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九叔首徒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八章 云中沼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八章 云中沼泽

    中午时候,吃完午饭的陈秋生去视察了下挖树现场。银杏树周围十米区域,已被挖出三米深坑,工程进度还算不慢。</p>

    陈秋生探查过树根长度,最深处有二十米,以这个进度,再有三天,便能将其整棵拔出,不过地层越往下越硬,目测,没五天搞不定。</p>

    为了木灵,五天时间,陈秋生完全等得起,反正出力的不是他。</p>

    在施工现场看了会后,陈秋生便回了自己帐篷,让崔盈守护后,潜心修炼,把这几天因砍树耽搁的修行补回来。</p>

    一连五天,陈秋生大多时间都在修炼中度过,偶尔去视察下挖树进程,估摸着,到晚间时候,就差不多了。</p>

    时间飞逝,很快到晚间,陈秋生到现场看了看,嗯,已经挖下十九米了,只一小截树根埋在土里,整棵银杏树虚悬在地面上,差不多可以收宫了。</p>

    陈秋生等了回,地下那小截树根便被众人刨了出来,陈秋生便让安成礼把他们遣散,免得呆会作法时,惊世骇俗。</p>

    安成礼依言遣散了这些苦力,陈秋生等人走干净,便取出黄纸伞,撑开,纵身一跃,便飘飘荡荡就朝树根飘去。</p>

    陈秋生到树根下,收了闪,抬手挥出几掌,依附在树根上的泥土便被震落。</p>

    退后几步,陈秋生取出以珍惜重新祭炼过、并加持了大封印术的木行旗,随手一挥间,已开启了大封印,青色流光旋转,笼罩住整棵巨大的银杏树。</p>

    剑光一闪,七星剑飞起,瞬间斩断吊着银杏树的绳子,大树倾倒,突然消失不见,已被木行旗封印。</p>

    有锁魂阵和镇妖镇双重镇压,银杏树精根本无法动弹,封印起来,就是轻松。</p>

    那银杏树精被收入木行旗中后,等于进入了另一方天地,锁魂、镇妖阵无法作用其身上,立即挣扎起来,企图挣脱木行旗的封印。</p>

    对此,陈秋生早有准备,法力灌注入木行旗中,封印华光大放,将银杏树精的反抗,一次次镇压下去,并施法,让银杏树融入旗中。</p>

    半个小时后,银杏树精与木行旗融为一体,成为木行旗的器灵后,陈秋生收手,银杏树精,已无法脱离木行旗。</p>

    融合了银杏树精后,木行旗形态发生了变化,苍翠的旗面上,出现一玉枝金叶的银杏树刺绣,层次分明,栩栩如生。</p>

    陈秋生一挥袖,金、火、土、水四面旗子被其祭起,悬浮在身前,与木行旗一起,缓缓旋转,光芒交相辉映,牵动周遭五行之气,形成一股旋风,不过很快溃散。</p>

    玉行旗灵光流转,金木永火四行旗光华皎洁犹如皓月,唯土行旗灵光暗淡,如萤火微弱,时隐时现,根本无法与另外四旗争辉。</p>

    五行元气旋风溃散,却是因为汇聚的五行之力失衡,原因是土行旗缺乏强大器灵,力量不足,吸引的元气跟不上其余四旗,平衡轻易被破,使得旋风溃散。</p>

    “下一步,寻找土灵,只要用土行旗封印一强大土灵,土行旗的品级便能突飞猛进威力可以与其余四旗相当,以之布阵,足可抵御金丹高手。”陈秋生目光闪动,瞬间定下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发展目标。</p>

    心念一动,用宝葫芦收了五行旗,以五行之气湿养着,然后展开狸猫身法,在坑壁上几个踢踏,便跃出了深坑,站在了林地里。</p>

    祭起纸蝶,御风而行,没有与安成礼打什么招呼、直接离去,至于崔盈,在感应他走远后,自会跟上,其速度飞快,不怕跟不上。</p>

    ……</p>

    ……</p>

    ……</p>

    陈秋生此行收获颇丰,降服木灵晋升木行旗和采集大量灵木就不多说了,一锤子买卖,多说无意,但那重水,却实实在在是血赚。</p>

    为了早日将这些重水化为己用,在随后日子,陈秋生修炼之余,便专心祭炼那些重水。</p>

    花了一个来月时间,陈秋生将神念渗透重水每一处,凝聚成神符,将之化为法宝一类存在,对敌时,可化水浪冲击、水立方砸压,也可化水幕防御。</p>

    重水已祭炼成法宝,接下来要做的,是不断萃取精华,将其提练成体积更小但重量不减故而杀伤更强、发动更隐蔽的一元重水。</p>

    一月时间,陈秋生一直在南疆老林中游走,搜寻灵材。期间也遇到过一些奇人异士,有深山里的养蛊人、少数民族的祭司、身体强壮的蛮人和能操控天地元气的巫师,经历还算丰富。</p>

    因为要在深山老林中寻找灵物,还要修炼祭炼法宝,陈秋生走得那叫一个慢,一夜才走出三百来里地,到得春城。</p>

    在春城晃悠一圈,收获灵药数株后,陈秋生开始往南推进,那边一片未开发的原始丛林,好东西应该不少。</p>

    走走停停,数日后,陈秋生来到一片沼泽丛林,那沼泽上方,弥漫着让人闻之头晕目眩的毒瘴。</p>

    “这种险恶之地,肯定人迹罕至,灵药肯定不少,不过能在如此险恶之地生存的凶兽,怕也不好对付。”陈秋生沉吟了下,还是踏入了毒瘴笼罩的沼泽区域,富贵险中求,而且带着金丹级的护法神,怕毛!</p>

    毒瘴之气侵蚀,头昏目眩,胸闷心促,陈秋生才想起来,光想着富贵,望了带防毒药巾了。</p>

    赶忙取面防毒药巾戴上,然后嚼了块祛毒的灵药,运功将体内毒素排除,再含一颗蛇珠炼制的辟毒丹在嘴里,OK,沼泽里的毒瘴,已然可以无事了。</p>

    手按剑柄,小心走在沼泽里,一不小心,陷泥潭里了,腿还被什么东西扎了下。</p>

    祭起纸蝶,施展御风术,瞬间从泥潭中拔起,瞥了眼右小腿,一只体表布有金丝的黑褐色蝎子巴在上面,翘去尾巴,准备发动第二次袭击。</p>

    “哼!”陈秋生才恼怒的冷哼一声,屈指弹出一缕火苗,在其发动第二次攻击前,将其烤熟。</p>

    “噗嗤……”蝎子掉进水中,冒起一点白烟,陈秋生正想走,一道黑影快速游来,一口将蝎子吞,然后浮沉水面,朝他咬来。</p>

    那是条黑色蟒蛇,有碗口那么粗,想不明白其为何会对陈秋生发动攻击,毕竟,它应该没那么大的胃才是。</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