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女神的贴身高手 > 第3773章 父女相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773章 父女相见

    </p>

    陈扬站在这凌晨的街头,心里有说不出的异样感觉。</p>

    他永远记得第一次来平行世界的那些日子,上高中,上大学,有灵儿,有灵珊,那些日子是多么的快活。</p>

    岁月如梭,过去那么多年,想起一起旅游泰山的日子,一切都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p>

    普通人的寿元也就八十左右。</p>

    他距离第一次来平行世界已经过去了两百年……</p>

    当年的故人,当都已经不在人世了。</p>

    “何止是这里的故人不在了,便是我在大千世界里的那些故人也多有不在了吧?”陈扬的心底生出一种感伤来。</p>

    修道者就是如此,虽然可以在岁月长河中活下来,可渐渐的,却就没有了朋友。越往后走,便越是孤独!</p>

    好在的是,他从时间晶壁里已经看到,眼下女儿陈一诺尚在人世。女儿的肉身修为已经到达了巅峰,活个两百年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肉身再强,也有桎梏。</p>

    所以,留给女儿的时间也是不多了。</p>

    随后,他便要想办法前往滨海。</p>

    他知道女儿就在滨海,可是他并没有她的联系方式。</p>

    要去滨海也不容易,他眼下是两手空空,没有半点钱财。</p>

    环望四周,倒也有车来车往。</p>

    陈扬在路边坐了下来,开始观察来往的车辆,最后,他选中了一辆不错的豪车。</p>

    身形一闪,便拦在了那豪车前!</p>

    豪车司机是名中年男子,大腹便便。</p>

    陈扬突如其来的窜出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紧急刹车之后,他摇下车窗,探出头就骂:“你他娘的找死啊!”</p>

    陈扬一言不发,再身形一窜,就已经来到车窗前,一把掐住了那胖子的脖子。</p>

    胖子顿时骇然欲绝,喘着粗气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p>

    陈扬沉声道:“解锁开门!”</p>

    胖子立刻解锁。</p>

    陈扬便松开了他的脖子,到了后座上落座,胖子脸色煞白,知道自己今天是遇到了硬茬。</p>

    “小兄弟,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吗?需要多少钱?”胖子小心翼翼的问。</p>

    陈扬不接这胖子的话茬,说道:“把你的手机拿过来。”</p>

    胖子不想,可又不敢违背。刚才对方的那几下已经让他明白,这个少年乃是一个高手。</p>

    犹豫半晌后,他将手机交到了陈扬的手中,并哭丧道:“小兄弟,你到底想要什么呀?”</p>

    陈扬淡淡道:“你不用紧张,我只是想搭车而已。我现在要去滨海,你开车送我过去。送到之后,会有重谢!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眼下你只要乖乖开车送我去滨海,那么我绝不会为难你。反之,我不介意杀了你。”</p>

    胖子透过后视镜接触到陈扬森寒的眼神时不由打了个寒战,随后便就启动车子。</p>

    陈扬觉得有些疲惫,这具身体让他不太舒服。</p>

    随后,便就闭目养神。</p>

    那胖子恨不得将车开到公安局,但始终有些忌惮,还是不太敢。</p>

    车子很快就上了高速,一路朝滨海而去。</p>

    从这里到滨海足有一千六百公里,胖子开始还有想要逃跑的想法。后来干脆放弃了……因为陈扬的眼神让他实在是害怕得很。</p>

    同时,也觉得似乎只要乖乖听话就会没有危险。</p>

    两天后,到达滨海!</p>

    陈扬下车之后便就将那手机还给了胖子。胖子很上道的说道:“小兄弟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的。”</p>

    陈扬淡淡一笑,道:“你的手机号码我记下了,过后会有人给你打一笔钱的,算是你这趟的辛苦费!”</p>

    胖子连说不用不用,应该的。</p>

    陈扬一笑,不再多说,转身离去。</p>

    那胖子见陈扬真的走了,这才长松一口气,他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这两天于他来说,就跟做梦一样……莫名其妙的经历了这样一场生死煎熬。</p>

    此时正是上午十点,阳光明媚!</p>

    滨海的气候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说阳光不错,但却无法穿透雾霾……</p>

    “环境已经恶化至此了吗?”陈扬喃喃道。</p>

    郊外,独栋别墅的庭院里。</p>

    一名白发老太太正在躺在贵妃椅上晒太阳,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像是睡着了一般。</p>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太太忽然睁眼,警觉的坐了起来。</p>

