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你给路达哟 (5800)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你给路达哟 (5800)

    同时得到多个伟大存在的传承,同时得到多位伟大存在的祝福,并且将这些力量融合为一体,化作自己的力量……</p>

    “等等,这个描述……”</p>

    细细思索了一会,苏昼却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他眉头一抬:“这个描述不就是我吗!”</p>

    的确如此。</p>

    虽然可能手段有些不太一样,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苏昼完美符合这一推测的所有条件。</p>

    他的确同时得到了多个伟大存在传承,也同时得到了多位伟大存在的祝福,而且还将这些力量融为一体,成就了自己的烛昼之躯与明心之法。</p>

    好家伙,难怪这些家伙想要抓烛昼,也难怪作为道生生命的承道之龙,会以‘烛昼’的形态降生——感情他真的就很符合这个定义啊!</p>

    换而言之……</p>

    ——你们要抓的其实不是承道之龙,而是我苏昼哒!</p>

    【融合我们的力量……曾经有人这么做过,并且获得了成功率】</p>

    对于苏昼的猜测,世界树先给予了肯定,然后不解道:【但是成功率很低,而且论起力量,也不一定很强——传承这东西还是适合自己的最好,强行融合,事倍功半】</p>

    【很疑惑,均衡什么时候也开始做这种事情了?】</p>

    对于苏昼的猜测,大道树先给予了不解,然后肯定道:【但祂的力量,也的确最适合进行这一类的融合,只需要把握住关窍,平衡的眷属大多可以掌握两种完全不同甚至相对的力量,甚至将冲突的部分化解,变得更强】</p>

    “这种事我也办得到啊!”</p>

    雅拉如此愤愤不平道,然后双神木吐槽:【你的确能,把所有东西都打乱然后随意组合,那的确没问题,问题是有几个眷属能办得到这点?】</p>

    【倘若能办得到这点,好好正常的成长不比这样乱整强吗?】</p>

    对此,蛇灵抬起尾巴,指了指苏昼。</p>

    苏昼抬起眉头,然后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p>

    双神木:【……很合理。】</p>

    差不多情报整理完毕,苏昼大概也对如今创世之界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p>

    十天神系,如今表面上是在争夺源点之钥和星萤这条承道之龙,实际上,是在争夺创造‘道生生命’和‘道生生命’本身。</p>

    当然,也有一部分势力,譬如说造物之墟就是想要阻止道生生命的出现,祂们也有盟友,各方持有各自的计划和目的,以道生生命为中心展开了一系列的博弈。</p>

    这是最上层的行动纲领,而表现在现界,就是最近愈发动荡的各大星域。</p>

    苏昼不是很着急去插入这些纷争,因为他就是纷争的中心。</p>

    ——你们打,我先去摸鱼,等你们打的差不多了,我再回来看看,劝个架什么的。</p>

    总的来说,他还想要再看看这个世界的情况。</p>

    宇宙神系,作为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强者集团,固然能代表【伟大存在·创造】的一部分理念,但是整个创世之界本身,那数不胜数的普通人生活的世界,也是证明伟大之爱最重要的一环。</p>

    想要真正的理解伟大存在的理念,那么强者要去殴打,普通人要去了解,这样才能算是健全。</p>

    如此想着,苏昼便带着九溟与德奇姆斯来到了飞虹号上。</p>

    “昼哥!你终于来了!”</p>

    一进舱门,苏昼便感应到有一个人影朝着自己身上扑来,他自然也伸出手抱住对方,然后咚咚咚,就是三声清脆的敲击声响起。</p>

    敲着自家小妹的脑壳,青年大声斥责道:“你这败家玩意儿,被六大神系追捕还不回先驱空间?遇到尊主还不撤退?星兽围堵不想着突围,搁这儿玩对攻?”</p>

    “年龄大了,胆子也大了嗷!真当我跨时空出手不累的吗!”</p>

    “呜呜呜别打了,再打人傻了——”</p>

    假哭了一声,邵霜月对于苏昼的斥责和惯性耸了耸肩,她送开手,摇头叹气道:“主要是就这么直接回去,不仅很丢人很丢脸,而且还没有任何意义……迄今为止,我们就连他们为什么要追捕我们都不知道!”</p>

    “探索探索,总是要探索出一点线索,然后才能离开啊!不然的话,下次再来先驱空间,不还是一无所知吗?更何况当时我已经一只手按在回归信标上了,不用担心的啦!”</p>

    “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刚才我已经把所有信息都解析的差不多了。”</p>

    苏昼点了点头,他不理会一旁邵霜月睁大眼睛,发出‘啥,你咋就全解析清楚了啊?!’这样的惊呼声,而是转过头,看向一旁的芙妮雅:“辛苦了,芙妮雅,照顾我这个妹妹,肯定很麻烦吧?”</p>

