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江山归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三字,红!”</p>

    “第七字,少!”</p>

    “第一字,想!”</p>

    “第五字,晓!”</p>

    顿时鹤雀楼全场都炸开了锅,易辞永远在话音刚落下便接上,这哪里还是酒宴,吵闹成这样的,跟市井妇人买菜时讨价还价一般。</p>

    哪有官宦权贵,江湖势力该有的气度,简直就跟一群三岁的孩子一般。</p>

    “俗气,俗气。”郭云眼中含笑看着下面这群人。</p>

    这俗气二字只褒不贬,这俗也俗到了郭云心尖尖儿的上。</p>

    “俗好啊,这俗的一句蓝公子赞叹,我也甘愿你。”颜狐若在旁边打趣儿。</p>

    郭云权当他在作笑了。</p>

    “你说当年的诸葛孔明可有这般架势。”他挑着眉头询问。</p>

    这问的,不大家心里有数吗?</p>

    舌战群儒怎么比的过她这般,招招应下,这诗词功底得有多高?</p>

    郭云看着站在戏台子上的女子嘴角的笑意弯了弯。</p>

    玉青松也跟着摇头作笑。</p>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玉青松只得赞叹于此。</p>

    他一直以来只当易辞是个孩子,却从不知她有如此本事,卞珩能否比得过这丫头。</p>

    这诗有前人写的,也有易辞当场做的,首首坎作经典,可叹可叹。</p>

    卞珩在此,还不得道一声“后生可畏”?</p>

    想到此,玉青松笑了起来。</p>

    旁边的那几个女孩子表情扭成了一团,虽说这才情真是厉害的紧,但是却没人肯开口赞叹分毫。</p>

    柳馨儿原本端庄的架子,也顿时变了样,她连着呸了好几声。</p>

    “这算什么,女孩子不在意自己的名节,如此同男人们吃酒,跟烟花之地的女子有何分别?”柳馨儿气的脸都扭在了一起,见旁人没人离她又直跺脚。</p>

    “真是气死人了。”</p>

    “指不定在哪天天喝花酒呢!”</p>

    “没准身子都不干净了,看她应付这场合应付的游刃有余的!”</p>

    几个姑娘吵吵嚷嚷的,虽然她真的很厉害,但是没有想去承认,她真的很厉害。</p>

    杨小七看着底下的易辞眼中也有一丝妒意。</p>

    “真是个不得了的人,难怪入得了蓝公子的眼。”</p>

    是的,会文墨,却不是书呆子,有才有情,才是最为吸引人的,更让人羡慕的是,这女子有容貌,有气度,算得上是完美女子的典范了。</p>

    说她不像个女孩子的样子,实在是强词了。</p>

    这人骂不了才情,骂不了气度,也骂不了容貌,便只能辱骂一些自己根本不确定的污言秽语了。</p>

    郭璃听了这话又看着郭云眼中的柔和之意,心底的最后一根弦直接绷断了。</p>

    “不可能!她不可能每一次都能答出来,没有人能做到这种境界!”</p>

    对,没错。</p>

    没有人能做到这种境界。</p>

    “所以,她肯定作弊了。”</p>

    “就是,她不过是个女子,谁家的女子这诗学的还赛过了状元郎!”</p>

    阁楼之上声声不绝,皆是女孩子的声音,声音越说越大。</p>

    这放在旁人眼里是什么?自然嫉妒了。</p>

    下边玩的正开心的人自然是不爽这女孩子突然大吵大闹了。</p>

    “我们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还能作假不成?”</p>

    “啧啧啧,这是哪家的姑娘啊,这嫉妒之心未免燃的太旺盛了些。”</p>

    “我们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难不成我们陪着这姑娘胡闹,陪着她一同作弊?”</p>

    说道这儿大家都笑了。</p>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p>

    郭璃看着这些人对她出声质问着,一下子委屈之意蒙上心头。</p>

    “二哥,你且别被她骗去了,一定是假的,怎么可能,就说今年的秀才郎去年在鹤雀楼也做不到这种程度!”郭璃扑到郭云的怀中哇的哭了起来。</p>

    确实郭棋也做不到这种程度,被点了名儿的郭棋挠了挠下巴只得作笑。</p>

    还好此时没人注意到他的身上,否则还真是丢人了。</p>

    “芷儿莫要胡闹,今日来的宾客都不是蓝家惹得起的,是不是作弊你心里清楚,你都多大的人了,要知晓分寸了。”郭云压低声音皱着眉头。</p>

    郭璃在她怀中抹了一把泪水,抽噎的哭了起来。</p>

    “可是她是你的心上人,你现在肯定更喜欢她了,到时候你被人抢跑了怎么办?”他哽咽的说道。</p>

    这下郭云更是苦笑不得。</p>

    “大哥不也成亲了,这都是必然的事情,不是她日后也是旁人了。”说完这话,郭云差点抽了自己一嘴巴。</p>

    这话不就说易辞是他的心上人吗?</p>

    在意是有些在意,心上人倒是说不上,至于成亲更是八字没一撇的事情,被人拿出来做文章还真是不好看啊。</p>

    郭云揉了揉额角,对待这个妹妹他是最没法子了。</p>

    “各位,芷儿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还望恕罪。”郭云给下边的不满的人赔着笑。</p>

    原本不开心的一群人,见郭云说了话也收敛了几分,蓝二公子都发话了,他们要是再为难也说不过去了。</p>

    不过这兴致徒然被人打断了还真不是件好事儿。</p>

    易辞皱了皱眉头,正当打算开口,门口传来一阵吵杂声,顿时蓝家军也从外头涌了进来。</p>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这群在屋子里玩闹的人都皱了皱眉头。</p>

    这其中最不开心的是墨白间。</p>

    为何?</p>

    以诗会友开心,有人的文墨能比过他开心,能看一女子战百人开心,几坛子烈酒穿肠亦是开心。</p>

    他虽不是什么文人墨客,但飞花令乃是雅令,他这种爱出入烟花之地的人自然会喜欢这种风雅之事,喜欢的事被人打断自然不高兴。</p>

    虽然现在他们玩的这飞花令实在是谈不上风雅,但是他说风雅那便是风雅。</p>

    “来的是什么人,不知道鹤雀楼不能大动干戈吗?”墨白间现在的脾气可不太好,几坛子烈酒下肚正高兴着,旁人打断不得。</p>

    把他惹得不高兴了,没准等</p>

    会儿就在鹤雀楼大开杀戒了。</p>

    虽说长垣将军才是将军,但是大家都不惧怕长垣将军,反而害怕墨白间,无论在哪个方面这个墨白间都是一个奇人。</p>

    况且,他杀人如麻,除了长垣将军,对谁都能杀上一二。</p>

    这等行为乖张,嗜血成性的人,说能不怕。</p>

    在这个北地,最恐怖的人就是他了。</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