    她耳朵微微一动,便听到了数百米外有一个少年正在走来。</p>

    听其脚步声,便知这少年修为不凡。</p>

    老太太虽然看起来老态龙钟,可一旦警觉起来,却依然能给人一种无比强大的感觉。</p>

    她想了想,之后又躺了下去。</p>

    她这辈子见过了太多的生死大场面,区区一个少年也不足以让她大惊小怪。</p>

    庄园大门前,敲门声传来。</p>

    老太太淡淡说道:“门没锁,进来吧。”</p>

    大门被推开,老太太看到一名少年向她缓缓走来。</p>

    这一瞬间,老太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p>

    她看着那少年,忽然激动起来。</p>

    她的内心已经多年波澜不惊了,可眼下,她再也抑制不住了。</p>

    她多少次在梦里期盼过这个场景……</p>

    少年缓缓来到她的面前……</p>

    “是……您吗?”老太太眼中泪光闪现。</p>

    少年在她面前蹲了下来,握住她的双手,眼中也泛出了泪水:“小诺,你受苦了。”</p>

    “爸……”陈一诺再也抑制不住情感,一把抱住了陈扬。“您真的来了,您真的来了……”她喃喃念道。</p>

    许久许久后,两人分开。</p>

    陈扬看着自己的女儿如今已然老成这个模样,不禁感到万分心疼。</p>

    “这些年,你过的好吗?”陈扬问。</p>

    陈一诺连连点头,带着一丝哽咽,道:“好,我挺好的。”随后,放声大哭,道:“爸,我真的将您盼来了。”</p>

    “对不起,对不起!”陈扬对这个女儿有太多的心疼。</p>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一诺是他第一个孩子。</p>

    “爸,坐,坐!”陈一诺站了起来,道:“您饿了吗?我给你做一些好吃的。”</p>

    陈扬拉着她的手儿,道:“你坐下。”</p>

    陈一诺微微一怔,随后也就听话的坐下。</p>

    陈扬跑到屋子里搬了一张椅子出来,然后在陈一诺的身边坐了下来。</p>

    “我妈妈,她还好吗?”陈一诺忽然问。</p>

    陈扬怔了怔,然后说道:“她挺好的,有丹药服用,寿元还有很长。只可惜,我没办法将你带到我的世界去。”说罢之后,眼中闪过一抹哀伤。</p>

    陈一诺忙道:“别啊,爸,我已经很好了。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的世界。我这一辈子,过的很好,你不要一见我就这样多愁善感,搞得好像我的人生是多么不幸!”接而一笑,道:“我很庆幸我这辈子能做您的女儿。”</p>

    “真的?”陈扬忍不住道。</p>

    陈一诺点头,道:“当然是真的。”</p>

    陈扬苦涩道:“我是个差劲的父亲。”</p>

    他无法不对陈一诺感到歉意,他其他的那些孩子至少是有母亲陪伴的,而且还可以修炼,拥有无限寿元等等。</p>

    唯独这个孩子……</p>

    平行世界的陈一诺对于陈扬来说,就如一名老干部当年下乡遗留下的孩子。</p>

    他另外的子女们都在城里享受着优渥的生活,而这个孩子却在乡下苦了一辈子。</p>

    基于此,他怎能不更感愧疚呢?</p>

    “爸,您这次怎么来了?会来多久呢?”陈一诺随后满心欢喜的问。</p>

    陈扬便道:“话说起来也就很长,我很想多陪你一段时间。但是这具身体最多只能支撑一个月。所以,一个月后我就要离开了。”</p>

    陈一诺欢喜道:“一个月,已经很好很好了。”</p>

    陈扬见她如此开心,也就庆幸自己来了这一趟。接着道:“我跟你说说我的事情,你也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好不好?”</p>

    陈一诺道:“那当然好,不过咱两谁先说?”</p>

    陈扬道:“你先说。”</p>

    陈一诺道:“好!”</p>

    陈扬想起什么,道:“这些年,你没成家吗?”</p>

    陈一诺摇头,道:“没有。”</p>

    陈扬捂住脸,道:“我的天啊,我的乖宝贝,你这辈子不会都没尝试过爱情的滋味吧?”</p>

    陈一诺脸儿一红,道:“爸,这说的什么话。”随后,她认真的说了起来。</p>

    她的修为确实是太高了,所以很难遇到知心人。</p>

    高级的哲人总是独处,她到了一定的高度,就很难找到与她相匹配的伴侣。</p>

    高处不胜寒啊!</p>

    陈一诺告诉陈扬,她也曾经尝试过一段恋情,并且差点迈入婚姻的殿堂。可惜,最后她还是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觉得那样凑合的婚姻始终不是她想要的。</p>

    她有过男人……但始终没有过真正的刻骨爱情。</p>

    “后来,我收养了一个孩子。”陈一诺说。</p>

    陈扬马上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那孩子呢?”</p>

    陈一诺道:“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四十多岁。他是个男孩儿,有一天晚上,我在湖边看到一名女子和一名男子将一辆车推入湖里。我感觉到车里有活人的气息,于是就去跳入湖里将孩子救了起来。当时,那小家伙才两岁。我了解到,推他去河里的女人是他的母亲,男人是他母亲的情人。两人是想合伙骗保险……之后,我就弄了一辆房车,带着孩子四处游历。那段日子很有趣,我本感寂寞无聊,但那小家伙却治愈了我的孤独。”</p>

    “在他八岁后,我将他送入了贵族学校。”陈一诺继续说道:“我给他起名叫陈思扬……他十岁的时候,跟我吵架,说我是从他母亲那里拐卖了他。他想要找自己的父母。”</p>

    <center class="clear"></center></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