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清卒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 入住紫禁城(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 入住紫禁城(三)

    深秋的京师已经颇为萧瑟了,北海,一只小舟泛波其上。</p>

    “天和,京师好玩吗?”张石川摇着船桨问坐在船头的张天和。</p>

    天和摇了摇小脑袋:“太冷了,树叶子都掉光了,难看。”</p>

    “呵呵,这个季节确实不好看了。不过你小子可是在唐山镇出生的呢,不能忘本。等冬天了下场大雪就好看了,你还没见过像样的雪呢。”</p>

    小舟已至湖心,张石川索性不再划桨,让小舟飘在水面上。</p>

    “冬天,下雪……”天和若有所思。</p>

    “嗯,还有梅花可以看。然后是春天,有迎春花,桃花、夏天和琼州府一样热、秋天也会硕果累累……”张石川说着看天和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笑道:“儿子,有什么话想说?是想回琼州府?”</p>

    “回父皇,并不想回琼州府。如今天下初定,父皇要定都京师,娘带着皇妃娘娘和弟弟妹妹们都过来了,好不容易一家团聚,我才不回去。”天和忙说道。</p>

    “那你是想什么?”</p>

    “儿子只是不懂,为什么咱们大乾武力足以荡平天下,父皇却要对那些满人网开一面?”天和说着住了嘴,小心翼翼的看着张石川。</p>

    这些属于国政,思户金总是说后宫不得干政,因此他很少听到这方面的话,现在跟着自己的老爹说起这个,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p>

    张石川只是一笑:“还有什么疑问,都说出来也无妨。”</p>

    天和又道:“爹爹总是教我说满人刚入关那会儿残暴凶戾,致使神州生灵涂炭,百姓民不聊生,如今父皇得了天下,为何不让这些鞑子血债血偿?</p>

    您马上就要称帝了,为何对前清的废帝雍正还要如此倚重,让他当什么总理事务王?难不成我亿兆汉人都没有一个能担此重任,会治理国家的吗?</p>

    想当初朱元璋得了天下,朝中可并没有一个蒙元的人,明成祖朱棣更是几次亲政蒙古,以求永绝后患。</p>

    父皇,满人毕竟占了我汉人江山近百年,您就不怕他们日后会心怀不轨,又有胤禛身居高位,到时候会妄图对我大乾不利?”</p>

    听了天和这一连串的问题,张石川不由愣住了,神情有些凝重地问道:“儿子,这些问题是谁让你问的?”</p>

    天和见了忙要站起来,却引得小舟一阵摇晃,吓得他忙又坐下扶住船舷。</p>

    “父皇您别生气,并没有人让我问父皇,只是我想不明白。母后一直告诉我和其他皇妃娘娘,后宫不可干政,连打听都不能,我只是自己好奇,想不明白,想请父皇给我解惑,父皇息怒……”</p>

    张石川笑道:“乖儿子,不用害怕,我并没有生气。你也一天天的长大了,早晚这江山都会是你的。你现在能想这些,爹很欣慰。”</p>

    天和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皇儿胡思乱想,让父皇见笑了。”</p>

    张石川把自己的斗篷解下来给天和披上才说道:“儿子,你还小呢,可真是对这些事有兴趣不成?”</p>

    “嗯!”张天和用力点着小脑袋。</p>

    “哈哈,好!爹本来想给你个无忧无虑的童年,能让你快乐的成长,不想你早早接触这些军机国事,既然你感兴趣,爹就给你说说!</p>

    咱们先说为何不让满人血债血偿吧!没错,当初满人入关确实是犯下了滔天罪行,但是那都是八十多年前的事了。</p>

    咱们汉人有句古话叫父债子偿,可你有没有听说过爷债孙偿,重孙子偿的?”</p>

    天和摇了摇小脑袋,但是想了一下又说道:“父皇是不是要说满人那些暴行都是他们祖辈犯下的,和现在的满人不相干?可前明不也对蒙元鞑子毫不留情?”</p>

    “你能拿前明和我大乾比较,说明是动了脑子了。可你再想想,前明对蒙古征伐之结果又如何呢?</p>

    不管是朱元璋还是朱棣,都不能把蒙古人赶尽杀绝。蒙元退到了草原上,划分成了鞑靼和瓦剌,依旧困扰了大明三百年之久。</p>

    到了后来更有土木堡之变明军大败于瓦剌,致使明军主力伤亡过半,至此明朝便由盛转衰。”</p>

    “可现在我大乾铁骑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消灭区区百万满人还不是举手之劳?我知道了,是父皇有仁德之心,不忍滥杀无辜!”</p>

    张石川笑道:“那些话都是对外人说的。儿子,下面我要说的这些话,只可你知我知,连你娘都不能说,知道了吗?”</p>

    天和听了不由一愣,到底是什么话,连她娘都不能告诉?可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嗯!”</p>

    “我大乾现在只有不足十万的兵力,而八旗人却散落在全国各地。虽然我大乾国防军火器强悍挡者披靡,可若想将满人赶尽杀绝也要走遍大江南北。</p>

    如此一来,势必要靡费大量军费和人力,也会导致国内民众被狗急跳墙的满人滋扰,实在是得不偿失。</p>

    而为父的战略,想必你也该知道,是在周边诸国。将围剿满清的精力拿来对付那些小国,五年功夫便可以拿下更多的土地和人口,远比内耗要划算得多。”</p>

    天和听了点了点小脑袋:“还是爹爹高瞻远瞩!”</p>

    “要想消灭一个民族,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张石川拍了拍儿子的脑袋问道。</p>

