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大唐之师兄要开健身房 > 章节目录 第175章 后续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175章 后续

    一连数日过去,已是深春时节。</p>

    后院里的那株大青树已是亭亭如盖矣,无数的青片吐露出浓翠的巨绿,挡住了头顶的那轮渐渐炎热的日头,也遮蔽了底下来来往往的仆妇。</p>

    神医阁主殿。</p>

    赵匡对着镜子将黑色的长直发扎起来,并且扎高,前区一侧留出一撮发丝出来。</p>

    因为上辈子的身份和认知,他对形象的塑造还是有点心得的。</p>

    原主虽是表演胸口碎大石的村夫莽汉,是粗旷了些,但也是可以通过穿搭变身一个温润倜傥的儒生才子的。</p>

    一身绫罗,一把折扇,今天这个新造型不仅修饰了脸型,还将名门公子哥的潇洒自然的气质完全体现出来,如玉的姿容,倾世的风采,想必令所过之处,万物皆会惊心。</p>

    绕着大院巡视了一番后,他发现这样的酷毙的造型并没有引来百合八斗等人的侧目,许是因为神医阁里的人已经见惯了他倒腾出来的新玩意儿了。</p>

    是啊,前些日子忙着给长春社写话本,倒让他的发明创造停滞许久了。</p>

    可是,在当今的条件下,他又能发明出什么玩意呢?</p>

    于高温之下由沙砾制作出光可鉴人胜似水晶的玻璃?</p>

    或是用油脂制作出可以清洁衣物自带芬芳的肥皂?</p>

    又或者是精炼蔗糖使其风味更佳?</p>

    还是……</p>

    想了半晌后,赵匡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p>

    光是知道原理有什么用!</p>

    具体的步骤工艺才是难倒他的主要原因。</p>

    于是,赵匡又没趣的爬上了大青树上,一屁股坐在枝藤上发起了呆。</p>

    听说当年柳如眉行商,无数奇思妙想。</p>

    当年的商号已经做成,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使得长安成为世界财富汇集的中心。</p>

    而她死后,这些商号归位国库掌控,这才造就武周盛世。</p>

    然而这些过去还不足百年,世间却已经无人再记得柳氏之名……</p>

    看来富家天下,也未必是件好事……</p>

    想着想着,赵匡已完全忘记了今天盛装打扮,是因为神医阁已经很久没有处理委托了。</p>

    此时,大厅里坐等着的华丽妇人已是第三十八次看向内阁深处……</p>

    而这华丽的妇人正是长安东市里锁匠的妻子王氏。</p>

    据说王氏在黑市大价求购神医阁的拜帖,只是为了寻找失踪多日的锁匠。</p>

    赵匡之所以默许了王氏倒卖拜帖的行为,是因为他被这个普通锁匠之妻的阔绰出手震惊了半晌。</p>

    两贯钱这都抵得上锁匠不吃不喝一年的工钱了。</p>

    赵匡原本以为王氏是为了寻夫典当了全部身家,才换来两贯铜钱。</p>

    直到情报传来锁匠的资料,赵匡这才清楚,人家压根就不缺钱财。</p>

    王氏在黑市如此高调悬赏,若是他不接受委托,恐怕这个不知深浅的妇人自己也会招来来杀身之祸……</p>

    ……</p>

    八斗从门外看了一眼不停抖腿的王氏,不由皱了皱眉。</p>

    这王氏都等了好几炷香的时辰了,阁主怎么还不出来?</p>

    刚才明明都看见阁主已经出来了,怎么一转眼的功夫,这大活人人就又消失不见了呢?</p>

    阁主的心思他向来也猜不中,眼下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了。</p>

    灵机一动后,八斗从厨房端来一盘糕点,心里盘算着,不妨借着送糕点的由头,看看阁主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p>

