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错婚密爱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回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回忆

    这边的坤林将无所事事、到处闲逛的女人逮住,用手从背后调戏了一下她的脸。</p>

    辛菁菁惊得躲了一大步,看到背后的人,叹了口气,僵硬的面目瞬间轻松下来。</p>

    坤林笑开了花,睁着桃花眼:“你在看什么?”</p>

    他越过来女人的肩头看见了一个艺术海报。</p>

    上面是他19岁那一年,看到巴黎地铁形形**的人流,有人停驻又有人奔波,在他脑海中浮现一个奇异的画面,然后在地铁厕记录下来的构思,后来就创作成这种大胆又含蓄的抽象风格作品。</p>

    辛菁菁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转身看着这张用彩色拓印下来的简单线条却又意义非凡。</p>

    “我记得我们相遇时,刚巧看到你在街上石墙上雕刻什么...脚下还放着几瓶化学酸液。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吗?”</p>

    坤林默笑地摇了摇头,没说话,挽起手臂挡在胸前,站在了她旁边,眼睛也看着这张改了几百次的画作,此时被电子产品印出来,看起来有点怪异。</p>

    “我一定要离这怪人远一点,不知道这人会不会随时来个人工酸雨,可别把我伤了,多不值得啊……”</p>

    “噗—”坤林闻言,徒然失笑出来,他以为这女人要评价当时的画,现在那面墙可能早被别人涂鸦成另一个样子了,他都好久没去那个混乱的街道了。</p>

    “小菁菁,我可记得你当时,上前搭讪我了的!”</p>

    但那幕久远的情形,他可记忆深刻。</p>

    回忆转回了那天,辛菁菁笑了笑。</p>

    “你那时对我说...”</p>

    “先生,您需要剪头发吗?”</p>

    “先生,你想要剪头发吗?”</p>

    两人同时说出这句话来,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笑出了声来。</p>

    “哈哈...我当时对niq这种白净的小女孩,敢出现在这种地区,就感觉不一般...不过,你当时可触了我的霉头了。我在学校可以长发闻名遐迩的,我当时就觉得,你在挑衅我!”</p>

    “所以,你才会用中文对我说:‘滚!’”的?”</p>

    “菁,你就别在记恨我了!”在后来这件事时不时被她们俩拿来逗他,他觉得特别丢人。他本来就是个绅士风度的男人,不应该对一个陌生人出言不逊,而且还是女孩。他真的后悔当时没有控制住情绪。</p>

    辛菁菁及时转移话题,她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看着眼前的画。这幅画她看到了两个人交织在一起,非常隐喻,远看就像是在夜幕中两条流动的人流,但凑近就会有不同的体验。</p>

    即便是外行的她,也知道这种画工需要的是长期积累经验,才能真正将灵魂融入画中。</p>

    “我觉得你真是个才华横溢的人!”辛菁菁毫不吝啬地夸奖道。她听过丁丁对这人的评价,大多数带有个人色彩,但也仅留在这人个性、人品上,丁丁是从内心里佩服这人的天赋吧。</p>

    “咦?!”坤林抓住了一丝漏洞,“这么说,你还有’不觉得‘的时候?”</p>

    “我...”</p>

    “好了,是那个女人吧!...”</p>

    “不...”这都能联想到丁丁?</p>

    “哼!我就知道...她见不得我好!”</p>

    辛菁菁无奈一笑,问:“为什么你们俩总要那么固执啊...一人退一步,不就可以了吗?”</p>

    “你别看我...我倒是想,但你看那女人毫不服输找我麻烦的样子,我也不能‘特意’隐藏我的实力吧!”</p>

    男人一幅“如此天赋异禀,他也没办法”的样子。</p>

    辛菁菁内心吐槽:谁让你们第一次见面,就相互看对方不顺眼!</p>

    记忆回到了以前,那之后,她就没有再见过坤林了。新闻系的丁丁是个华裔法国人,她对于自己的家乡非常向往的,对于从那里来的人抱以友善的态度,和同住在宿舍的辛菁菁更加好感十足。</p>