    “这……若是消灭,自然是杀光他们……”</p>

    张石川摇了摇头:“你也算学过史了,当初五胡乱华,他们也想杀光咱们汉人,可后来结果如何?”</p>

    张天和摇了摇小脑袋。</p>

    张石川笑着说道:“还是要多看些书啊。匈奴被打得一路西逃,逃到了欧洲,隋唐以后史书上再没有匈奴一词。</p>

    羯的后赵被冉魏灭亡后,羯族作为俘虏几乎屠杀殆尽,仅剩下一万余人投降了东晋。</p>

    鲜卑融入到其他民族中去了,到了隋唐时期,鲜卑作为一个民族也已经消失了。</p>

    羌和氐,在唐初年间被松赞干布统一建立了吐蕃王国,消失在历史中;另外南迁的一部分在云贵高原形成六诏,最终统一为南诏。</p>

    至于当时其他少数民族,更是早就被历史所淹没了。”</p>

    “父皇是想说,我大汉永远是最后的赢家?”</p>

    “咳咳,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想消灭一个民族,最好的办法并不是从肉体上使其灭亡,而是从精神上抹杀掉他!”张石川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p>

    “从精神上抹杀?”天和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p>

    “没错!要让他们忘记自己的祖宗、忘记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忘记自己的风俗文化,忘记自己的信仰,通过几代人潜移默化的改变,让这些异族最后都觉得自己就是汉人!”</p>

    “就像父皇现在对那些倭奴、朝鲜奴所做的,不让他们学习自己的语言和文字?”</p>

    “没错!”张石川重重一拍手,他为了自己儿子的聪慧而欣喜:“不过对付那些奴隶我们可以以强硬手段为之,可对付满人,不能这么简单粗暴。</p>

    满人也知道自己落后,所以得了天下之后一直在努力学习我汉人的学问。不止学习儒家、孝道这些,连衣食住行都在受汉人影响。</p>

    其实是他们自己在同化自己,消灭自己,你能明白吗?你想想,现在很多京师的年轻满族人已经不会说满语了……”</p>

    听完了张石川的话,天和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说道:“父皇的意思是,不战而屈人之兵?”</p>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杀人诛心,比起在肉体上消灭他们,从精神上抹杀才是更狠的,明白吗?当初满人入关要汉人剃发易服其实也有点这个意思。”</p>

    张天和一脸蒙圈。</p>

    张石川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汉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包容性强。有史以来曾被外族入侵过多少次,但是不管哪一次,最后这些蛮夷都返被汉人同化了。</p>

    这个话题如果铺排太深奥了,等日后有机会了爹再跟你慢慢说。现在咱们再说说你的第二个问题,为何要重用胤禛。</p>

    方才我说了,想给你个幸福的童年。你可知道清朝的这些皇子们打小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吗?</p>

    他们六岁就要开始上学,早上四五点到上书房上课,一上就是一天。每年只有元旦、端午、中秋三大节,加上皇帝万寿以及皇子自己生日那天可以放假,其余时间日日读书,从不间断。</p>

    他们没时间玩耍,没有自己的童年,甚至不如平民百姓家的孩子过得舒服,这是你想过的童年吗?”</p>

    天和小脑袋摇成拨浪鼓:“我想要爹爹给我讲故事,带我飞天,我想和娘撒娇,想和弟弟妹妹们玩儿……”</p>

    “嘿嘿。爹也不会强迫你们这般的。但是这不是重点。关键是清朝这些皇子们都是为了当皇上而培养的。你想想,这样没日没夜的学十几年下来,可都是宝贵人才啊!</p>

    尤其是胤禛,更是深赟驭人之术,这种人,对于我大乾来说既是人才,更是一种挑战。你爹我搞那些发明创造可以,领兵打仗也行,可说道治理国家,大方向我肯定比他强,若是细枝末节,我未必如他。</p>

    治理国家靠得不是一个好皇帝,而是一群能臣!若我大乾做到连胤禛都能为我所用,天底下还有什么我们做不到的?</p>

    你有没有听说过那么一句话:把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呢。你爹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那些满族人给咱们当奴才,开疆拓土去,还要心甘情愿,以为受了我们多大的恩惠呢!咩蛤蛤蛤……”</p>

    看着哈哈狞笑的张石川,天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爹,他们都说你是万世仁君,怎么你今日这番话听着不像啊?”</p>

    “嘿嘿,傻儿子,所以爹今日对你说的这些话只能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知道了吧?再不能告诉第三个人。”</p>

    “皇儿省得!”</p>

    “嗯,日后你也多少接触接触这些。等你再长大点了跟着你二牛叔和老赵老史他们去沙场上走一走。</p>

    不管是做皇帝也好,做个普通百姓也罢,多开拓开拓眼界总是好的。你想想,为何历朝历代都是开国的时候多明主,到了后期各种昏君奸臣层出不穷了?</p>

    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开国之君多半走南闯北,他们了解自己的江山社稷,了解自己的百姓疾苦。</p>

    而到了后期,那些皇子皇孙们都是在深宫内苑养尊处优长大的,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国家到底是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的子民想些什么!</p>

    他们连皇宫都没出去过几次,对自己国家的了解只能来自那些歌功颂德的奏疏和身边近臣的言语,故而更容易被蒙蔽。”</p>

    “何不食肉糜?”张天和眨了眨眼睛说道。</p>

    “没错,我儿聪慧,父皇甚是欣慰,哈哈哈……”</p>

    不觉残阳西斜,这艘小舟以及舟上父子二人似乎还相谈甚欢。</p>

    北风吹过,思户金下意识的紧了紧披风。</p>

    “金姐,川哥不会是在教天和怎么泡妞吧?你听他笑的,顶着风能传到岸上……”赵娥不无担心的说道。</p>

    </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