    “嗨,小事,导师你这妹妹起码还有冲劲,天赋和性格都不错,我觉得没问题!”</p>

    对此,红发女士笑着比了一个大拇指,不过芙妮雅又皱起眉头:“我们本来是打算通过希光之烛的渠道,在御衡道星域内找个偏远星球当做临时据点的,但是现在看来,假如御衡道不是傻子亦或是健忘症,那咱们的计划大几率是告吹了。”</p>

    “这事不对劲,御衡道不应该是这样才对。”</p>

    而刚才还在和九溟交流目前情况的德奇姆斯也困惑了起来,他摇头道:“虽然可能有点冒险,但我想要和我熟悉的那位尊主交流一下……苏昼尊主,可以吗?”</p>

    “没问题。”</p>

    苏昼点点头,他其实也感觉到了之前那些御衡道尊主的不对劲——除了功法外,那些家伙哪里‘平衡’了?</p>

    根据雅拉和双神木所说,平衡一系的眷属非常好说话,只要愿意签契约,付出代价达成目标,维护一切的平衡,那就万事ok,不管你对祂们怎么样冷淡,祂们都会和颜悦色。</p>

    而不愿意就当你不存在,至于想要破坏契约,破坏万物的平衡,那就等着一群御衡道强者联手过来你轰杀吧,祂们可不管什么围殴不围殴的,平衡可不是非要一对一,而是指付出代价后取得的结果。</p>

    ——我上了一百位械神尊主,把敌人彻底抹杀,复活都不行,这很平衡啊!</p>

    简单来讲,就是有病。</p>

    而之前的钢羽尊主和宸星尊主,太正常了,正常到根本就是普通的尊主,半点没有伟大存在眷属常见的精神异常,让痛殴病人都养成习惯的苏昼很不适应。</p>

    德奇姆斯去尝试沟通尊主,而九溟也去联络隔壁神木战舰,询问对方愿不愿意跟随飞虹号继续前进。</p>

    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飞船便再次启动,而苏昼也在这个时候,转头看向一直都呆在角落中,安静注视着自己的星萤。</p>

    “唔……”</p>

    白发龙女静悄悄地呆在一旁,打量着自己这位理论上的‘始祖’,也是引领自己走出困境的‘烛昼聊天群群主’,她的心中,并没有浮现出什么复杂的感觉,只是从对方身上感应出了一种熟悉。</p>

    并非是血脉上的熟悉,而是……一种早已知晓却远离自己的人,突然出现在身边感的熟悉,打个比方,就是网络网友线下聚会时的那种微妙感。</p>

    “感觉不是很烛昼啊?”这就是她心中的感觉:“看上去只是一个人类,言谈举止也很随意正常,不像是天魔人天天阴阳怪气,也不像是神木烛昼那样三句话不离一句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有点太普通了?”</p>

    ——那是祂们妖魔鬼怪,和我有什么关系!</p>

    能读心的苏昼甚至都不用读心,他单单看表情就能看出星萤是什么想法,对此,青年只能摇摇头:“真是的,在群里水的那么过分,结果现实就都不会说话了,典型社恐,这样可不行。”</p>

    “不过别担心,星萤,你现在也是我方的一员,而我大概已经搞明白为什么烛昼,以及你会被诸天和这创世之界诸多神系追补了——稍后我就会在群中更新一段专门用于隐匿自己特质气息的修法,应该能完美解决如今烛昼被各路人马追捕的问题。”</p>

    “群主万岁!”</p>

    登时,星萤就举起双臂发出欢呼。</p>

    而在欢呼后,她又缩了回去,引得邵霜月和苏昼一齐哈哈大笑。</p>

    在场的众人都是熟人,自然也不会有隔阂,而哪怕是尾随在其后的神木飞船,也因为苏昼身上那亲近无比的气息,而没有丝毫不愉——作为恐怕是创世之界中仅有的神木眷属,苏昼给他们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亲人一样亲近。</p>

    原本苏昼还打算听听九溟和邵霜月如何选择除却御衡道领地外的其他区域,作为下一步的临时根据地,结果硬生生变成了各大神系管辖区域特产美食品鉴,双方开始争论是黯渊道的‘销魂恐蚁宴’值得一去,还是索尽道的‘星空杂烩菜’可以尝试。</p>

