了幽州镇实力的日薄西山。</p>

    但在这会,幽州实力还是很强大的。本身能动员十万步骑,再招点奚、室韦及契丹逃人为蕃兵,十余万人不成问题,邵树德暂时还不想与他们为敌。</p>

    “回灵武郡王,这部分奚人是从东边迁来的,散居于妫州内外。实力不如黑车子室韦,但也不应小视,他们素习战阵,幽州军中,奚兵不少,比室韦兵、契丹兵要多。”</p>

    “李匡威保护不了奚人。”邵树德恨恨地一甩马鞭。</p>

    马勒戈壁,奚人也拒绝我,难道西北可汗的名声太小了,东边人都不识得?</p>

    “大帅纵横河陇,攻伐吐蕃、党项、回鹘部落无数,威名赫赫。然室韦、奚人愚昧,皆以为幽州兵强,而不识朔方劲兵也。”</p>

    邵树德对白义诚“大帅”的称呼很满意,这就是知机的人,以后当可重用。</p>

    奚人确实够傻的!</p>

    当初与契丹一起,皆为回鹘役使,难兄难弟两个。</p>

    回鹘汗国轰然倒塌后,契丹人最先反应过来。他们遣人至长安,以原先使用的文印都是回鹘文印为由,请求朝廷重新赐予官印。</p>

    我原来当回鹘官,用回鹘印,现在我用大唐印,可不就是恭顺了么。</p>

    朝廷很高兴,给契丹酋豪封了一堆官,还赐了“奉国契丹之印”,在事实上提高了契丹人的政治地位,为其利用唐朝影响力提升自己实力发挥了不小的作用。</p>

    当时奚人在做什么?</p>

    会昌年间朝廷三路发兵,大破回鹘,斩首万人,俘二万余人。但奚人拒不交出回鹘可汗,还安置被唐军击破的回鹘残部。</p>

    大中元年,朝廷派张仲武率幽州军出击,大破诸奚,“禽其酋,烧帐落二十万……献京师。”</p>

    奚人遭受巨大损失后,驱逐了原本的奚王哲里,重新表示归顺,但内部分裂程度日渐加深,与契丹人之间的实力对比开始发生变化。</p>

    懿宗咸通年间,契丹对奚人发动了长达十四年的战争,契丹俘获奚王“部曲之半”,“奚势由是衰矣”。</p>

    僖宗光启年间,契丹对奚人的战争更加频繁,室韦诸部也被其打得臣服。契丹获得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富,崛起势头愈发明显。</p>

    这奚人,简直脑子有坑!</p>

    “契丹势强,奚人势弱,吾欲保护奚人,然其不愿来会盟。”邵树德叹道:“罢了,时机还不成熟。山北奚、黑车子室韦,怕是还得继续吃点苦头,才会幡然醒悟。幽州镇,保护不了他们。”</p>

    “大帅可是要回师?”白义诚问道。</p>

    他其实有点想看到朔方军与幽州军正面碰撞一下的。</p>

    幽州人占着蔚州不放,委实可恶。能把燕兵逐走的,要么是河东军,要么是朔方军。</p>

    河东他是不想了,与李克用有仇,吐谷浑人也不想被沙陀吞并,最现实的选择还是投靠朔方军。</p>

    但节度使赫连铎还想在幽州与朔方之间左右逢源,白义诚觉得这很危险。</p>

    “回师吧。”邵树德说道。</p>

    旋鸿池会盟,吐谷浑人是大头了,剩下只有少量回鹘、鞑靼部族。各部交点牛羊财货贡品,再募一些精兵,差不多就结束了。</p>

    北边五部,无法一蹴而就,还得耐心慢慢炮制。</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