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帝心不在 > 章节目录 第266章 可用之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266章 可用之人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p>

    余在廷先行退下,堂中便只剩下萧倾和傅眀奕了。</p>

    萧倾默默坐在首座,一时没有说话。</p>

    虽然比起三年前永萧宫的战火,这一晚的所谓“清君侧,请真君”的逼宫大戏宛如一场拙劣的闹剧,但到底,这是她自坐稳南定之后,第一次经历的臣子逼到眼前的闹剧。</p>

    世家如何行事,萧倾之前只在太傅授课时耳闻。</p>

    后来她能出宫之后,在南华城中便也曾见过一些。</p>

    再后来,便是不久前凤县之行。</p>

    是今日蒙山之祸。</p>

    世家已经张狂若此,裹挟着当朝重臣,身为丞相的王项即便真如余在廷所说的胆小谨慎,也终于还是被牵连其中。</p>

    更何况,哪里有无缘无故的无辜。</p>

    王项从世家得到的,也够多了。</p>

    萧倾确实没有想到,余在廷与太傅合作之后的请求,是放过王项。</p>

    她有点没懂。</p>

    不懂的,自然要问问老师。</p>

    傅明奕只淡淡一笑,给了一句评价。</p>

    “余在廷是个聪明人。”</p>

    “何出此言?”萧倾微微歪了脑袋。</p>

    傅明奕却不肯多说,只说:“陛下不妨再想一想,不拘此时此刻就要个答案。”</p>

    萧倾便知道了,太傅这是在考校功课。</p>

    好的吧。</p>

    她瘪瘪嘴,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p>

    临走前,傅明奕道:“陛下,此玉虽属于臣的学生,但在今晚,恐会引来魍魉之徒。陛下若是担心,不如先由臣保管。”</p>

    萧倾挑挑眉,想到今夜种种,似有所悟。</p>

    她想了想,摇头道:“太傅不必担心,朕还能应付。”</p>

    傅明奕也没再劝,很快就离开了。</p>

    经历一夜疲惫,将近黎明,正是最后一瞬黑暗之时,放松下来的人们反而会感到些许困倦。</p>

    傅明奕坐在房中靠窗的椅子上闭目养神,身板还是笔直如松。</p>

    因为门窗关闭的原因,外头一丝天光都没透进来。</p>

    屋里静得可怕。</p>

    有个低沉缥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p>

    “太傅心深似海,真叫人看不透。”</p>

    傅明奕面上未动分毫,可与他表现出来的松弛不同,他的脑子清醒而警惕。</p>

    他没有睁开眼,却缓缓道:“不及阁下身似在渊。”</p>

    对方低声嗤笑。</p>

    “比不得太傅,狸猫太子,假凤真凰,无论如何,总归太傅仍是万人之上的……太傅。”</p>

    傅明奕睁开眼的时候,一袭黑影便侧身靠墙站在屋角的阴影里,虽然从上到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看不见相貌,可他微微眯眼看去,却觉得依稀有些熟悉。</p>

    “如今王孙李三家事已败露,丞相不知所踪,即便寻到,也坐不得丞相之位了。太傅一番算计,如今尽皆实现,下一步,恐要再换换位置坐了吧?”</p>

    那人大胆试探,叫傅明奕听出点深意来。</p>

    他微微一笑,“依阁下之见,什么样的位置适合本官呢?”</p>

    那人也笑一声,“丞相的座椅怕是有些小了。”</p>

    傅明奕眉目清淡。“阁下妄言猜测之语真是信手拈来。”</p>

    “若在下有心助太傅一臂之力呢?”</p>

    他笑了笑,“假的到底是假的,来日暴露光天之下,太傅不要说身后事,就是身前名都难得顾及。”</p>

    他见傅明奕不动声色,又道:“且那位置高处不甚寒,以太傅心胸,坐上也是束缚,反不如名正言顺的万人之上来得自在。太傅不妨考虑一下?”</p>

    傅明奕淡淡道:“阁下口气倒大,倒不知有何资格言说此事。”</p>

    那人笑了笑,“高山流水玉已在太傅手中,太傅心知肚明,何必再问?”</p>

    傅明奕看着他,“空口无凭。”</p>

    那人摇摇头,往后退了一步,“豺狼环伺,做奴才的,自然要收拾了场子才能迎主子。该怎么做,太傅可要想好了。”</p>

    他退去阴影之地,不过眨眼功夫便在原地消失了。</p>

    傅明奕等了半晌,脸色这才沉了下来。</p>

    而萧倾那边,竟然一直安稳到了天亮,半丝动静也无。</p>

    赵右辰和赵子苑一夜搜查,连女眷所住的院落都没有放个过,前前后后忙活了一晚上,算是把王,孙,李家一干人等全部捉拿。</p>

    只剩一个王丞相,如何也搜不出来了。</p>

    两人御前复命,赵子苑咬牙切齿,心道这孙子真是能躲。</p>

    傅眀奕已回到萧倾身边,此刻沉吟,“怕是已经让黄雀得手。”</p>

    赵右辰皱眉,“属下连密道都搜索过了,只要在别苑之中,不会搜索不到。”</p>

    傅眀奕看了眼萧倾。</p>

    萧倾若有所思,“可有检查那些身量相似之人?随从也算在其中。”</p>

    王项中等身材,是已经发福,但常年浸淫权势,平日得意,加之少年因文采出众,多年来在南边文人中声望极高,所以自有一股文质在内,威势在外。</p>

    “王妤身边可有什么异常?”萧倾慢慢铺开思路。</p>

    拿得出高山流水玉,自不是王、孙、李之流可以办到的。</p>

    一定有北地来人,且本事不小。</p>

    怕是寻常隐匿手段,在哪些人眼中都嫌稚嫩。</p>

    萧倾突然想到了无先生。</p>

    她刚要说话,傅眀奕站在她面前,已经开口:“陛下,臣觉着有几人可用。”</p>

    萧倾撞进傅眀奕的眼睛,心里跳了一下。</p>

    太傅与她,有些话不必明说,也自然能够领会。</p>

    她点点头,有种预感在心。</p>

    无先生恐怕是不能请来的,那么太傅所说的人……</p>

    傅眀奕笑了笑,“陛下的人,陛下驱使即可。”</p>

    萧倾便明白了。</p>

    “出来。”</p>

    四道背影齐刷刷跪在她面前,也不管赵家叔侄在场。</p>

    赵子苑很快就明白了。</p>

    这几个人身上有些与凤栖峡藏的人相似的气息。</p>

    赵右辰握紧了手中的剑柄。</p>

    萧倾心里明白,她当时一怒之下将这些人赶走,后面虽然想通了,却又因局势需要,将计就计。</p>

    但这些人在暗处,他们的本事是无先生亲自调教出来的,与赵右辰他们在明里行事的风格手法不同。</p>

    萧倾动了动心思,“你们可愿意领命?”</p>

    为首之人拜道:“主人有令,不敢推辞。但求属下等复命归来之时,请主人赐名!”</p>

    说着,双手奉上一只巴掌大的木匣子。</p>

    傅眀奕神色淡淡,端得一副事不关己。</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