    苏昼对此自然只是旁观,毕竟他对创世之界的确不够了解。</p>

    但是,就在青年微笑着注视着自家小妹和她小队的互动时,他忽然浑身一震,极致的危险感从本能处狂涌而出。</p>

    【苏昼!】【小心!】“有人正在出手!”</p>

    而造就在他浑身一震前,就已经有这样的灵魂通讯响起,那是三位伟大存在的预警,而苏昼自然反应了过来,只是他仍然有些难以置信。</p>

    “不会吧?!刚刚黑屁御衡道,这下就真的有合道强者出手?!”</p>

    骤变就出现在苏昼抬手,以自己的力量护住飞虹与神木战舰两舰的瞬间。</p>

    轰!</p>

    宇宙真空中,骤然响起惊天震鸣,就像是无数星辰皆为琴弦铜钟,齐齐拨动敲击,奏响了足以令时空都宛如浪潮翻滚的音浪。</p>

    一时间,黑暗的宇宙空洞地带,泛起了海啸一般的时空扭曲,无数灵气鼓荡,宛如海中飞散的雾气溢散、</p>

    仅仅是一瞬间,不仅仅是位于风暴中心的苏昼,就连其他十天神系与四大禁区,也都察觉到了这激荡的灵气灵机,一座座古老的宫殿,一颗颗古老的星球,乃至于比星辰还要庞大的要塞与陵墓中,都有强大的气息苏醒,垂目望向此地。</p>

    【是谁……打破了寂静,率先使用合道武装?】</p>

    【多少万年了,终于有人打破了平衡,主动出手?】</p>

    【是御衡道的‘真理裁衡’,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是御衡道率先打破平衡!】</p>

    【讽刺,讽刺。悲哀,悲哀。】</p>

    一时间,整个星域都震荡不休,倏然间便已抵达极致。</p>

    而黑暗一片的宇宙真空中,隐约浮现出一柄一半青黑,一半暗金的衡器巨秤,它的存在仅仅是存在,就令宇宙动荡,这方星域所有的星辰轨迹虽然都还保持平稳,但实际上,它们早已身不由己,只需要一声号令,这千百星辰的光就会被熄灭,然后化作用于攻伐的伟力。</p>

    在巨秤的两边,都有诸多星系沉浮飘荡,它们中的恒星有些早已衰亡,只剩下一颗逐渐黯淡的星核,有的还在鼎盛时期,释放着旺盛且热烈的火焰。</p>

    群星共绽光辉,随着巨秤衡量的双方运动而动,维持着一切的平衡。</p>

    巨秤承托着群星,其光纯粹而圣洁,宛如真理与宇宙的化身。</p>

    而一支硕大无朋的巨手紧握着这巨秤,就像是紧握住了裁决万物的权柄,衡量价值与真理的力量。</p>

    它的光照耀而下,对准了苏昼等人。</p>

    只要光芒垂落,那么一切都将灰飞烟灭,即便是理论上不灭的茵与柏二人,倘若是湮灭于这恐怕宇宙常数都能直接更替的攻击中,想要复活也是千难万难。</p>

    但是凝视着这光芒的苏昼心中却是一松。</p>

    “不对,不是合道强者——只是合道武装而已!”</p>

    “催动它的人也不是很熟悉这合道武装,只是会用而已!”</p>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跑路!</p>

    【合道武装·真理裁衡】,御衡道的镇天道器,如今正远隔无尽时空,自小宇宙‘仪祭天’中发动,镇向飞虹号与神木战舰。</p>

    其光浩荡,总摄万物,只要被其捕获,就会被置入‘真理之秤’中,衡量其价值,并根据发动者愿意支付的价值而得到不同的结局。</p>

    只要准备足够,哪怕是合道强者也要避其锋芒。</p>

    但是如今,青黑暗金的光辉垂落世间,却被苏昼释放出的青紫色光焰牢牢挡住,并没有将其捕获。</p>

    【咦?】</p>

    苏昼甚至隐约听见了一声轻咦,满怀不解:【这怎么可能……】</p>

    但实际上,很好理解。</p>

    ——就连先驱空间搬运苏昼都花了一天多才将其从先驱空间送到创世之界,你一个合道武装,不是合道强者自己操控,还想要搬得动他?</p>

    开什么玩笑,看不起谁啊!</p>

    甚至,别的不说,哪怕是没有三位伟大存在作为乘客压舱,苏昼也未必会被祂收入。</p>

    归根结底,如今的苏昼实力之前,根本就不是寻常尊主能比拟的。</p>

    当初苏昼进阶天尊,就是在天尊中算是强大的那一批,他的基本素质和神通都是最顶级的,而自身的位格,寄宿的愿力与功德都是如此,放在某些时代,完全可以去竞争天帝候选人,成功率还不低。</p>

