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澜山历事 > 章节目录 第119章 泼脏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119章 泼脏水

    西宁军由三卫一军组成,林砚掌管的澜山卫,袁玉彬掌管的永昌卫,曲富掌管的安定卫,吴帅直属的嫡系亲卫军。</p>

    西宁军共十五万将士,三卫分别统管三万士兵,共九万兵力,吴帅直属的亲卫军六万,其中以吴帅直属的亲卫军兵力及战备最强,其他三卫装备及战力基本持平。</p>

    袁玉彬夫人靳氏的堂妹乃吴莲英生母,吴帅最得宠的姨娘,靳氏自然唯吴府马首是瞻,站在吴莲英一边。</p>

    玉衡这一出现,在场之人惊异不已。</p>

    既然薛氏人在这里,那么地上的人又是谁?</p>

    吴氏朝贴身妈妈使了个眼色,地上哭泣的女子被粗鲁的撩开头发,露出一张清秀的脸。</p>

    “这不是之前帮你引路的小丫鬟嘛!”</p>

    旁边有夫人认出丫鬟来,惊叫出声。</p>

    “呀,你不是去找镯子了吗?我们在原地等了你半天不见人回来,绕了许久才出院子。”</p>

    玉衡诧异出声,白皙纤细的手半捂着嘴巴,一脸惊讶。</p>

    她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撇清了。</p>

    “怎么可能是你!”吴莲英微黑的脸上全是不可置信,她明明不是这样安排的。</p>

    “你说,是不是她害的你!”</p>

    吴莲英一脸愤愤指向玉衡,往玉衡身上转。</p>

    小丫鬟眼珠子一转,大小姐交代的事情办砸了不说,她清白也交代进去,现在只能顺着大小姐的话说,如果能让大小姐满意,也许她还能有个好的归宿。</p>

    “是,是林夫人害的奴婢,奴婢根本没去找什么镯子,奴婢在前面带路,忽然后颈子一阵痛,再醒来就,就在床上了.....那时候周围什么人都没有,除了林夫人她们主仆,奴婢再想不出是谁劈晕了奴婢。”小丫鬟再次哭了起来。</p>

    原本就因为莫名其妙清白被毁,丫鬟哭得倒是真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p>

    玉衡冷哼了一声,眸光骤冷,“吴夫人,莫不是府上随意一个奴婢就能污蔑于我?且不说是不是我干的,我就说一点,我是第一次到访贵府,与在场的夫人之前都素未谋面,会认识贵府一个带路的小丫鬟并且结仇?更何况,各位认为我一介妇人能够在吴府来去自如随心所欲?”</p>

    周围夫人掩唇默不作声。</p>

    薛氏初到西宁,怎么可能与吴府一个带路的小丫鬟结仇。</p>

    吴家就是西宁的土皇帝,吴府不说铜墙铁壁也是戒备森严,要想在吴府搞这么一出事情,没有借助吴府之人的手怕是办不到。</p>

    加上林小将军没成亲之前屡屡传出吴莲英爱慕林小将军,欲招揽林砚为婿之事,刚才吴莲英张口就引导丫鬟往薛氏身上泼脏水,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p>

    况且,有夫人认出这个小丫鬟,就是吴莲英院子里一个跑腿的三等丫头。</p>

    吴夫人面无表情的扫了吴莲英一眼,随即对着婆子和地上匍匐的丫鬟冷声开口,“不像话,丫头失心疯了不懂事,你们就这么看着?还不赶紧拖下去,碍眼!”</p>

    “母亲!明明就是......”吴莲英跺了跺脚,焦急道。</p>

    “嗯?”吴夫人抬眼暗含警告,凌厉的眸光落在吴莲英身上。</p>

    几个婆子用布巾塞住两人的嘴,很快把人拖了下去。</p>

    “真是对不住林夫人了,是吴府御下不严下人乱泼脏水,改日吴府一定上门赔礼。”</p>

    吴夫人说完得体的笑着请各位夫人移步花厅休息,待会儿用膳。</p>

    林砚反手握住玉衡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玉衡没看他,送开手趁机向吴夫人提出告退。</p>

    吴莲英一双眼睛淬了毒似的,死瞪着玉衡和林砚离去的背影。</p>

    上了马车,玉衡靠到软塌上,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p>

    林砚伸手握住她,“放心,那个吴家庶女,我会离得远远的,以后再不会让她进大营,这次的事,给我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p>

    玉衡摇了摇头,“我不是介意这个。”</p>

    “嗯?”</p>

    “算了,她今天来这么一招,在西宁各个夫人眼里,对她印象不会太好,这么蠢的人,随她蹦跶吧。”</p>

    玉衡笑了笑,今天吴夫人对吴莲英的态度,她看得一清二楚,没有哪个正室会诚心实意宠爱一个宠妾生的庶女,吴夫人如今乐意面上宠着她,不过是因为靳氏没有儿子罢了。</p>

    如果靳氏有儿子呢?</p>

    以靳氏的得宠及背后关系网,吴夫人娘家不过是个富户,怎么可能与掌管三万大军的袁家相比,为了自己儿子,她也必须防患于万一。</p>

    因为她是林砚的妻子就这样陷害她,未免太过狠毒。</p>

    若是她不懂医不懂武,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寻常闺秀,今天已经着道了。</p>

    想想那个老男人,玉衡就觉得胃里一阵恶心。</p>

    若是吴莲英再不收手,那就别怪她手下无情。</p>

    “你今天不是去军营了吗?怎么会在吴家?”</p>

    玉衡喝了一口水,将恶心压了回去。</p>

    “吴帅叫我们过来商量事儿,一年一度的三卫大比武要开始了。”</p>

    “大比武?”</p>

    “对,每年这个时候三卫都会组织一次全军比武。”</p>

    有单人战和团队战,采取积分制,获胜一场积累一分,比武结束后分高的一卫获胜,胜者在下一年度会额外奖励一层当年物资和装备。</p>

    “怎么个比法?”</p>

    玉衡一听比武,顿时来了兴趣。</p>

    “不饿吗?都到饭点了,带你去尝尝这边的特色,边说边吃。”林砚笑了笑,眉眼温柔。</p>

    “好啊。”说到吃,玉衡同样兴趣很浓。</p>

    西宁最好的酒楼,是吴夫人娘家开的,军中的将领大多都会去捧捧场,林砚也会经常和同僚一起来吃饭喝酒。</p>

    雅间已经满了,两人也不拘束,就在大堂用餐。</p>

    酒楼的人对林砚已经非常熟悉,见林砚冷不丁带了个漂亮的姑娘来,顿时也明白这人可能就是林砚新娶的京城贵女。</p>

    西宁很多人都知道吴帅唯一的女儿恋慕林砚,这会儿瞧见林砚带了夫人出门吃饭,一个个儿的目光有意无意聚在玉衡身上。</p>

    “不愧是京城来的,瞧着皮肤白嫩得跟水煮蛋似的,水灵灵的。”</p>

    “是吧?怎么会这么白呢,跟那个大小姐就是天上地下,差别如此大,没眼瞎的都知道怎么选。”</p>

    “选什么,人家那是圣旨赐婚,这婚赐得好啊,我要有这么漂亮白嫩的媳妇儿,做梦都会笑醒!”</p>

    林砚耳朵灵,冷冷的一个眼风朝说话人杀去,说话人脊背一凉,连忙闭上嘴巴。</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