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四千零一十章 能量集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四千零一十章 能量集齐

    </p>

    面对庞林声嘶力竭的咆哮,沈旺痛哭流涕的请求,以及项鸿愤怒的咒骂,左风一副视若无睹的模样。</p>

    也可以换一种说法,这群人从一开始在左风的眼中,就等同于一群死人。从左风命令姬娆等一众人退入冰台上的时候,庞林这些人在左风的眼中就已经注定了死亡的结局。</p>

    其实包括左风在内,人们都会下意识的去关注,此时已经飘飞到了冰台上方的蚀月镜。不管是那将冰台笼罩起来的幽暗的光幕,还是那激射下来,将一名名武者当场击杀的黑色光束,全部都来自这颗恐怖的蚀月镜。</p>

    没有人注意到,被那蚀月暗曜的黑色光束,轰击在身体上死去的武者们,他们的血肉之躯,化作无数碎末般的存在,大范围抛洒在冰台之上。</p>

    那些碎肉落在冰台上以后,其中会有一部分直接渗透进入冰层内部,若是仔细观察感觉也会更加明显,那些碎肉和骨屑当中的精华,就好像正在被一种恐怖的力量抽取而走。</p>

    只是一方面那些碎肉和骨屑,实在太过细小,根本不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另外那些碎肉并不是直接消失,只是被抽取掉其中的精华。</p>

    只有左风现在分心的探查,能够确定那些被抽取的血肉精华,在渗透进入到冰层内部后,便一点点的开始向着一些固定的位置汇聚过去。</p>

    ‘看来至少这一步还算顺利,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相信很快就会收集起足够的血肉精华能量。’</p>

    左风还在暗自感受的时候,项鸿已经按捺不住,手中长枪猛的一抖,便全力向着左风攻来。</p>

    早就已经做好准备的左风,半点都没有慌乱,在对方发动攻击的同时,就已经先一步飞快后退。</p>

    看到项鸿直接动手,庞林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怒吼了一声,便不顾一切的冲出,手中厚背刀已经灌注满了力量,朝着左风隔空斩了过去。</p>

    本来正在躲避项鸿长枪的左风,突然就感受到了如山岳般力量的压迫过来,眉头微微一皱,知道这个时候躲已经躲不掉,无比愤怒的庞林已经开始玩命了。</p>

    转身的同时,左风两手狠狠的向前连连抓出,而那比起庞林厚背刀本身,还大了三四倍的刀芒此刻正砸落下来。</p>

    左风那看似胡乱抓出的手,实际上每一下都有着特殊的轨迹,位置角度都在不断的变化中。虽然这身体到现在,还无法运用任何灵气,可是对于身体的操控倒是相比之前要灵活了许多。</p>

    那两手连续抓出去,实际上却是在模拟出云浪掌的手段,只是那攻击并非灵气叠加而是力量叠加。</p>

    “咔咔咔……”</p>

    自刀芒之上传出了无数水晶崩裂的声音,到最后终于还是猛的爆碎开来。只是在爆碎的瞬间,巨大的冲击猛的向外扩散,左风的身体更是直接倒飞而出,看起来受到的冲击的确不小。</p>

    向后连续翻滚出去五六丈,左风才勉强稳住身形,而项鸿已经持着长枪追杀而来。如果说之前左风还能够不断的周旋,那么他现在却已经支撑的很困难了。</p>

    因为之前庞林和项鸿他们,实际上只算是在逼迫左风,可是现在他们两人已经在玩命,务求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左风击杀掉。</p>

    原本痛哭哀嚎的沈旺,也被两人一连串的攻击,给彻底惊醒了过来。他虽然恐惧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可是他现在也已经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情已经不多,可能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拉着左风一块陪葬了。</p>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左风等人同样必死无疑,可是他们却认为自己一定要亲手杀掉左风,至于姬娆等奉天皇朝的家伙,就留给殷无流去击杀吧。</p>

    当这一群人向左风动手的时候,殷无流那因为极度愤怒,而明显有些扭曲的脸庞上,竟然难得的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似乎也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很有趣。</p>

    不过也只是片刻之后,他就突然开口,冷声道:“你们怎么会有自信,觉得自己现在还有资格杀人,如今在这里只有我,才有资格杀人,明白么!”</p>

    当他口中“明白么”三个字吐出的同时,空中的蚀月镜便猛的一颤,随即又是十几道黑色光束降落下来。</p>

    只是这一次略有一些不同,虽然感觉毫无预兆,可是庞林、项鸿和沈旺,以及手下的武者都第一时间躲避。</p>

    虽然算不上抓到了规律,可是众人的时机把握的倒是都还不错。可是那蚀月暗曜的黑色光束实在太快了一些,人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反应,就已经猛的降落下来。</p>