    直到一天,她突然给辛菁菁说自己要写一篇关于“安德比·麦雷克拉下一任继承人”的栏目。</p>

    并且拉着她去陌拜了从小道消息打听到的几个人。</p>

    奇怪的是,在拜访第三个最大可能的“继承人”时,到处都找不到这人的痕迹。</p>

    直到夜幕低垂,丁丁才败兴而归。她非常不悦,因为浪费了她一天,却没有达到她的预期,所以辛菁菁陪着她散散心。</p>

    然而,她们经过红灯区的时候,旁边早就站满了性感裸露的女性,还有黑人。</p>

    突然出现的小白兔,当然成了众矢之的。</p>

    她们摆脱几个女性的围困,又进入一群有色人种的区域里。</p>

    他们重复说了几个单词,生怕这两个外地人听不懂。</p>

    “money!money!can go...”</p>

    丁丁闻言,滑稽地笑了起来,她用中文对着对面的强壮高大的壮汉说:“滚开!不然,老娘揍你!”</p>

    可能语气太过猖狂,即便是中文,周围的人也骚动起来。</p>

    辛菁菁拉着暴躁的丁丁,让她冷静下来。</p>

    眼前的局势,还是不要正面冲突。以前这些话,都是丁丁教她的。也许今天她恰好心情不好,所以有些不管不顾了。</p>

    一处角落,有两人正在为这几天发生的暴乱而抒发着自己的意见。</p>

    听到外面嘈闹声,一个年轻的黑人对着旁边的拿着喷瓶作画的白人说:“坤,你听!外面可能又发生暴动了。”</p>

    “不知道这次又是谁充当暴力的牺牲品,这些生活什么是个头啊!”</p>

    这人从小就在最乱的地方生长,然而他并不崇尚暴力,他希望能有一个和平的方式去给**抒发一些意见。然而,动静不大,**肯定不会管...后来,在一个反对暴力的网站,看到了这种方式,“涂画改变城市”。</p>

    这也是一种抒发意见的方法,所以他就加入了。后来他几次跟了这个白人,才了解,这个人纯粹喜欢画画,只要是能画的地方,他都会参加,当然顺带反对一下这个无能的**,也是可以的。</p>

    “那你去看看啊...免得你的良心过意不去。”</p>

    “我正想这样呢!走,你陪我!”</p>

    “大哥,你那么大块头,能有人伤得了你?”</p>

    “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再说,如果加上一个白皮肤,我就有了更多机会了。”</p>

    什么机会,白眼的坤林当然了解。</p>

    什么叫狐假虎威,就是现在这个人做的。</p>

    偏见始终存在,如果路上一对白人打架,一人倒地,正巧这时路过一个黑人,那么警察刚好来了,这黑人特定会上升为主要嫌疑人。</p>

    不为何,大概就是与生俱来的不待见,从娘胎开始的。</p>

    “那你等我一下。”</p>

    “快!”叫黑哥的人,还是按耐不住先冲了出去。</p>

    坤林迈了几步,然后一顿,转身从地上拔出了酸性成分的瓶子,加快脚步跟了上去。</p>

    外面正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黑哥已经被几个同样强壮的男人围起来,旁边有两个亚洲面孔的女孩,小巧的身躯相互抱着。</p>

    看来又是一件恶劣当众抢劫,这样的事已经屡见不鲜了。</p>

    这两人明显被吓到了,坤林嘀咕一声,赶紧加入黑哥一边,这种情况不打肯定是不可能了,不过,一定要速战速决,不然,只会引来越来越多的同伙。</p>

    坤林将手中的瓶子递给了黑哥,低声呢喃:“等会,我引他们注意。趁着这段时间,带走她们...”</p>

    那群人被人一次又一次挑衅,人群中显得暴躁,时不时传来几声英语携带口音的怒骂。但他们没有行动,像似等待着什么指令,准备开干。</p>

    见此黑哥摇了摇头,坤林严厉低语:“听我的..”</p>

    后面的人声嘈杂,形势突然变化,坤林连忙开口:“跑!”</p>

    周围的混混四面涌来,黑哥按出了化学喷液,瞬间四周出现了刺鼻的异味,前方挡着的人意识到什么,快速用手蒙住鼻腔和眼睛,身子自动躲避开来。</p>

    背后的刺激味道也扑面而来,整个范围都弥漫着浓浓的化学气味。黑哥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是否有毒,当时他快速奔到两个女孩身边,还未等说明,强制一人一只手拉着往偏僻街道跑去。</p>