    这样的存在,手中还持有天神刻度这样的神物——只要合道武装不能第一时间将苏昼压制的动弹不得,那他就必能脱逃。</p>

    就在合道武装·真理裁衡释放的捕获之光失效,使用者感觉自己根本就是和整个宇宙拔河一样时,苏昼释放的青绿色光焰猛地一震,赫然是直接将捕获之光弹开了一瞬。</p>

    就在这一瞬,他启动了天神刻度,打开了庞大的时空门。</p>

    来不及预定地点,也来不及思考那么多,苏昼没有任何犹豫,他直接带着两艘宇宙飞船冲入了亚空间裂隙中,然后又迅速控制天神刻度将其关闭。</p>

    刹那之后,苏昼等人就消失在了现实宇宙,徒留刚刚显现的真理裁衡飘荡在宇宙真空中,显得颇为尴尬。</p>

    但显然,无论操控者有没有发愣,很快地,祂就反应了过来,然后便继续使用合道武装,强行开启亚空间裂隙,紧接着送入一股力量,顺着‘痕迹’朝着苏昼等人直击而去!</p>

    苏昼自然也早就料到对方既然有出动合道武装抓捕,追击他们的魄力,自然也不缺乏对方会追踪而来的决心,但是他对天神刻度的操控力是何等娴熟?再加上和虚无教首之间互相痛殴,横穿数百个世界的经验,他简直不需要思考,就可以轻车熟路地前往一个个世界,在现界和亚空间中随意穿梭。</p>

    而御衡道仍然追击,祂们虽然搞不清楚之前为什么会失效,也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穿梭时空的经验如此丰富,但就在纯粹力量方面,祂们绝对不会输。</p>

    一时间,可以看见,有一道明亮无比的时空脉络,在霎时间贯通了数光年内的所有超时空通道。</p>

    沸腾的灵气扭曲时空,甚至令星光破碎扭曲。</p>

    苏昼自然知晓这一切,但是相比起正在惊呼慌乱,甚至已经将手放在回归信标上的邵霜月等人,他却冷静不少,反而有余裕观察身后紧随不舍的强横力量。</p>

    ——的确是御衡道,没错。</p>

    来袭者,的确是御衡道的神只,</p>

    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极其纯粹的力量,隐匿于伟大存在的气息之中。</p>

    “果然,御衡道有问题。”</p>

    如此想到,苏昼本打算继续逃一段时间,看看追逐而来的御衡道气息是否会衰减——反正他也没有这个创世之界的星图,一时间认不清地形,只能乱飞,没有什么规划。</p>

    他倒是要看看,是自己跑路来的消耗大,还是动用合道武装的消耗更大!</p>

    但是就在此时,他却听见了一丝惊呼。</p>

    “苏昼尊主,我联系上那位御衡道尊主了!”</p>

    一旁,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似乎在和遥远彼端联络的德奇姆斯发出惊呼声:“祂说,他说让我们快跑,现在的御衡道已经不是原本的御衡道了,都是些偏离了‘平衡之道’的魔怔邪神!”</p>

    “祂还发来了一串加密过的时空秘钥,说如果要脱离追踪,他能帮忙,这个时空节点御衡道的那些家伙过不来,即便是合道武装也一样!”</p>

    “这种屁事也能相信吗?”芙妮雅睁大眼睛,她不禁吐槽道:“虽然有可能是真的,但更有可能是对方演我们入坑啊!”</p>

    “假如是我肯定赌一把,但是现在昼哥似乎自己也能跑得掉,那就让昼哥决定!”这是九溟的看法,而邵霜月也点头赞同:“就我们恐怕一开始就被抓住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根本没办法引起敌人的兴趣。”</p>

    “不愧是老哥啊,居然一降临就引得合道武装攻击!”她甚至还有心情吹逼一番。</p>

    “收声。”苏昼没好气地回答道:“我刚才已经感应到通讯的内容了,这家伙没说谎,祂的确是来帮助我们的——这个和德奇姆斯交流的家伙气息非常正,是正儿八经的平衡眷属,和之前那些不一样。”</p>

    “德奇姆斯,把时空秘钥给我。”</p>

    “是!”德奇姆斯立刻将时空秘钥灵魂传讯给了苏昼,而苏昼略微观察了一下后,确定了一下,感应到时空彼端的确没有任何问题,三位伟大存在也没说什么后,就立刻再一次启动天神刻度,打开了通向秘钥彼端的时空。</p>

    幽深,隐秘,又透露出无尽庄严——时空的彼端,并非是什么普通的隐藏之地,而是某种极其神圣的圣地。</p>

    “有趣,有趣,看来御衡道内部的问题,比我想象的要大啊!”</p>

    但是那又如何?苏昼哈哈大笑,直接开始传送。</p>

    银色的光华闪烁。</p>

    飞虹号和神木战舰都消失不见。</p>

    数秒后,姗姗来迟的裁衡之光,就只能在亚空间看见一片寂静的空白。</p>

    </p>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