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折仙谋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谋

    又在寺中转了转,后面还供奉了两位坐化金身,默槿都没有进去,隔着门槛大约看了看便算了,她体质特殊,确实不想冲撞了这些东西。</p>

    这一路上咏稚都是一副有口难言的样子,有些走乏了的默槿在回廊边儿坐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咏稚也坐下。</p>

    “哥,”她将鬓边有些沾上水汽的头发挽到了耳后,“你在想什么?想那个签文吗?”</p>

    虽然请了签,但默槿最后还是谢绝了小沙弥要为她解签的好意,对她而言,那两句禅语无论签底儿是什么,都没有什么意义,就像漫天神佛不会给自己算卦一般,他们本就超脱于俗世之外,这些尘世的东西又怎么做得了准。</p>

    咏稚挨着她坐了下来,眼神却一直落在外面的池塘中,入了秋,池塘中的荷叶几乎没有特别完整的,更别说是荷花了,倒是莲蓬一个个长得很不错,靠近岸边儿的想来都被香客折了去混个嘴香,而里面的那些因为距离太远,反倒没有折损。</p>

    顺着他的目光,默槿也看到了那些莲蓬,轻笑道:“若是以后有机会,咱们还可以煮莲子粥来喝。”</p>

    她知道咏稚不愿回答自己的问题,自然也不会追着去问,毕竟在默槿看来,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咏稚做了什么,自然都是为自己好的。</p>

    默槿将手伸了出去,屋檐上滴下的水珠落在了她的掌心,积满后又顺着腕子流了下来,最后仍是落在了地上。趁着她看着水珠发呆的工夫,咏稚已经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身上。</p>

    不过几日的工夫,默槿似乎已经有所成长,只是记忆尚没有恢复,这也是万幸之事。思及此,咏稚的手不着痕迹地抚过了自己的侧腰,荷包中藏着的,自然是那个白玉长颈瓶。</p>

    他一直将肃羽带在身边儿,唯恐出了什么岔子,叫他惊扰了默槿的那份回忆可就不好了。</p>

    两人相对无言地又坐了一会儿,为数不多的香客们纷纷绕过大殿和后面的回廊,走进了一个拱门之中,默槿有些好奇,拉着咏稚想去瞧瞧,没走两步便闻到了米粥的味道,其中还混了些莲子的清苦。</p>

    相识无奈一笑,咏稚倒是很快反应过来,先来是寺中午间的素斋开了桌,这些香客才会过来。</p>

    他与默槿都不喜人多的地方,自然没有再过去,况且午时的钟声刚刚响过,他们也该是启程去三合楼的时候了。</p>

    经过大殿的时候,偌大的屋子里只留下那个捧着签筒的小沙弥一人,远远地他也看到了撑着伞站在雨中的咏稚、默槿二人,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默槿回头瞧了眼咏稚,也还了一礼,这才离开了兴源寺。</p>

    一路往南,走过了大约三条街后,周遭的一切都开始喧闹了起来,先前晨里的时候,因为雨势太大很多店家都没有出摊,如今这雨小了,路上的人自然更多了。</p>

    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又走了半条街,终于看到了高高挂起的三合楼的牌子。</p>

    林家肯定早有吩咐,所以咏稚刚收了伞,便立刻有一名衣着不同的小二上前来接过了他手里的雨伞,同时冲着里面嚷道:“二楼灵字号,贵客两位,里面请!”顺着他的声音,立刻有人接着迎了出来给咏稚和默槿带路。</p>

    虽然知道今日这场宴席有可能是他们在安郡城吃的最后一顿饭,可偏偏店内的菜式都很不错,刚一进去,默槿便听到自己腹中开始打起鼓来。还好此处人多,并没有旁人听到,不过她怀疑耳力过人的咏稚已经发现了端倪,因为他明明皱着眉的脸,此时倒是露出了一分不易察觉的笑容来。</p>

    他二人是卡着点儿来的,进门的时候林博鸿和林秋巧已经坐在了副手的位置,独留下一个主位,想来是给林父留的。</p>

    随着小二的安排咏稚和默槿依次落了座儿,林秋巧耐不住立刻绕过来坐在了默槿身边儿,挽着她的胳膊问这一上午都去了什么地方。</p>

    默槿柔声细气地同她讲了,还问了她身体如何之类的问题,而另一边林博鸿和咏稚也不时说上三两句话,无不外乎是些同两位妹妹有关系的,一时间包厢内的气氛融洽到了极点,默槿险些忘记了之前咏稚对自己的叮嘱。</p>

    等到约定的时间,包房的大门被从外面推开,进来的是还未摘下官帽的林父。他看到咏稚和默槿,眼睛都是一亮连忙迎了过来:“府衙内事情太多,耽误了耽误了,一会儿我先自罚三杯。”</p>

    “哪儿的话,您是为了这一方百姓,况且时间刚好,您可没迟。”</p>

    咏稚面上同时也挂起了客套的微笑,他的面容生得好看,比默槿更多了一丝男子的硬气,平日里自然柔和了眼角眉梢,看着才没那么难以亲近,如今更是杂糅了几分笑意,看着更似个邻家男孩一般亲近。</p>

    “没大没小的,”林父在经过林秋巧时假意皱起了眉头“人家夫妻俩,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去你哥哥旁边坐,别没了规矩。”</p>

    “不嘛,”想来平日里林秋巧也是被惯坏了的主儿,她非但没动地方,反倒将默槿的胳膊搂得更紧了些,“我晨里边想着见到默槿姑娘要好好说说话,你们一群男人聊你们的,我二人又不能插嘴,还不许我同她坐得近些了?”</p>

    “你这丫头…”</p>

    林父还要说什么,林博鸿压着他的胳膊压了回去,同时细不可闻地捏了一下他的胳膊:“不妨事儿,平日妹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难得有个年纪相仿的小娘子同她说说话,您就别管着她了。”</p>

    “你呀,你这个妹妹,都是被你宠坏的。”</p>

    话虽是这么说,不过林父也并没有再坚持要林秋巧坐回原处。凉菜已经上齐,从林父进门开始,后厨的热菜便也开始准备起来,他们先垫了几口后,自然酒也被送了上来,林博鸿十分有眼力见地给在座各位都斟上了酒,连林秋巧面前的酒盅内都有三钱的酒。</p>

    一番感谢之后,第一杯酒算是进了肚子,默槿还好,林秋巧恐怕是第一次喝,辣地直咧嘴巴,默槿赶紧将冰粉盛了半碗给她,笑道:“你若是不能喝,便让你哥哥代劳就好。”</p>

    “难得我能跟着爹爹和哥哥出来,哥哥还亲自给我斟了酒,哪儿有不喝的道理。”</p>

    等热菜上来的时候,林秋巧加起来也喝了有七钱的酒,这会儿正倚靠在默槿的肩头一边傻笑一边问到:“你同你家相公,是如何认识的?你、你总唤他哥哥,是为什么啊?”</p>

    “这丫头…”</p>

    林博鸿面上一僵就要站起来将胡言乱语的林秋巧拉回去,没想到默槿却冲他摇了摇头:“你们说你们的,我们姑娘家聊我们的,林家哥哥不用担心。”</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