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泪灼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博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博弈

    不知是不是受到了血腥味的刺激,肩膀上的小白提鼻子闻来闻去,突然变得异常兴奋,一下窜到陈一陈的后脑勺,不知在捣鼓什么。</p>

    现在也顾不得它,陈一陈再次屏住呼吸,内力源源不断输入掌中,猛的一把握住剑柄,内力嗖的一下涌到剑中。有了内力的加持,掌中剑再次泛起蓝光,显得格外漂亮。</p>

    掌中传来一股灼热,紧接着就觉得剑内再次涌来一股寒流,像是要冲入陈一陈体内。与上次不同,明显感觉这股力量正在与自己的内力抗衡,且剑柄里涌出的寒流逐渐侵入掌中。</p>

    “小白,快帮我呀。”陈一陈憋足浑身气力,内力源源不断输入到胳膊,却依然感觉到从手掌开始,正在一点一点变得麻木。</p>

    “唔唔唔...”小白跳到陈一陈面前,原本是一条白龙,现在整个脑袋都变红了,上面一侧血迹,嘴巴处尤为明显。</p>

    “你这是干嘛了?”陈一陈扫了一眼,知道他在自己后脑勺呆了很久,却也没有在意,说:“你不是可以凿冰吗,帮我砸开它。”</p>

    “唔唔唔。”小白一阵摇头,虽然不知道嘴里在说什么,看动作是拒绝了自己的要求。</p>

    陈一陈看看结了一侧霜的手臂,麻木的没有一丝感觉,仿佛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胳膊,内力不断抗衡,心里寻找着应对之法。稍一分神,体外涌来的力量沿着掌心一下子冲到体内,半个身子开始麻木无感。</p>

    未等陈一陈做出任何补救措施,体外涌来的寒流犹如一条巨蛇,迅雷之势冲向他体内,顷刻间就觉得自己像是被巨蟒紧紧包裹,浑身上下传来一股压迫感,似是被重物压身,又如坠入冰窟。</p>

    没错,纵使陈一陈的内力也属于寒流,可是这一刻他确确实实感觉到了寒冷。对方的力量远胜于自己,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随着自身内力的减少,对方的力量却越来越加强大,显然这是剑内寒流吸收了陈一陈的内力,转为己用。</p>

    “糟了,这样下去内力迟早耗尽。”陈一陈皱眉,想要撤回手掌已经不现实,整个身体变得僵硬起来。顷刻间,压迫感越来越强烈,望着身体上再次结出的一层冰,陈一陈彻底失去知觉。</p>

    晕晕乎乎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一陈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上仅有的力气憋足也没有睁开眼睛,周身上下更是一动不能。厚厚的冰层将他的身躯紧紧包裹,而他,更像是在冰层里孕育而出的生命。</p>

    一股股寒流不断在体内游走,似乎是要吞噬他的身体。此刻的陈一陈只有一个感觉,冷。那是一种刺入骨髓的寒冷。</p>

    他想要挣扎,想要呼吸,想要睁开眼睛。</p>

    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徒劳无功。他陷入了无尽黑暗,堕入万丈深渊。直至此时,他倍感无望,死亡,是他脑子里出现最多的词。死亡,也不会这样难受吧!这是他再一次昏迷前的最后想法。</p>

    风云骤起,天地变色,万物皆化为虚影。</p>

    陈一陈只觉得自己屹立于天地间,手握一柄长剑,耳中传来阵阵嘈杂,细听之下,那是阵阵兵器碰撞之音,那是一股萧杀之意。</p>

    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这原本是一个百花盛开的季节,却横尸遍野血流成河。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呐喊声,厮杀声,刀光,剑影,充斥着一陈的耳朵,久久不能平息。</p>

    望着血流成河的大地,陈一陈内心涌出一股怒意,抬手挥剑,剑光所指必留血痕。任凭血水沾湿衣襟,对着一切他熟视无睹,眼中只有一个字,杀。</p>

    许是累了,许是倦了。陈一陈顿时感觉无力,倒在血泊之中。天空一道雷鸣电闪,像是击打在了陈一陈眼前,闪过刺眼白光,看着他们一步一步逼近自己,听着他们嘴里的嘲讽声,眼前再次陷入一片黑暗。</p>

    季辰宇是谁,他不知道。但不可否认,这三个字是众人口中说的最多的词,如果还有其他,那便是诛杀二字。</p>

    天上飘来五个字,诛杀季辰宇。这句话充斥在内心深处,就像被世间遗弃一样,仿佛间,陈一陈成为了季辰宇,他感同身受。不仅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股痛楚和失落,强大的不甘与怨恨,最后让他产生一股澎湃的怨气。</p>

    说怨气也好,说战意也罢。只在一瞬之间,陈一陈犹如万箭穿心,紧接着体内涌出一股热流,初始只有芝麻大小。这股热浪突然像是被炸开一样,沿着体内的经脉迅速扩散。内心的不满,失落,怨恨,不甘,痛楚,委屈在同一时间内,随着这股热浪的扩散而彻底喷发。</p>

    一声低吟,犹如虎啸之声,陈一陈睁开双眼,只觉得身体像在燃烧一样,热血澎湃,灼热难忍。身体动弹不得,热浪却像有生命一般,沿着身体经脉游走,快速与寒流纠缠在一起。</p>

    犹如坠入冰窟,又如掉落岩浆,忽冷忽热,陈一陈不由自主的开始在两种极端下挣扎。</p>

    功夫不大,陈一陈却度日如年。终于明白了此地为何称之为人间炼狱,这样冰火两重天的折磨,就算大罗金仙也不敢说不害怕。双眼虽然无法睁开,他却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包括身边的小白。</p>

    可能这就是死前的感知吧。陈一陈这样想着,热浪继续在体内翻涌,寒流慢慢被吞噬,击溃。同时热浪越发强烈,不断涌向七窍。猛的一刹那,他内心深处睁开了眼睛,瞳孔中闪过一股怒火,像是看到了多次出现在梦境中的那场屠杀。</p>

    一股力量再次从掌心的剑柄里传来,陈一陈清晰的感受到,剑柄里走出了一个人。</p>

    “你是谁?”他此时却显得格外冷静,因为对方的身影,他在看的清清楚楚。不知在梦境中出现了多少次,但陈一陈知道,这并不是梦。</p>

    “你即是我,我便是你。”对方的脸始终看不清,就好像他只是一个影子般的存在。</p>

    “你是季辰宇?”陈一陈感受着他的气息,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熟悉。</p>

    “确切的说,我只是季辰宇的一部分。”</p>

    “一部分?什么意思?”陈一陈错愕,深深感受的影子的失落与孤独。</p>

    “你才是主体。”影子说完这句话后凭空消失。</p>

    “你去哪里?”陈一陈惊呼,猛的睁开双眼。</p>

    这一次,他真的睁开了双眼,眼前一片灰暗,身体依然被冰层紧紧包裹,整个人犹如冰雕,被埋葬在阴阳湖的深处。</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