    来回寻找了一番后,凭着多年习武的直觉和汀若的眼神,八斗最终还是发现了树上的赵匡。</p>

    清了清嗓子,八斗朝着树上的赵匡喊道,“阁主这般时分都还未用膳,真叫八斗担心的很啊!于是送些糕点过来。”</p>

    愕然间,</p>

    赵匡意识到还有正事未办,抬头看见日头早已经偏离头顶,许是自己的疏忽让那王氏怕是都等俄了吧!</p>

    为了维持神医高深莫测的形象,他也只能将错就错,于是做了个手势,示意八斗让开空地,他要从树上跳下。</p>

    ……</p>

    大厅里。</p>

    赵匡下移视线,瞧了王氏一眼,道,“等急了?”</p>

    王氏闻声后,一个不经意的打探,便碰到了赵匡幽沉的眸色,见到阁主这般肃严冷硬,不由吓了一跳,不由想起门口威重的守卫者那句告诫——切不可直视阁主</p>

    一想到这,王氏已经是满背的冷汗,头再也不敢抬起,连忙踏前一步,躬身回应道,“回活神仙的话,不急,这几个月都等了,不着急这一会儿!”</p>

    “你这话带着怨气,需不需要本贫道额外做些什么,以表达我的歉疚之心?”</p>

    王氏心惊肉跳道,“千万别!这可是折煞老妇了……”</p>

    “我也这么想。”</p>

    “那就谈正事吧,你且准备好锁匠的头发、血肉任选其一,贫道自会知道他的去处!”</p>

    王氏恍然大悟,“这样就可以了?我可以回去了?”</p>

    赵匡毫无表情的回应了一眼,“不然呢?”</p>

    片刻寂静后,王氏连忙致谢,行了个礼后,便匆匆离开了这个令她压抑难受的地方。</p>

    王氏走后,八斗从暗处走来,问道,“还是老样子?”</p>

    赵匡点了点头,“顺便叫百合过来,就说封三娘的故事有更新了!”</p>

    ……</p>

    “当时,孟生虽然博学多才,但因家境贫穷,所以十八岁还没有定下婚事。</p>

    白天在寺院,忽然看见两个美丽的女子,回家后一直苦苦思念。</p>

    一更时尽,封三娘叫开门进来。孟生拿蜡烛一看,认识是白天在寺院见过的女子之一,高兴地问她是谁。</p>

    三娘说:【我姓封,是范十一娘的女伴。】</p>

    孟生高兴极了,顾不得细问,突然上前拥抱她。</p>

    封三娘推开他说:【我不是自荐的毛遂,是来代人作媒的。范十一娘愿意和你结为夫妻,请你托媒人去提亲吧。】</p>

    盂生愕然不信。封三娘拿出金钗给他看,孟生喜欢得不得了,发誓说:【承蒙她如此眷恋我,我要得不到十一娘为妻,宁肯终身不娶!】</p>

    于是,封三娘就走了。</p>

    第二天早晨,孟生托邻居老妈妈去见范夫人,给自己提亲。范夫人嫌他穷,也不同女儿商量,立即把老妈妈打发走了。十一娘知道后,心里很失望,埋怨封三娘耽误了自己。</p>

    但是金钗要不回来,只好决意也不嫁别的人。又过了几天,有一个绅士来为儿子向范家求婚,怕不成,就请县令作媒。</p>

    当时,那绅士很有权势,范家害怕他,就问十一娘的意见。</p>

    十一娘不愿意,母亲问她为什么,她不说话,只是掉泪。</p>

    十一娘叫人暗暗告诉母亲,不是孟生,死也不嫁。范公知道了十分生气,索性把女儿许给了那绅士的儿子。又怀疑十一娘和孟生有私情,就选定吉日,想尽快为她完婚。</p>

    十一娘气得不吃饭,天天只是呆呆地躺着。到了迎亲的前一天晚上,十一娘忽然起来,对着镜子自己梳妆打扮起来。</p>

    范夫人暗暗高兴。</p>

    可一会儿侍女跑来说:【小姐上吊了!】</p>

