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寻荫记 > 章节目录 后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后来

    2019年初。</p>

    向歆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去一趟新疆。她打算先去乌市看望王清叔叔和向海其他的老同学,然后取道去伊犁新源,最后去南疆喀什。</p>

    道长且阻。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传播开来。</p>

    她只得取消了行程,计划夏季再出行。</p>

    一切像是按下了暂停键,世界骤然静默下来。</p>

    ……</p>

    看似纷繁复杂的世界,抽去那些浮华,所剩无非是最简单、质朴的存在。</p>

    正如最浓烈的情感世界,海浪般汹涌的情欲、如泡沫般的海誓山盟散去后,所剩的要么是最单纯的关爱,要么只是一场虚空。</p>

    梵蒂冈广场四处空旷,雨刚刚冲洗过一切,显得格外清冷。</p>

    广场四角灯火通明,在这个时候越发显得孤寂……</p>

    一位年迈的老人身穿白色长袍,缓缓走到了广场中央的亭中,独自在夜空下祈祷,许久不能停息。</p>

    ……</p>

    四月,大提琴家斯蒂潘·豪瑟在普拉竞技场举办了一场大提琴独奏音乐会。</p>

    普拉竞技场在晴空艳阳之下格外醒目,他的断壁残垣如遍体伤痕,让人难以与其曾经残暴、狂傲的宴乐场景相联。</p>

    两千年前,曾有无数上帝的信徒被放置在竞技场中央。伴随着四围观众席上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他们被饥饿的猛狮撕裂身体,抑或被捆绑在四角耸立的柱子上,身体上浇满沥青,烈火焚烧着他们,点燃了竞技场的夜空……</p>

    如今,他彻底破败了,从时空的舞台上跌落下来,成为这场全球瞩目的独奏音乐会的背景。</p>

    音乐家缓缓走入它的中心,在曾经人狮搏斗的地方坐了下来,举弓拉起了卡尔·詹金斯的“赞美诗”。</p>

    他紧闭双眼,琴弓划过弦,深沉悠扬的琴声从普拉的心脏发出,全世界都为之凝神倾听。</p>

    它,是这颗蓝色星球众多伤口中的一个,它努力上扬,向苍穹发出无尽的哀声,祈求被聆听和医治……</p>

    正如那位诗人所说,黑夜给了他们黑色的眼睛,他们却永不放弃,用它寻找光明。</p>

    ……</p>

    六月,中印边境在长达58年之后再次发生军事冲突,两军集结兵力在万丈冰刃的喀喇昆仑……</p>

    世界从未停息过战争,战争将继续带来更多的伤痕。无论如何,康西瓦的忠魂亦将永远守卫在昆仑之心。</p>

    ……</p>

    向歆去看望申月。</p>

    申月已从几年前那场中国在线英语战场的硝烟弥漫之中隐退。如今的她已投身于公益教育项目之中。</p>

    她办公的地方很特别,身处于黄浦区董家渡的公益新天地园。那园区占地不小,房子却颇为老式破旧,均只有两三层,散落在一大片土地里。这在寸土寸金的黄浦区显得格外与众不同。</p>

    中间一大块地皮上种着许多棵极高的树木。那些树连为一片,颇有些遮天蔽日的味道。</p>

    申月指给向歆看,在那一个个粗壮的树杆上有一道道旧日划痕。</p>

    申月说,你知道吗?这个园子有些来头。是解放前上海滩一个叫做陆伯鸿的企业家建立的普育堂,专门收养孤儿,医治孤寡病残。</p>

    这里曾是收容那些孤儿的育婴堂,后来变成了儿童福利院。这树干上的划痕就是那些福利院的孩子们曾经测量身高留下的标志。</p>

    向歆绕树走了一会儿,问申月,那些孩子后来去了哪里?</p>

    申月说,他们长大后自然四散而去了,有没有再回来过就无人知晓了……不过,他们成长的印记留在了这里。</p>

    向歆仔细抚摸那些疤痕,是的,它们伴随着树干的生长,永远留在了这里。</p>

    她对申月说,这里很好。我一定会把它写进我的书里。</p>

    申月歪头惊讶笑道,你要写书?</p>

    向歆仰头看着那树木繁茂的枝叶,这里曾是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的栖息地。它们密密麻麻四散开来,以至于阳光都无法投射下来,站在下面颇为阴凉。</p>

    她说,是的,我要把这里写进我的书里。</p>

    这夜,她梦见在无穷无尽的水边,有一颗极大的树,那枝叶要长到天上去。层层密叶之中有一间房子,阁楼的窗开着,一只鸟从里面飞了出去,盘旋在水边无穷无尽的密林里。</p>

    那水在穹苍之下显得宁静温柔,水面上倒映出无数颗璀璨的星。鸟渴了就去水边喝水,又与许多鸟一起在水面上啾鸣、嬉戏、飞翔……</p>

    那树比她所见过的任何树都大,在高山处生长。它生枝子,结果子,成为佳美的香柏树,又不断长出繁盛的枝来。</p>

    那树坚固,高过诸天,从地极都能看见。叶子华美,果子甚多,可作众生的食物。</p>

    甚至天上一切的飞鸟都可以宿在其下,就是宿在林的枝上,田野的走兽卧在荫下,凡有血气的都从这树得食。</p>

    她在这至高者的隐密处,在全能者的荫下飞翔、停息、困顿、生存、度日……</p>

    她又常栖息在那荫下,尝他果子的滋味,从此便觉得无比馨香,美好甘甜。</p>

    (全书完)</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