    拐了几个弯,黑哥终于确认了没人追上时,深深吸了一口气。</p>

    突然后脑勺被软东西狠狠拍打了一下。</p>

    “丁丁?...”一个甜美的声音,着急的阻止。</p>

    黑哥疑惑的转了过身,摸着头,一脸茫然。</p>

    这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要打他?</p>

    “对不...”辛菁菁本能用中文,猛地停住,又换成法语:“对不起,她没恶意。”</p>

    丁丁狠狠看着面前的高大男人,明显不怯,她用中文对着辛菁菁说:“菁菁,别个这个黑人解释...明显就是他们一系列套路。”</p>

    然后,瞪着面露尴尬的男人,用一口纯正的法语说:“不要以为我们女人是吃素的,老娘一辈子都在这里,还怕你们这些人吗?不就是贪图包包里的钱吗?...看着...”</p>

    丁丁拿出了欧元,然后,将几张纸币,“唰”地一声,从中撕开,然后仍在地上。</p>

    刚才被人围堵,已经让心情不悦的丁丁怒火中烧,现在这黑人又有什么坏主意,她可不伺候了。</p>

    辛菁菁晃荡着气愤的丁丁,这...现在即便是一个人,也是个男人。这样的行为只会触犯那人的神经,作出更加恶劣的举动。</p>

    “丁丁!”今天的丁丁,情绪有些失控了。</p>

    黑人走了几步,接近了她们,辛菁菁拉着又要对峙的丁丁,往后退。</p>

    就在她以为今天肯定要吃苦头的时候,那人居然低下身,将地上闪落的钱全部捡了起来,然后叠在一起。</p>

    “你在干什么?这你也要?!”丁丁小看了金钱的诱惑,脸色满满不屑,她父母说的没错,这些人根本就是不劳而获的蛀虫。</p>

    接下来,黑人站了起来,伸手想要牵制丁丁双手。辛菁菁惊恐的表情浮现面上,想着两人是否安全的全身而退。</p>

    就在此时,“啊—”的声音从丁丁口中叫出,又戛然而止。</p>

    那个黑人将叠起来的欧元放在了丁丁手中,用法语说:“金钱能害人,也能救人...如果我是你,就算对金钱不屑一顾,我宁愿拿出来作交易,救自己和同伴一命...也妄为糟贱这么好的砝码。”</p>

    “啊?!”丁丁一脸卧槽,对视着同样迷惑表情的辛菁菁。</p>

    突然拐角处传了一声清亮的男声,纯正英国口音:“这女人明显不想让我们去救她们,黑哥,你可真是白忙活了。”</p>

    语调到最后还有一丝嘲讽。</p>

    黑哥看着远处的人虽然衣衫褴褛,但没有受什么大伤害。</p>

    他笑着用拳头轻轻示意:“坤林,你没事就好。”</p>

    坤林依靠在墙角,脸色苍白,有些劳累的样子。</p>

    英俊的脸庞带着一丝血痕和污垢,却也意气风发,他说:“这些小喽喽,只敢大声吠叫,真要动起手来,也害怕出问题,进局子....那些化学气味早就引得附近的居民的警惕,报了警,他们闻声就散了...”</p>

    然后,他把瓶子扔向了黑哥,对他偏了头:“走了,他们的人分布这些街道角落,等他们缓过神,就是真正回击的时候了...到时候,我们可不是他们对手。”</p>

    黑哥点了点头,经过两人,停驻脚步,对着另一个显得温和的女人,用法语慢慢表达:“...你们快去安全的地区吧,不要来这边了。”</p>

    “黑哥!”对于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善意,坤林的自尊不允许,其中一个女人显然不需要,何必呢。“不知好歹!你也别管这两个女人的死活了。”</p>

    黑哥哎了一声,摇摇头跟了上去。</p>

    “等等!”一道女声徒然响起。</p>

    前面的黑哥停了下来,同时,坤林根本不理睬继续往前走。</p>

    扭头的黑哥,猛地大喊:“坤林!”</p>

    坤林拧眉回头,一下子愣住了。</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