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盛世道途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完结篇下篇) 人生若有初见欢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完结篇下篇) 人生若有初见欢

    “在全世界人民凝聚的目光下,天兔3号载人航天飞船成功登陆月球后,三位飞行员圆满完成了为期288小时艰巨的太空任务,于2024年8月25日凌晨4时37分26秒,成功返回地面!我国成为继阿波罗号之后第二个将人成功送上月球并安全回归地球的国家,这一壮举标志着我国的太空探索迈出了意义深远的一步……”</p>

    某处隐秘的基地中,量子加密电视播报着某国的新闻直播,一对年纪近六十岁的中年夫妇坐在电视机前的特质材料制造的沙发上,正在收听着新闻。</p>

    爬满沧桑的中年妇女挪动着被岁月严重腐蚀而褶皱的左手轻轻拍了一下旁边的丈夫,神色激动又伴着悲伤,声音梗塞道:“孩子他爹,你看,祖国又开创一个伟大的世纪记录了!给全世界的航天事业再添锦绣……我们的战儿要是能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p>

    同样爬满沧桑的中年男子听了妻子的话,心绪万千,极度复杂,向左边转过头去,看向被透明玻璃隔开的内间,两张长达三米、构造精密的高频脑电波量子智能床上,躺着两个人。</p>

    左边编号为“B1”的床上,是体型偏瘦、年纪看起来十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而右边编号为“B136”的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冰清玉洁、宛若天仙般、年纪二十几岁的女子。</p>

    两个人唯一共同的特点,都是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p>

    中年男子看着这两个沉睡多年、从小拉扯大的孩子,刚才尚存欣喜的心情仿佛下起了鹅毛大雪,瞬间被无边的寒冷冻住了,令他想起二十九年前在茫茫雪原中救了白云悠时的场景,就是此刻躺在床上闭着双眼的那个女孩,在他心中如亲生女儿的白云悠。</p>

    有儿有女的他,本以为是上天眷顾陆家,让他们从此过上幸福日子,确实,曾经幸福度过了十九年!无奈造化弄人,在十六年前的那个盛夏,一场车祸,从此让两个家庭失去了温度。</p>

    陆逸曾自责过,如果当年没有遇到她,如果当年不是自己对儿子要求太过苛刻,如果……这一切,是不是不会发生?</p>

    但对于这场巨大变故,他从来没有责怪过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任何人。</p>

    也许……一切都是天意。</p>

    对于妻子,他听到过许多类似的话了,也许是妻子的这些话,才能让他坚持到今天,一直坚信着奇迹一定会出现。</p>

    顿时,他沧桑却沉稳有力的双手紧紧握住妻子的左手,语气十分坚定地说:“黎黎,我相信,两个孩子都会醒过来的!一定会醒过来的……”</p>

    头发苍白、提前步入老年的妇女听到丈夫的话,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伸出右手,紧紧握住她丈夫的手,说:“对!一定会醒过来的!”</p>

    最终,这一对老夫老妻,紧紧拥抱在一起,在电视的催眠声中,不知不觉地沉睡过去。</p>

    在他们熟睡后,玻璃隔开的内间中,男子躺在的智能床上显示灯由红色变成蓝色,几乎同时,瘦削的年轻男子手指头微微一动,一段急促的警报声也响彻整个基地。</p>

    而女子所躺的“B136”床的显示灯不知在何时熄灭了。</p>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海棠一号植物人意识已回归!海棠一号……”</p>

    随及,许多全身被白色防化服武装的值班人员迅速朝着陆永战所在的房间冲去。</p>

    由于动静太大了,沉睡过去的夫妻终于被惊醒,猛然看向儿女所在的房间,十几个值班人员正在忙碌着各种工作,有检测仪器查看各项生理指标的、也有做着各种记录的……</p>

    陆逸夫妻终于神色猛变,脸上既期待又十分紧张,此情此景,与七年前悠悠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唤醒儿子而躺在床上时的心情,又是何其相似!</p>

    他们立刻跑出右边的门,并且不顾任何污染,走过七拐八弯的基地走廊,最终来到那个隔了一道玻璃又好像隔了一个世界的房间,一个身着严密防化服的女性主管正在看着各项记录,听到外面的动静,她看向研究室的门。</p>

    “伯父、伯母,你们来了!”她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睡了不足两个小时的她,被紧急情况所惊醒,作为主持海棠号神经研究室主管的她,也可以说是机构中这一专业领域的权威专家,研究室有特殊情况发生时,她一定要到场的。</p>

    陆逸神色紧张、双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问道:“路博士,请问是不是……”</p>

    路棠也就是那个女孩,曾经是白云悠一个学期的天才同学,她对陆永战的父母点点头,在陆永战父母的灼灼目光下,她还是出声再次确认道:“陆永战的意识回归了!”</p>

    陆逸和沐黎二人心神狂喜,但接下来路棠的一声叹息将他们的心情又跌落回去,陆逸不禁询问道:“路博士,难道出现了什么变……”</p>

    说到这里,他看向另一张床,心中一震,一股不好的预感让他主动停下问话,心想着希望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p>

    但路棠再次叹息后,还是说出了令他们不想听到的消息:“悠悠的意识彻底消失了,具体原因我们暂时还不清楚,我们将制定一个课题专门去探究,这两天陆永战醒来后也许能知道些什么情况。”只是,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她也不敢确定自己所说的话。</p>

    自从她进入这个基地建设海棠精神研究室以来,陆续接收了一百多名精神方面出了问题,且在外面无法确定病因或没有把握制定对应治疗方案等特殊精神类患者,除了白云悠属于介入性患者之外,与陆永战同样沦为植物人状态的患者还有八个人,但他们与陆永战的致病因素分别没多大相同之处,与白云悠比,差别更是太大了。</p>