    除了庞林、沈旺和项鸿之外,倒是还有三人成功的避开了,可还是有七个人没来得及躲开,蚀月暗曜直接降临到他们的身上。</p>

    一样的结果,当黑色光束接触到身体上的时候,整个身体就直接爆碎开,那身体的无数碎块,溅落到冰台的各处。</p>

    “哦?竟然学会躲了,你们还挺聪明的嘛。”殷无流开口称赞道,只是这番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没有了一点点夸赞的味道,反而会让听到的人背脊阵阵发凉。</p>

    殷无流又立刻开口道:“既然你们如此厉害,那我就来增加游戏难度吧。”</p>

    庞林、项鸿和沈旺,此时心中同时一颤,庞林下意识的大喊道:“不好,快躲。”</p>

    “对,快躲!”殷无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点头说道,然后抬起手来朝着那蚀月镜一指。</p>

    下一刻,那蚀月镜不是颤动,而是轻轻的转动了起来,无数的黑色光束,直接从那蚀月镜表面的细小镜面中,直接激射而出向着下方武者冲去。</p>

    不管是庞林、项鸿和沈旺,都已经直接发动了最强的身法武技,他们手下的武者,也都不顾一切的展开身法躲避。</p>

    然而这一次他们每一个,都同时面临了最少三四道黑色光束的袭击,庞林三人倒是险之又险的躲避开,可是他们手下的武者,却没有一个那样幸运的,全部被当场击杀而死。</p>

    “为什么?就算是你要杀我们,难道就不能让我们先杀了左风么!”庞林愤怒的咆哮。</p>

    项鸿同样忍不住大声喊道:“为什么要针对我们,为何不杀他们,奉天皇朝难道就不是你的敌人么,难道你就不想将他们杀了么!”</p>

    另外一边的沈旺,脸上还挂着泪痕,他忍不住大声祈求道:“我们只是想要杀了左风而已,你不是也很想让他死么,我们就只有这么一点点的请求而已。”</p>

    血红色的眼睛缓缓的扫过庞林、沈旺和项鸿三人,殷无流脸上有着扭曲的笑容,缓缓开口道:“为什么?想不到要死的人,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问题。你们有什么资格向我提问题,我又为什么要回答。”</p>

    “不过,我倒是不妨告诉你们,因为他们没有背叛我,他们从一开始就跟我为敌,所以他们注定要死。</p>

    而你们这些叛徒,我当然是要先处理掉了,你们没有资格死在他们后面。还有你们根本没有资格提任何条件,更没有资格对付左风,你们只配死的连渣都不剩。”</p>

    殷无流淡漠的解释完毕,便抬起手来向着空中再次一指,随即那蚀月镜当中立刻就有着无数黑色光束,向着庞林三人激射而来。</p>

    三人倒是早就有了准备,几乎就在殷无流举起手来的瞬间,便已经开始疯狂的逃窜,他们甚至下意识的朝着左风冲过去。</p>

    只不过左风对于他们的靠近,也只是冷笑的看着,却并未全力躲避。</p>

    沈旺修为最低,他虽然用尽了浑身解数,甚至将长鞭疯狂舞动起来,也终究还是无法阻挡那蚀月暗曜落在身体上。</p>

    另外项鸿和庞林全力冲向左风,似乎想要拖着左风一块被击杀。与此同时那无数的蚀月暗曜纷纷激射下来,项鸿却是陡然一咬牙,手中长枪翻转,用枪尖侧面锋刃直接将右腿和左臂给斩下。</p>

    也就在他将右腿和左臂斩下的时候,也正是黑色光束激射在上面的一刻。那一腿和一臂就直接崩碎开,若是再稍慢一点,他的身体也将会直接破碎。</p>

    另外一边的庞林,那巨大的厚背刀,却是成为了盾牌般的存在,他全力灌注灵气将厚背刀阻挡在上方。</p>

    同一时间就有三束黑光,落在他那后背刀之上,只有中品灵器品质的厚背刀,同时受到三束蚀月暗曜的攻击,直接就崩碎开。</p>

    在那厚背刀破碎开的瞬间,庞林的两条手臂也跟着一同被粉碎,却并没有当场死去。</p>

    不管是庞林和项鸿受了如此重的伤,却还是齐齐将目光投向左风,只见因为他们两人靠近,倒是有那么一道黑色光束,落在左风的身上。</p>

    然而那光束轰击在左风的身体上,他也只是轻轻的颤了颤,身上那件灰白色长袍稍微亮了一下,然后便重新恢复,竟然是被那件得自殷洪的长袍给阻挡了下来。</p>

    他们两人直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左风身上穿着的是月宗的长袍,是能够阻挡蚀月暗曜攻击的特殊存在。</p>

    只不过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因为没能拖着左风一块上路而哀叹,就忽然感受到身下冰台内部,一道道阵法波动竟然扩散开来。</p>

    “嗯,终于差不多凑够了,我已经尽量高估这冰台阵法需求的血液精华数量,想不到还是超出了我的预计,不过现在总算是成了。”</p>

    左风的声音在此时响起,不管是庞林和项鸿,又或者是冰台之外的殷无流,面色都瞬间变得异常难看。</p>

    <center class="clear"></center></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