    全家上下大吃一惊,痛哭流涕,后悔也来不及了,三天后只好安葬了。</p>

    孟生自从邻居老妈妈告诉他婚事不成以后。心里悲愤,气得要死,但依然转弯抹角地打听消息,梦想能挽回与十一娘的婚事。</p>

    听说十一娘已经许配给人了,怒火中烧,什么念头也没有了。</p>

    不久,听说十一娘死了,孟生悲愤不已,恨不得跟十一娘一起死去。傍晚走出家门,想趁黑夜去十一娘坟上哭一场。忽然有一个人走过来,近前一看是封三娘。</p>

    三娘向孟生说:【恭喜你的姻缘总算能成就了!】</p>

    孟生含着泪说:【你不知道十一娘已经死了?】</p>

    封三娘说:【我说的能成就,正是因为她死了。你赶快叫家人挖开坟墓,我有一种奇异的药,能让她复活!】</p>

    孟生听了她的话,挖开墓穴,打开棺材,把十一娘抬出来,又把坟墓重新掩埋好。</p>

    孟生自己背着尸体,与封三娘一同回到家里,把十一娘放到床上,三娘给她灌了药。一会儿,十一娘慢慢苏醒过来,看着封三娘问:【这是什么地方?】</p>

    封三娘指着孟生说:【这就是孟安仁。】</p>

    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十一娘这才如梦初醒。</p>

    封三娘怕泄漏消息,陪送他们到五十里外的一个山村里躲藏起来。</p>

    封三娘要告辞回去,十一娘哀求她留下作伴,让她住在另一个院里。又卖了殉葬的首饰,用来度日,日子还算过得去。封三娘每次遇到孟生来,总是避开。</p>

    十一娘从容地说:【咱们姊妹俩的情谊,就是同胞姐妹也比不上,可哪能百年都聚在一起?我想,不如仿效女英、娥皇一起嫁给孟生。】</p>

    封三娘说:【我从小就得到吐纳长生的秘决,所以不愿意嫁人。】</p>

    十一娘笑着说:【世上流传的养生术书籍多得很,行而有效的哪里有啊?】</p>

    封三娘说:【我得到的不是人世流传的那种。世上流传的并不是真诀,只有华佗的五禽图还差不多。凡是修练的人,无非是想让血气流通罢了;若是得了厄逆症。学作老虎的形体动作,马上就会好,不正是它灵验的地方吗?】</p>

    十一娘就私下和孟生商量,让他假装出远门。到了夜里,用酒强把三娘灌醉,孟生悄悄进来和她同了床。</p>

    三娘醒后说:【妹子害了我了。如果我色戒不破,道业修练成功,能升第一天。如今被你算计了,这是命该如此。】</p>

    就起身告辞。十一娘告诉她自己的实心实意,哀求她不要怪罪自己。</p>

    封三娘说:【实话告诉你,我是狐仙。因为看到你的美貌,忽然生了爱慕之情,今天却作茧自缚,这也是情魔劫数,不是人力造成的。若是再留下来,情魔更纠缠我,就无休止了。妹妹福分不浅,前程远大,请珍重自爱。】</p>

    说完就没影了。夫妻两人惊叹了很久。</p>

    过了一年,孟生乡试、会试果然都考中了,在翰林院做了官。他拿了自己的名帖去拜见范十一娘的父亲。范父既羞愧又悔恨,不肯见他。</p>

    孟生再三请求,才见了面。孟生进来,以女婿的礼节,恭恭敬敬地拜见。</p>

    范公很恼怒,怀疑孟生故意轻薄羞辱自己。孟生便请他到没人的地方,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p>

    范公还是不太相信,派人去他家查看后,这才大为惊喜。又暗里告诉孟生不要宣扬,怕有祸秧。又过了二年,那绅士因行贿被查处,父子二人都被充军到辽海卫,十一娘才回到娘家。”</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