    技术要求特别严格的研究室中,没有对照实验成果,没法对症下药。</p>

    因此,她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形,复杂又严谨的学术要求,时刻提醒着她,说专业话语时,一定要用科学辩证思维。</p>

    陆逸善解人意地说:“既然如此,那就辛苦路博士了!以后悠悠的情况,还请你能够继续多多操劳!我替我的孩子们感谢你们!”</p>

    说完,他就要躬身表达谢意,被路棠及时制止住,她说:“悠悠是我的同学,作为她的同学,就算伯父伯母不提,我也会尽心尽力救醒她,你们放心吧!”</p>

    最终,在路棠的劝说下,陆逸夫妇,跟随着值班人员回去了。</p>

    而路棠,留下来盯着这里,直到陆永战醒来的时候,看看白云悠的体能特征等各项指标是否还会出现变化。</p>

    第二天下午,在陆逸夫妇和路棠等几位神经科专家的注视下,陆永战缓缓睁开了紧闭长达十六年时间的眼睛,几张虽然发型气势等都有些陌生,但熟悉的脸庞逐渐映入陆永战的脑海中。</p>

    陆逸和沐黎就要呼唤时,被路棠给阻止了,她靠上去看了看陆永战的精神状态,确认正常后又看向站在右边智能床检测白云悠状态的助手,见他们摇摇头后,内心一阵叹息,随及转身对满脸紧张的陆逸夫妇说:“他已经清醒过来了,但悠悠却没能醒过来。”</p>

    陆逸夫妇心如重击,两条腿如同绑了重物般,久久迈不动。</p>

    陆逸悲伤地说:“早知道如此,就不让她去冒这个风险了!是我,没能阻止她啊……”</p>

    路棠立刻安慰道:“别急,现在你儿子已经醒过来了,她早晚也会清醒的!”</p>

    ……</p>

    陆永战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直到他父母们一脸关切地看着他,他的全部记忆,好的、坏的,如同电影屏幕般,在脑海中快速显示。</p>

    他痛苦地闭上双眼,两滴泪水顺着脸庞滑落到床上,在他父母紧张的目光下,他再次睁开双眼,看向右边躺在床上的那道身影,久久没眨过眼睛……</p>

    直到最后,他才收回目光,看着头发早已斑白的父母,陆永战鼻子一酸,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一切都不会发生!</p>

    他虚弱地起身、下床,在众人的注视下,訇然下跪,对父母说:“爸、妈!儿子不孝,让你们受苦了!”</p>

    最终,一家三口泣不成声地拥抱在一起,路棠等人自发默然地走出去。</p>

    许久,陆永战才向父母询问白云悠为何会躺在这里,他父母不忍打击他,迟疑不语,但在儿子的急切目光注视下,他们还是选择开口了。</p>

    当陆永战听到整个来龙去脉后,他神色悲伤、心如绞痛!</p>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了,还有凌栎的亲人需要他去尽应尽的责任呢!</p>

    想起这个,他立刻询问道:“爸,凌伯父他……”</p>

    陆逸长叹一声,说:“他本想打死你的,但后来你昏迷过去后,什么都没说就回去了。”</p>

    陆永战继续问道:“那你们有没有尽可能地去做一些补偿?”</p>

    陆逸说:“我去找他时,发现房子已人去楼空了!我怕出现变故,通过以前战友的关系,去打探他的消息,却杳无音讯,直到后来,才知道他在某个大山里,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瓦房,独自生活着……”</p>

    陆永战看着苍老许多的父母,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白云悠,眼神迟疑不定着。</p>

    陆逸看出来了,对他说道:“战儿,你是个男人,就该承担起应有的责任!这场变故的最大受害者,是凌家,你想去就去吧!这里,你放心吧,爸帮你照顾着,再说,她还是我的女儿呢!”</p>

    陆永战点点头,随及神色坚定地对父母说:“爸、妈,悠悠除了是你们女儿,她还是我的老婆,是我们陆家的媳妇!”</p>

    陆逸和沐黎都被儿子的话所震撼到,也感到十分欣慰,儿子的话,说明他已经从过去的泥潭中走出来了!</p>

    陆逸长长叹息一声:“哎……”</p>

    陆永战知道他在叹息着什么,说道:“爸、妈,凌栎她,永远活在我的心里!她父亲,我会尽一切责任去孝敬他。在梦境中,她已经叮嘱过我,替她照顾好亲人,也告诉过我,错过了,永远没法弥补了,再怎么样,她也没法再活过来,我应该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生活,还得继续,她也不想看到我永远沉浸在悲伤中!”</p>

    陆逸和沐黎对视一眼,随及点点头,陆逸说道:“既然她已经托梦于你,你就算是咬牙,也给我好好地活下去,我们和凌哥都老了,悠悠还年轻,却为了救你陷入深度昏迷中,这一切的重担,都放在你肩上了!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p>

    陆永战神色坚定地点点头。</p>

    ……</p>

    多年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颤颤巍巍地看着躺在已更新多次的全新高智能床上的绝世美女,两行浑浊的泪水无声滴落地面,无声梗塞。</p>

    “到头来,我错过的远远不止是她!还有双方父母、两个知己、一段人生……还有……你!”</p>

    最终,他低声吟诵道:</p>

    人生若有初见欢,不羡仙阙神成双。</p>

    他日重归船渡处,拥抱佳人听雨露。</p>

    一觉醒来是沧桑,徒留心中墓满霜。</p>

    那个老头子沧桑的眼神看着他看了一世也看不厌的绝世美女,似乎……看穿了整个寰宇,看穿了尘世百态……直到许久,他沧桑又满足、悲伤亦幸福的眼神都不曾变过,似乎,这一眼,成了……永恒。</p>

    (全书完)</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